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那些比你對得起我更重要的事。

第五十一屆金馬獎揭曉最佳導演是許鞍華的時候,我想,很多看過她參賽作品【黃金時代】的電影人們,應該心情都很複雜。

 

我沒看過這部電影,也不是電影人,但我的心情也一樣,很複雜。

 

因為我在節目裡和各影人們聊到本屆入圍名單時,幾乎一面倒的不認為許鞍華會得獎。並不是電影不好,而是:『手法太實驗,不是那麼討喜。』他們都說。但大家也幾乎都會補上一句:『沒想到她竟然敢這樣拍電影,佩服!』。

 

他們既不希望自己得獎預測的分析是錯的,但又好希望這麼勇敢的導演可以得獎,心情,真是複雜。

 

而她竟然還真的得獎了。

 

典禮很好看,每個得獎者的感言都讓人動容,但在我心裡大大留下餘韻的,是許鞍華。止不住笑意的她在致謝詞時,讓大家明白了為何她一臉的驚訝與納悶。

 

『我原本打算是做個為藝術犧牲的人了,得了獎反而不知道該說啥。』許鞍華站在台上,捧著金馬獎座如是說(註)。

 

豁出去了吧,管他觀眾買不買單、影評買不買帳、評審喜不喜歡、投資方說不說話,總之,這就是我認為最好的處理手法,我就是要這樣拍。

 

我在心裡替她編派了這樣的腳本。

 

第二天的金馬相關報導,大致證實了我的內心小劇場。電影開拍前,面對眾多的質疑,許鞍華的確是有壓力的,但最後『如果有東西比我好,我願意服從。』她說。(註)。

 

或許除了片子本身的分數之外,導演的勇氣多少也給了「導演獎」這個項目增添些許重量?我不是評審,我不知道。但我是觀眾,我吃這套。

 

就在金馬獎頒獎典禮的那週,新檔電影【飢餓遊戲】系列來到了第三集【飢餓遊戲:自由幻夢I】。此系列全球大賣,票房顯示這已經不只是書迷成為粉絲的那種規模。

 

我喜歡電影的原著小說,很簡單,很娛樂,沒有壓力。至於電影版,一樣很簡單,很娛樂,沒有壓力,但比電影本身還要吸引我的,是女主角 珍妮佛勞倫斯。

 

第一集的【飢餓遊戲】上片時,她22歲,在2012那個所有女星都是「大眼、V臉、紙片骨架卻大奶」的潮流之中,她顯然跟所有的人都相反。當時在選角名單確認之後,引起了讀者/觀眾的大大反彈,認為她實在不像是「想像中小說裡那位女主角」,「不漂亮啊!」很多人這麼抱怨。

 

現在兩年過去了,她撐起了【飢餓遊戲】系列,還在許多部她並非主角的電影中,搶走了主角們的風采。

從2012到2014年,好萊塢女星新一波的潮流已經變成個性派當道,眼睛大不大?臉V不V?有奶沒奶?完全不是重點,只要夠獨特,人人都能成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