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2014金馬獎

歡樂的時間(是有多歡樂)總是過得特別快,一年又到了金馬獎的這個時刻,究竟為什麼每次寫頒獎典禮之前都要扯淡一段其實我也不太知道,(不過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頒獎典禮一定要有不熟的人彼此做尷尬的對話,並哈哈哈的乾笑。)今年的金馬獎星光不算黯淡,但倒也不算特別閃耀,無論如何,讓我們看看今年來參加的人穿了什麼(好突然的結尾這樣)。

 

 

讓我們按照往例從楊千霈開始,她年復一年的找到各式各樣合理但不奪目的衣服,讓人感動,我不禁希望哪年她可以入圍個什麼,然後用驚人的服裝給大家一點新的刺激,另外,男主持人,那套西裝不應該搭咖啡鞋!!

 

 

 (圖片/台視提供)

張艾嘉身上的蕾絲圖案看起來像大卡車輪胎的壓痕。而她的表情則像是在回憶肇事經過。

 

 

  (圖片/台視提供)

我很喜歡Ella的衣服,性感,流線,而且跟她給人的一貫印象不同,上半身的不對稱設計,跟下半身的開衩互相呼應,閃耀的細節,簡單的飾品,令人眼前一亮。

 

 

 

伊能靜跟秦昊攜手一起走紅毯,我喜歡這件衣服本身,我喜歡長袖輕鬆上衣跟白色立體感裙子的搭配,腰間的紅花畫龍點睛,但髮型太囉唆,這樣略帶隨性感的衣服,如果配上乾淨一點的髮型應該會更好。

 

 (圖片/台視提供)

吳可熙,皮卡丘,電擊!(這是我看到這配色的按鈕反應了吧。)

 

 

 

許瑋甯的白色禮服十分無聊,但我又不能再用一次頭撞到鍵盤的老梗(至少不能接連兩次都用吧),所以就,就,(播放”晚安曲”)

 

 

  (圖片/台視提供)

 

郭書瑤的這件衣服可以看出企圖心,她想要走出青春小洋裝的格局,穿上更為正式的長禮服,只是,這衣服其實就是一件黑色的青春小洋裝,底下再加上一個鋼琴套。(而起不管是鋼琴套或小洋裝,其實合身度都有待改善,這件衣服的上半部離她的胸部本身很遠,大喊會
有回音吧)

 

陳建斌沒什麼好說的(除了”皇上~”以外),但蔣勤勤的藍色禮服上半部充滿了情趣內衣的氣氛,雖說我覺得那應該是設計,但實在很像隨時要爆出來的感覺,最後,這套情趣內衣會被取叫什麼情迷凡爾賽之類的名字。

 

 

我好喜歡陳意涵身上這個顏色(寫到現在才發現這次還是黑與白為主流),看到這樣飽和的顏色令人眼前一亮,上面的細節精細,但色彩是主角,髮型跟配件不過不失,好像可以更強勁一點。

 

說到強勁,強勁的就來了,萬茜的強勁裙擺,啟發了無數的聯想,比如火山噴發的熔岩,垃圾山的剖面,一邊噴射墨汁一邊逃走的烏賊(好久不見的海產比喻!),或者真的很偏僻的旅館牆上會掛的便宜抽象畫,相較之下這件衣服其實不用戴項鍊比較對這件事,根本就不重要了。

 

 

陳妍希這大器的站姿讓人覺得她是森林泰山或大力士之類,單肩的衣服本來就很容易有泰山或大力士感,加上黑帶表示她不止力氣大(才沒有!!)還會空手道。

 


楊祐寧真的非常需要頭髮(以及把那件紫色西裝燒掉)。

陳柏霖則,真的,你人來就好了。

 

 

李心潔的印花蓬裙相當有意思,裙子得長度剛好(一般來說,頒獎典禮往往會看到太長的裙擺,但這件恰到好處),她向大家示範了如何穿印花而不像床組或窗簾(比較像大阪燒,褐色的底層上面有各式配料,如果近拍可能可以看到柴魚片因為熱氣而舞動這樣)。

 

 

張榕容的白色禮服非常合身,腰間的挖空別出心裁,但我不懂為什麼要用連接蓮蓬頭的水管來作為衣服上的裝飾。(好啦這是那種不凡的蓮蓬頭水管,一結一結的那種比較普遍,這種沒有一節一節的是無菌的比較高級,是賣房子的小姐會強調的點。)

 

 

湯唯讓人想關懷的問他一句,你還好嗎?其實這件深藍色的禮服是很美的顏色,只是她的髮型比較適合扮演辛苦一天好不容易回到家需要好好寵愛自己的OL,化妝也對她沒有幫助,最終,看著他身上的刺繡圖案,只想問她說,剛剛壓到張艾嘉那台卡車也壓到你了嗎?

鞏俐一向都給人一種澎湃的感覺,這次也不例外,當然她很有巨星風采,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加上帶有五行色彩的彩色珠寶,完全大吉大利讓人覺得開運恭喜新年發大財這樣。

桂綸鎂走一向的桂綸鎂路線,清新,精緻,氣質,我很喜歡這件衣服移動時上面的裝飾飄動的感覺,衣服上的口袋多了點輕鬆感,只是站定時有種這衣服在繁衍其他生命的感覺。

 

我剛看到章子怡的衣服時覺得挺特別的,但仔細想想這是晚宴版的大嬸裝束,結合了某個年齡層以上的婦女,最愛的大印花和螢光細節,跟很大型的首飾,這是那種自認為很青春的丈母娘會做的打扮啊。

 

Lily Collins這不是禮服,這是一件半透明長睡袍。

 

本日最佳配件得主是陳沖,我不是說她的珠寶或皮包,雖說也選擇很得當,但,重點是,同時攜帶郭富城和馮德倫一起出現,實在很難打敗。

 

【2014金馬獎/星光紅毯獨家直擊!】http://goo.gl/LO1V0R
【2014金馬獎/頒獎典禮後台採訪!】http://goo.gl/FLmvK0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