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好運

松浦彌太郎/我的魔法詞彙

文/松浦彌太郎  圖/Shutterstock

 



我想要更上一層樓。

雖然對此我沒有很具體的想法,但也有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成功藍圖。

 

這樣的動機無關年齡,只要是人在成長、改變的時候,起點應該都來自這樣的成功欲望吧。

 

所謂的欲望,也只能算是起點。我認為唯有等到開始思考「接下來該如何做才會成功」,並且鼓起勇氣付諸實行,才算是踏出改變的第一步。

 

然而,年輕的時候因為經驗尚淺,又缺乏技巧,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展開行動。

 

也有人就這樣無法施展全力,像抱著一塊沉重的大石般沉入沼澤。

陷入「放棄理想」這種深深的沼澤後,就再也難浮上來。

 

從約莫二十歲的這段時間,我一邊打各種零工,一邊往返於美國和日本之間。這樣看起來好像很酷,其實我只是為了活下去而拚了命工作。因為懷有「想做些什麼」的心情,只要不是壞事,什麼工作我都做。

 

我隨時都在思考,要怎麼樣才能像提高標價一樣提升自己的價值?

要怎麼樣才能認識更多各式各樣的人?

 

我既缺乏光憑思考就能得出答案的智慧,想採取行動又沒有足夠的技能。若想與他人建立關係,就得先去認識更多人才行。那個時代不像現在有網路,人與人之間的聯繫與溝通更需要花費一番工夫。

 

起初,我發揮自己從造訪眾多美國書店培養出的眼光,開始做起採購珍貴藝術書籍再轉手販售的工作。但是,光靠這樣很難養活自己,因此,只要有工作找上門,不管是什麼類型我都會去做。舉例來說,我曾透過創作者的介紹,到電視台幫忙製作節目,也為流行服飾品牌編過型錄,還做過活動企劃的工作。或許有人會覺得我的日子過得很充實,事實上,愈容易接到的工作報酬就愈少。

 

回想起來,當時的我比較像是個「有點好使喚的萬能幫手」。三十幾歲時幾乎都是做這類工作度日。我覺得那時幾乎都沒有休息過,明明已經忙得不可開交,手頭卻總是沒有錢。不過我並不在乎,因為我工作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只是想什麼都做做看而已。

 

比起賺錢,能接觸許多人令我更開心。我最害怕的是無聊到發慌。

 

三十五歲之前,我做的都是基層的工作。

不過現在回頭想想,自己的力量正是在這段期間培養出來的。同時,正因為有過這段時期,所以連心靈也鍛鍊得很堅強。因為我總是處於最低的地位,所以隨時都在往上看。有些事只有在最底層才看得到,也才辦得到。

 

即使如此,我並不是沒有遇到過挫折,也曾差點放棄一切而陷入沼澤。在那種時候,我就會輕聲唸出「魔法詞彙」。

「等著瞧吧。」

這句話,我不知道唸了幾千次、幾萬次。

 

有人說:「看你的個性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但我真的是打從心底那麼想,一次又一次地碎唸「等著瞧吧」。

 

當然,這麼說並不代表我想贏過誰、想打倒誰或給誰好看。我的意思是:「等著瞧吧,我的存在或許微不足道,可是總有一天,我會大顯身手,為社會做出貢獻,讓自己和世界產生緊密的連結。」

 

這句魔法詞彙,也是在把自己逼到極限,或者真的脆弱到極點時,在最後的最後才說出口的話。

 

最近我發現,最後的最後,就是指掉到不能再低的底層。若是已沉入最深的池底,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一蹬,讓自己往上浮起了。雖然是在池底,但那卻不是要就此放棄一切的沼澤深處。

 

直到現在我依然會這樣做。即使我沒有說出口,但在遇到令人懊悔、不合理,或難以忍受的情況時,我仍會在心中默默說道「等著瞧吧」。

 

不像我會說的話也沒關係,聽起來不光采也沒關係,一定會有需要用這句魔法詞彙讓自己奮發圖強的時候。

 

今天的我也對著遼闊的天空嘟噥了「等著瞧吧」。這就是我的魔法詞彙。

 

本文出自《正直》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