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盡力,不如比別人更努力

圖/Shutterstock 文/慕顏歌

 

 

 

與其在不甘裡空懷理想,不如努力拚上一回; 與其總是被生活逼著努力,活得毫無樂趣,不如從現在起就改變自己。

 

盡力,不如比別人更努力一個男孩正在苦惱自己要不要去某家公司。那時候,他已經在同行公司小幹過一年了,經驗不太豐富,但具備了最基本的行業知識。他應聘這家公司時,感覺公司的待遇和以前差不多,心中頗為不甘。他不斷地問工資的構成,具體有哪些福利,工資什麼時間發等等。當面試官說,工作頭三年,不應該過於計較工資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我得保障我最基本的生活,你看,現在就這麼點工資,扣掉房租、交通和吃飯的費用,什麼都剩不下,我總得買點衣服吧?我總得請幾次客吧?這樣的待遇,我連點兒餘地都沒有……」

 

有的人的「基本生活保障」要求太高了,就像一開口就要「年薪不低於十萬」的「基本生活保障」一樣。如果你的「基本生活保障」標準是開著賓利車,帶著「傾國姿色」周遊世界,我真不覺得這樣的「基本生活保障」是合理的。

 

其實,即使「基本生活保障」在合理範圍內,在沒有生存能力的時候,都不配索取「基本生活保障」。是啊,一個月三四千,對在北上廣漂泊的人來說,租房子只能租偏遠的或條件差的,吃飯只能吃速食或自己做的,買不上好衣服,交不起酒肉朋友,確實只算勉強活下去的保障。但這勉強活下去的保障,你真的配擁有嗎?在你無能的時候!

 

一個沒有生存能力的人能生存下去的唯一原因是有人施捨或付出。

 

人們從有生命那刻起,便在仰仗母親的付出,從完全依賴,到後來終於出生後慢慢有了自理能力,再到終於有了可以獨立生活能力,在這一漫長過程中,他們依賴的是家人的付出和愛。我們是他們的期待,所以,我們可以享受他們的愛,但也理所當然地要承擔相關的責任。

 

但在社會中,人與人之間是平等的,沒有誰應該無條件為另一個人付出。人們彼此之間是相互合作的關係,我以我多餘的,交換我缺少的,你以你多餘的,交換你缺少的。如果你的所缺,恰是我的所餘,你我便可協商一個交易條件,把我們的合作進行下去,而不是一方無條件以付出,另一方無條件地接受。我們的工作關係亦如是。你能一天造一千塊磚,但是你缺少買糧買衣的錢,那麼,我們商量好,你每給我造一千塊磚,我便給你一百塊錢,如是公平交易,童叟無欺。

 

一個人所創造的價值,最少得是他工資的五倍,因為辦公場地、運營成本以及種

種其他成本加起來,是其工資的五倍。我們到手的每一千塊錢,都意味著公司要支付五千塊。這還不包括風險成本。假如公司以一千塊錢的價格招了你進來,你卻終日閒聊、上網、打遊戲,大事兒不會幹,小事兒幹不了,時不時給公司找很多事兒,唯一的盼望就是發薪日。佔著公司資源,白白浪費著公司成本資金,稍有難度、稍需要耐心的工作,你不是幹不了,就是不願意幹,還覺得這工作太辛苦,動不動就抱怨自己起得比雞早,吃得比豬糟。

 

其實,在我們沒有生存能力的時候,是連吃得比豬糟的資格都沒有的,唯一可以倚恃的,不過是公司需要浪裡淘沙而帶給我們的嘗試機會。不妨感謝那些起得比雞早、吃得比豬糟的生活,感激這些公司,因為他們給了我們一份信任。

 

下雨天,你沒有傘,只有奔跑,才能讓自己少淋雨。如果你既沒有別人擁有的硬體設備(傘),又不想自己努力(奔跑),這樣下去,怎能通向成功?

 

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只能在不甘心裡仰望理想。其實,不逼自己一把,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優秀。人的一生,總得有個盼頭, 幹嘛讓自己不快樂,也不被認可?要麼讓自己爽,要麼讓別人發現你確實了不起,從而珍惜你感激你。兩頭都不圖,你鬧哪樣呢?

 

我們是自己的上帝,人生的價值與意義都是我們自己賦予自己的。與其在不甘裡空懷理想,不如努力拚上一回;與其總是被生活逼著努力,活得毫無樂趣,不如從現在起就改變自己。唯有這樣,你才會發現,生活正以你希望的那樣子,出現在你面前。

 

本文出自《每天叫醒你的不是鬧鐘,而是心中的夢想》平安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