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楊祐寧:把日子過的浪漫比較重要

 

時間的旅人,是他選擇成為演員的自我詮釋。楊祐寧說每演出一部作品,就像展開一趟旅程,曲折蜿蜒。一直跟著楊祐寧,走進屬於他的角色裡,他想要告訴你,他有多麼期待,你觀看他的戲,然後給他,你的情緒和感動。

 

一半是演員,一半是男孩

喜歡他臉上那一抹藏得很好的孩子氣,偶而現身,雖然拍攝時一身正裝,型男氣息洋溢,但就像楊祐寧自己說的,在演員的身分之外,他還是個男孩,「大部分的時候,我都還蠻幼稚。」這天我們和楊祐寧相約在一個有美麗陽光的早晨,秋的步調就在一旁,像這樣舒服的溫度和光影,不走出窗外拍照多麼可惜。

 

雙眼有神地熟練面對鏡頭,才彷彿幾個瞬間的時間,我們就拍下了楊祐寧當天最好的狀態,其實他剛剛從尼加拉瓜回來,長途的轉機、飛行,楊祐寧卻不顯疲累,因為他說這是一趟充滿意義的旅行。第二次擔任世界展望會的代言人,上次去蒙古,這次楊祐寧飛往了尼加拉瓜,希望能將當地孩童需要外界資助的訊息帶回來,他說:「在9天的行程裡,雖然語言不通,但其實好像也不需要講什麼,跟那些小孩在一起,所有的互動都是那麼自然,真的讓我覺得收穫很大,感動也是一定的。」到了相處最後幾天,楊祐寧直言已自顧自地和孩子們說起國語,孩子們也自然地說著當地話,「其實我的個性也還蠻像小孩,就很好和他們打成一片。」人和人的互動,在語言與文化之外,最需要的只是真實的互動,友情,不需要翻譯。他參與大導演吳宇森的史詩劇作《太平輪》上映在即,片中演員名單攤開,全都是跨國巨星,從金城武、黃曉明、章子怡到宋慧喬,楊祐寧直言這是一次很難得的演出,「我演金城武的弟弟,他真的很帥,而且也是一個很投入的演員,為了一場我們兄弟的對手戲,他在一開始就要了我的電話,並且親自打給我討論。」談起戲劇時,楊祐寧的神情又換了,變得較為嚴肅,但依舊是很享受的狀態。

 

拍過那麼多戲,合作過那麼多演員,那麼現在楊祐寧最想和誰合作呢?「張孝全吧,他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大概在我剛入行的時候,我們曾經一起演過偶像劇《百分百女孩》,想想好像是很久遠以前的記憶一樣,現在我們都長大了,還蠻希望可以和他一起演類似《頂尖對決》這樣的作品,應該會蠻有火花的。」在長長的戲劇路上這樣悠遊,楊祐寧說自己不覺得自己變老了,但確實感覺自己長大了,所以接下來也會希望可以詮釋更多不同的角色,「還可以趁年輕,再多挑戰自己。」

 

演戲是靈魂的旅行

入行13年,演過的作品不計其數,表演的方式也早受到大家的肯定,我問他:「對你來說,演戲是什麼呢?」楊祐寧想了一下,然後回答:「演戲就好像一次又一次的旅行,帶領我去不同的地方。」說完他突然又馬上說,「好像不該這樣說,我怕這樣經紀人就會跟我說,以後你就不需要休假去旅行了,因為對你來說,演戲已經是旅行。」然後在座的我們一起大笑起來,可能是近年的工作太過忙碌,楊祐寧大概也想好好喘息一番,但他繼而認真地談起了為什麼對他來說演戲像旅行,「我就像展開了很多次旅行,有過非常印象深刻的旅行,深深影響著我的表演和人生,也有或許不是那麼必要的旅行,彷彿只是去了就回來,但無論如何,就這樣串成一路前行的旅行,演戲在某種程度,一定改變我很深。」

 

楊祐寧喜歡演戲,他說演戲讓他遇見很多不同的角色,就好像近期叫好叫座的《總鋪師》,他在裡面飾演一個有著奇怪口音的料理醫生,樸實傻氣的個性,他演來竟然也十分自然,楊祐寧坦言光是口音,他就練習了好久,但最終的成果,讓他很感動;和林志玲合作的《幸福額度》裡頭的角色,也是一個不太像楊祐寧的富家子弟,但他依舊能讓人感覺到楊祐寧就是那個戲中人,「演過那麼多戲,詮釋過那麼多角色,作為一名演員最激動的事情就是,只要播出後、上映後觀眾的迴響很好、討論度很高,心裡就會很有力量。」

 

接觸大螢幕之後,楊祐寧不諱言自己曾經也有過,往後只當電影演員的想法,但又走了一大段路之後,楊祐寧說,現在演電視劇對他來說,那種緊湊的時程表,就像在蹲馬步,是不可或缺的旅行,「二者節奏不同,電影是比較精緻的作業模式,拍攝模式相對較從容,而電視劇則是演員必須要在很短的時間裡自我磨練,可能前一天下一集的劇本才剛出來,演員就要趕快進入故事,向觀眾呈現出演出,這絕對是一種訓練,所以我其實還是很能夠在電視劇的演出過程裡學習到很多東西。」

生活的幸福是星期日

近期,有個角色,讓楊祐寧躍躍欲試,「是一個個性比較偏差與陰暗的人物,但我真的會蠻想嘗試,也蠻期待,因為我已經詮釋過很多戲,像是愛情戲也好,戰爭戲也好,而在大家認知的陽光面之外,我當然也有比較沒那麼正向思考的時候,像是不想講話時,不愛和人群接觸的一面,但是我覺得我把它們藏的很好。」通過戲劇的角色,釋放自己內心的黑暗地帶,楊祐寧其實大部分時光都是直接易懂的人,他更承認自己很愛哭,「我還蠻愛哭的,生活裡也好,看電影也好,我不怕被知道,我很愛哭,最近哭是在飛機上看了一部電影。」

 

藝人的生活,像半開放式楚門的世界,當工作和生活的那條界線混淆在一起,楊祐寧從抗拒到接受,現在的他說自己學習接受,「有時候,我們的生活也是一種工作,被注目、被窺視、被跟拍,但我現在對於被群眾認出來,已經很能不去在意,我會點個頭,繼續我當下的步調。」楊祐寧和家人的關係緊密,他與女友郭采潔也常被拍到和他的家人一起行動,親情、愛情都在一起,「我們家人的感情很好,也讓我的個性比較健康,而愛情對我來說,就是我很享受當一個被需要的男人,我喜歡她依靠我的感覺。」楊祐寧的戀愛模式不是一見鍾情,但是通常第一眼印象如果不錯,之後就會有可能發展成情人,他直言自己不是最浪漫、花招百出的情人,但是努力經營生活裡的浪漫,「把日子過的浪漫比較重要吧。」拍戲工作滿檔,加上生活和工作的比重有點難以切割,但楊祐寧直言正在適應中,而他最快樂的時光就是星期天,「我很喜歡去教堂,這是我最快樂、也最幸福的時光。」

 

他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飛來飛去,楊祐寧還沒有愛上飛行,但笑言自己很會打包,「因為我很喜歡登山,而且我都是爬很高的山,所以相對的就要準備很多行李,但我都能夠收納的很整齊,這也有幫助我現在時常打包的效率,所以我的行李箱是很整齊的。」

沒有性感,感性很多

他是女孩女人都渴望的男人典型,「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性感,我想我比較感性吧。」楊祐寧一聽到性感兩個字,馬上笑了起來,「性感?好像、好像不是我,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男朋友的最大魅力,應該是我對信仰的堅持,讓我給人一種很穩定的感覺,我想,我是一個可靠的男人。」一面這樣剖析自己的優點,楊祐寧又靦腆地笑了起來,他接著說自己受到爺爺和爸爸的影響很深,「我爸爸和我爺爺他們雖然是那種很大男人主義的作風,對外看來,好像都被另一半照顧的好好的,但其實他們心裡面的愛是很多的,很願意保護自己心愛女人的,這樣內斂又厚實的愛也影響我很多。」

 

直到採訪的尾聲,楊祐寧對於自己熱愛的生活、熱愛的工作說的越多,也彷彿在對他心裡長期拉扯的提問自問自答,「當然我也會想要更多的生活、更長的假期,但如果今天真的經紀人讓我放了一年的假,我也一定會很害怕,害怕回來之後,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在電視劇《愛的生存之道》裡面,喜歡楊祐寧念台詞的聲音自然地跟著他的角色,當他對女主角說話時,也彷彿妳我就是那個女主角,這個圈子,如果沒有他,就少了一些,讓人期待與感動的溫柔,就像楊祐寧最親愛的女朋友郭采潔形容他猶如自己的羽毛,「當這世界讓我變成刺蝟,你教會我溫柔。」作為演員,勢必要有讓人一直想看他的特質,除了好看的外表,楊祐寧充滿感性的靈魂,也形塑他作為男人的吸引力,加諸在形形色色的角色裡。

 

當演員的人,或許都在等時間經過,去帶領自己在鏡頭裡能夠遊刃有餘,楊祐寧已經找到那道時光門,也一直在戲裡等你,等你的呼吸遇見他的呼吸,告訴他,你有多喜歡螢幕中的故事,有他陪你。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柯夢波丹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