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隋棠。完美小姐

記得胡適一篇文章《差不多先生》被收錄成課文,諷刺挖苦中國人懶惰的習性;而封隋棠為「完美小姐」,除了難以挑剔的外型之外,其實也有更內在的理由。

 

她追求的完美不在於無瑕,而是當下做到最大的努力;看似沒有計畫藍圖,卻在這把握每一個當下的珍惜中,築出牢不可破的基礎;不帶遺憾,未來肯定會更加美好。

為了要更接近完美,所以在執行當下要做到比自己要求還要高的程度。

 

當隋棠換起一套套精品時尚服飾走向鏡頭前,攝影師幾乎不需要特別的指令,在不間斷的快門聲之間,就伴隨起一句句「好看」、「很美」。天生的衣架子和氣勢,隋棠在鏡頭下美得發光,筆直修長的腿在若隱若現的黑色薄紗下,性感卻毫不庸俗;而當換上了俐落的褲裝,瞬時高雅的姿態更把精品氣質詮釋的完美。明星氣息是裝不出來的,而隋棠的亮眼程度,數一數二。

 

不只是模特兒角色,隋棠在亮麗的外表之下,演技也有目共睹。所有女人都曾為四年前《犀利人妻》裡的謝安真打抱不平,隋棠把都會女性身為人妻的心理狀態詮釋的絲絲入扣,直到心坎裡,也因此入圍了金鐘獎的肯定。在這個月剛上檔的《徵婚啟事》中,她再度詮釋了現代女性的代表,劇中角色職業為總編輯的李海寧,是個女強人,和一百位男士進行徵婚的面試。關於這個角色她說:「這個女強人並不是大家印象中典型很強勢、很有主見的樣子,相較之下比較軟調,笑容比較多、有調皮和脆弱的一面。因為每個人心目中想像的畫面和理解是不一樣的,所以拍攝之前也和導演有過非常多的討論,才決定表現這樣的李海寧。」而對她來說,演出最大的難度其實在於和為數眾多的男主角對戲,「裡面對戲的男主角千奇百怪,李海寧也因為面對不同對手而被激發出不同面向,這部分是最困難也最有趣的。」

 

工作力求完美 演戲釋放自我

 

現代女性在職場上的亮度早已不亞於男性,隋棠也認為這種「巾幗不讓鬚眉」的工作強度正是女強人的標準;不過相對於大多數人覺得女強人在感情上也可能是強勢的,她倒是採開放的態度,「我會強調女強人在工作能力上,至於感情、婚姻或其他生活,我不認為有一定的路線,應該視她遇到的人而定。」那她覺得自己是女強人嗎?隋棠不假思索的肯定,接著馬上笑開,「至少以我花的時間來說。雖然不敢說成就,不過付出的時間和精力和男人是一樣的,工作上我也非常要求完美。要求的原因是,很多時候成果出來,就會發現如果當時沒有要求,成果就會很慘。」從現場拍攝的過程,不難感受到隋棠這股認真與努力:不斷從螢幕再三確認身上服裝飾品的角度,髮型和妝容的完美,不得不承認,其實拍照當下的她有股難以親近的距離感。

 

不過相對於雜誌拍照的戰戰兢兢,談到拍戲的隋棠語氣則突然興奮了起來。「對我來說,拍戲像是小孩子在玩遊戲,因為這是一件會讓我很快樂的事,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是非常樂在其中,甚至忘我的。其他的藝人工作必須面對很多大眾和媒體,尤其藝人有著社會責任,必須維持在一個狀態,為了這個狀態必須要加很多裝備在身上。當演員則是把武裝脫掉的過程,和觀眾越貼近越好,必須把那些距離感和假裝的、不真實的東西拿掉,用最真實的心,把一小部分的我放大去面對,是兩個極端。所以演戲讓我覺得無拘無束,特別自在的感覺。」

 

她也坦承,拍戲揣摩角色對她來說曾經很不容易,直到拍攝《痞子英雄》時受到蔡岳勳導演的啟發,才讓她感受到「和角色貼合」的感覺。「蔡導真的是我的貴人,因為他我才對演戲開竅。要化身成為另一個人其實會沒有安全感,因為沒有嘗試過。直到後來可以享受其中,發現可以用別的身分去做平常自己不能做、不敢做、沒做過的事情,進入角色變成就變成一個非常有趣的過程。」

 

學生時代念的是心理,曾經想成為社工的隋棠雖然選擇了看似毫不相關的演藝之路,這門學科卻對她的工作帶來很多幫助。「心理學要學會去觀察,必須很敏銳敏感,我也習慣了觀察周遭不同人的動作和語言,這對我的表演是很受用的。」

談到理性與感性,隋棠自認為工作上的自己屬前者,感情上則屬於後者。既然感情上很感性,所以應該做過些瘋狂的事?想了好一會兒的隋棠卻似乎難以回答,一旁的經紀人則忍不住幫腔:「有些事情對她來說已經很瘋狂了,旁人卻不覺得,她還是比較ㄍㄧㄣ的人。(笑)」幾句笑鬧之後,她才認真的說:「這次把感情公開應該是最瘋狂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