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睜著眼睛做夢

本屆金馬大陸片得了多數獎項,執委會主席張艾嘉說,今年的評審真是冒著生命危險;但也不意外,因為兩地規模不同,台灣電影以小博大,是不容易。某位作家說得好,電影就是看「睜著眼睛作夢」,像印度寶萊塢夢得精彩,儘管社會上種姓制度限制了人民在現實生活中的發展,只要進入電影院,就可以跟著大牌們唱唱跳跳度過夢幻時光,難怪印度電影市場大到足以與美國好萊塢相抗衡。

 

選舉跟電影很像,也是一種睜著眼睛作夢,而且不少人靠奇技淫巧取勝,透過選舉激化各種矛盾,想從中獲益。新聞上這邊跳起來罵皇民、那邊跳起來罵高級外省人,人在情急之下、憤怒之中,往往口不擇言,後來開罵者紛紛道歉,也是意識到語言會傷人。

 

我理解語言霸凌,是小時候同學隨口一句句「西低呀!」「尬乾嘛!」起初糊里糊塗,後來才知道他們罵死豬與咬橘子,都在罵外省人是豬,因為祭典上咬橘子的,就是豬。也許開罵的人是因為二二八事件遷怒外省小孩,但外省子弟對國家貢獻不遺餘力,村裡一個飛行哥哥娶了我的老師,才新婚一個月,摔飛機死了,撿到的屍塊最長不超過一公尺,後來村裡伯叔們用錫箔紙幫他塑了個完整人形才下葬。我們的爸媽雖來自大陸,但落地生根後,對這塊土地的愛國心不容質疑。

 

好在近年越來越少人提起族群問題,沒想到一選舉又聽見「捍衛中華民國」,又說眷村是鐵票。以前眷村真是鐵票,每逢選舉,村裡破路就會鋪上一層柏油來「固樁 」,我常擔心選個幾回後,路面越鋪越高,村子會變成荷蘭。眷村也都知道票該投誰,萬一忘了,問就是了,像奶奶有次就直接掀開圈票處簾子大聲問我爸該選那個。

最近幾年眷村能拆都拆了,卻糊里糊塗跟「高級外省人」畫上等號。真去過老兵眷村的人就知道,許多人的老家跟貧民窟差不多,廁所在那?老遠聞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