×
淘好運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圖/Shutterstock 文/慕顏歌 

 

 

很多事不開始做,根本不知道該準備些什麼。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老祖宗流傳下來一句話:「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我們處理一個問題時,如果事先做好調查分析並制訂相應的對策,就更容易獲得成功;反之,處理問題而不研究問題發生的原因,不對問題的解決方法做出有效的設想,而盲目主觀地去做,則問題經常難以解決。

 

這當然是對的,不過辯證法的奇妙之處就是,一個正確的命題的反面同樣是正確的,而它們離錯誤也不過是一點點的距離。

 

我們大多數人身上都發生過這樣的事:一個不通水性的人想學游泳,他買好了游泳衣、游泳帽、潛水鏡,然後搜索了各種培訓,還在視頻網站上看了各種教學視頻,欣賞了奧運冠軍的優美泳姿──結果一個夏天過去了,他仍然還是沒學會游泳。

 

這就是我們說的「工具綜合症」。工具綜合症,就是總把工具當成「結果」來想像。就像你特別喜歡收集文具,各種筆啊,本子啊,墨水啊,你心理上大概是這個邏輯──當我買文具的時候,我就覺得我已經寫滿了字,然後充滿了「我真是個愛學習的好孩子」、「我很快就成為一個偉大的作家了」的心理暗示,好開心。而實際上呢?絕大多數本子,買來時是空白的,幾年之後還是空白的。桌上一堆的英雄鋼筆、派克墨水,直到墨水過期了,鋼筆帽還沒有打開過。

 

工具綜合症者基本邏輯就是──我都使用了最好的工具了,好的結果不是唾手可得嗎?你想準備一個記事本,結果在買什麼樣的本子上糾纏了一個月,挑選喜歡的筆又用了一個月,琢磨用什麼表格好再用了一個月,三個月過後,你還會繼續堅持用記事本嗎?

 

與工具綜合症相類似的還有資料收集狂。資料收集狂就更普遍了,尤其是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收集資料變成了點擊一下滑鼠就能完成的事。硬碟裡存著幾G的書籍,幾百個G的電影,都是很尋常的事。可是看完的有多少呢?

 

資料收集狂是另外一種重視工具而不重視結果的偏執狂,邏輯也是同樣的──我都收集了這麼多資料了,獲得好的結果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用相對好的工具確實有助於提高效率或者增強體驗,但是工具能帶來的提高也是有限的,給你全世界最好的小提琴,你還是會拉 出讓鄰居抓狂的聲音。

會花很長時間挑選工具,糾結於這些工具區別的人,可能或多或少也有一點完美主義吧。只是,世間沒有完美的工具。

 

工具的價值在於被使用,在人與工具的關係中,工具被人創造,目的就是為了使用的,不使用它們,工具就毫無意義。

 

筆和本子的價值在於被人拿著寫出很多很好看的字,是寫出漂亮深刻的文章的,寫到筆尖都裂開了,寫到本子都密密麻麻摞成堆,才是圓滿了,不是被人供起來,每天拿出來擦一擦看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