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如果,我們沒有話可說了…

就這麼剛好,寫這一篇之前,才一打開文件檔,在外地拍戲的陳先生就打了電話過來說,他們劇組突然收工了。

 

『因為男主角生病,五點多就收工了,所以我們現在在釣蝦囉!』,我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了。

 

『你五點多收工,現在才打電話告訴我你在釣蝦喔?』,我假裝囉哩囉唆。

 

『我們才剛到,一到就打給妳啦!』他假裝緊張兮兮。

 

『好吧,那就先這樣囉。』我懶得再假裝更囉唆,因為急著要寫稿。

 

聽到「那就先這樣囉」,陳先生大笑了起來。

 

『笑什麼啦。』我原形畢露的還原為一個壞脾氣的大嬸。

 

『這是每次通電話到最後,你必說的話啊,「那就先這樣囉」。』他變成一個愛捉狹的大學生,學我的娃娃音。

 

我愣了一下,然後不好意思的也笑了起來。

 

「那就先這樣囉」是我專門用來對付他,想掛電話的時候用的。我想,不管再怎麼裝可愛,「無話可說,不想再講下去」的意圖,果然還是會輕易的被識破。

 

『好啦好啦,以後再說就罰錢!』我很快的投降,畢竟我真的要趕稿。

 

匆匆掛掉電話,看著電腦上空白的文件,代表滑鼠的那條小小直線獨自閃爍著。關於電影【年少時代】的觀後感,突然間各方思緒都擠著想要出線似的,爭先恐後,卻反而都卡在某處,進退不得。

 

這是一部花了十二年時光才拍完的電影。從男主角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開始拍,一直拍到他成年。 用一個單親媽媽帶著兩個小孩為出發點,再花十二年的時間,邊拍邊寫著這個家庭中的成員們,各自的故事發展。

 

如果沒有記錯,我跟陳先生也紮紮實實的認識了十二年吧?

 

在我人生中,也前後橫跨了好幾年時間的,還有果陀劇場的舞台劇【淡水小鎮】,大約佔據了有六、七年的時間。這幾年,我演著同一齣戲,講著一樣的台詞,也聽著別的角色講著一樣的台詞。其中有一個段落,一開始就最進我心的,是劇中的「陳媽媽」,在我要跟他兒子結婚的那個早上,跟她先生的對話。

 

他們夫妻邊吃飯,邊聊著當年是怎麼認識的。陳媽媽說,當初要結婚前,最害怕的, 就是要跟眼前這個人生活一輩子,『萬一沒有話可以說了,那該怎麼辦?』她這麼擔心著。

 

【年少時代】裡的那位小男孩,有一次問爸爸,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喜歡」。他很喜歡一個女生,可是他沒有辦法跟她聊天,他常對著電話筒發呆,因為找不到話題。

 

這個場景,也跟【淡水小鎮】裡,陳媽媽和先生的對話一樣,是整齣戲中,非常進到我心裡的一幕。

 

舞台劇【淡水小鎮】裡,陳媽媽與她的先生根本沒來得及思考這些問題,日子就一直一直的過了。兩人還是有好多話可以說,說的都是一些家常小事,譬如,孩子又怎麼不乖、鄰居又怎麼奇怪…等等,兩個角色唧唧喳喳了一整場毫無重大事件的對話,卻是我心裡覺得最幸福的時刻。

 

而在電影【年少時代】中,男孩問問題的那個場面,之所以會讓我那麼印象深刻,是因為這個小小的少年,竟然是那麼那麼,那麼的寂寞。

 

從小他就跟著單親的媽媽到處搬家,一年見不到親生的爸爸幾次,其他的時間,都在不斷的適應新的爸爸、新的家庭、新的同學、新的朋友,以及,不斷在成長的,新的自己。當他情竇初開時,敏感纖細的他在意的不是青春正盛的賀爾蒙,而是能否讓心靈獲得滿足的交流。

 

他不要像他的爸爸和媽媽一樣,總是話不投機。

姊妹淘編輯部
關於兩性感情、名人娛樂、美妝時尚、私密18禁以及同志議題與所有女性質感生活的一切,透過姊妹淘的獨家觀點,一起Babyou寶貝妳、陪伴妳看見更美麗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