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你所有的問題都只是因為懶

圖/Shutterstock 文/李思圓 

 

 

 

01

我:「趙哥,在嗎?」

趙:「什麼事?」

我:「麻煩你上來幫我看看電腦,我的電腦又不能上網了。」

 

每一次電腦不能上網,我就習慣性地打電話給同事趙哥,不管是什麼原因,也不去瞧瞧是不是伺服器沒打開,又或是網路線鬆了,反正,在我的潛意識裡一遇到不能上網的情況,我就找同事趙哥,而每次他上來幫我看電腦,我犯的無非都是這些很低級的錯誤。我總是說我學不會,每次就以不是電腦專業這樣的理由,麻煩別人。

其實,我的問題根本就不在於學不會,也不在於我對電腦一竅不通,我的問題在於懶得學,懶得麻煩自己。

 

02

朋友A說,她辦公室有一位很煩人的同事C,年紀跟她相仿,可總是一遇上問題就找她,把她當一○四查詢電話一樣,什麼都懂,什麼都可以解決。

有一次同事C說她不會用掃描器,讓朋友A幫她掃描一個身分證。後來每次需要掃描,她都找朋友A幫忙,朋友A總說這沒什麼,同事間本來就應該相互幫助,再說這也不算多大的事,舉手之勞。

後來朋友A工作越來越忙,於是就對同事C說:「這樣,我來教你吧,多學幾次也就會了,其實這個很簡單的。」

 

同事C聽了就很不高興,對朋友A說:「讓你幫點忙,你都這麼挖苦人。算了,不找你了,多的是人會掃描。」於是就莫名其妙地不理這個幫了她將近一年的同事A了。

朋友A沒有生氣,而是很平靜地對我說,生活中這種人真是太多了。

生活中有一種人,你初次幫他們時,他們會非常感激你,可是幫的次數多了,他們也就習以為常了,甚至覺得你本來就應該幫他們。他們並不懂一個道理:別人幫你,那是情分。不幫你,那是本分。

後來,這位同事C遇到過很多幫她的人,可是每一個都被她像對待同事A一樣得罪了,也不想再幫她了。

 

作為一位年輕的辦公室人員,不會使用掃描器,不會打字,一點也不要緊,要緊的是你可以主動去學呀,只要你想學,這些辦公的基礎技能你總是學得會的。

如果你覺得自己比較笨拙,那就多學幾次。某些單位那些一把年紀的叔叔阿姨們,不也是對很多新網路科技一點也不懂嗎?但他們也在堅持學習。

很多時候,你並不是學不會,你只是懶惰,懶得學而已。生活和工作中,分明有很多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識字就可以學的東西,你非要去麻煩別人,並且每次還為自己辯解。其實你並不是怕麻煩別人,你只是怕麻煩自己而已。

 

 

03

我和很多人一樣,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路癡」。

有一次林姐說,她家鄉的盆盆蝦很好吃,她決定請朋友們一起去吃。週五一下班,我們就從市中心出發直奔小縣城。

下了高速公路,當我們的司機的學長問我怎麼走時,我答道:「我想著有一個『隨身地圖』在身邊,反正不認識路就找你,所以我就沒查找過路線。」

還有一次我請朋友歡姐和婭婭吃午飯,並且團購了某餐館的套餐。快到十二點時,歡姐發訊息請我把地址發給她們。我突然傻住了,因為我也不知道吃飯的地址在哪裡。

 

我之所以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因為每次跟歡姐在一起,我從來不用操心怎麼認路。因為她也是一個「隨身地圖」,只要有她在,我什麼都可以不用操心。那次我也是抱著我只管訂餐,歡姐知道餐館名字就一定知道地址的「初心」。

這兩次烏龍事件,讓我深深地反省了自己的問題。

 

第一,我真的找不到路嗎?不會呀,即使真的是一個路癡,導航軟體那麼多,我完全可以提前查找好位址。再退一步說,即使真的找不到,但至少街道名稱我要知道吧!

第二,我的問題源於過度依賴。每次我都有諸多藉口,比如,看不懂地圖、記性不好、方向感不強等等。

在我的潛意識裡,就認定了只要跟這些識路的朋友在一起,就可以什麼都不管。反正有人操心。

說到底,我不是學不會,是懶得學,懶得去思考,更重要的是我寧願麻煩別人,也不願麻煩自己。

 

04

明明可以「一學就會」的事情,我們卻非要麻煩別人。

明明可以「不懂就問,不懂就學」的事情,卻非要任由自己什麼都不懂。

當你看不懂一句英文歌詞時,請不要馬上去問英語通過高級檢定的朋友,你可以先翻翻字典,當你家水龍頭一直在滴水時,請不要馬上打電話給水電工,你可以先檢查一下閥門有沒有擰緊,當你說自己不會列印檔案,不會複製黏貼圖片,不會用試算表時,請不要馬上就去問同事,你可以先看看他們是怎麼做的。

「請不要馬上⋯⋯你可以⋯⋯」當你遇到難題又想去麻煩別人時,請試著用一用這個句式。

只要你勤奮、主動、積極地去學習,很多事情就可以獨立、輕鬆、漂亮地完成。

 

本文出自《生活需要儀式感》圓神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