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遺產的壓力

選戰結束,來聊些選舉之外的事情。這次連勝文慘敗…..,眼尖的讀者會問,才說不聊選舉,怎麼又提?我要談的,是人性。

 

中文很有意思,國家、國家,「國」與「家」變成一個詞,因為國就像家,過去統治者是一國之君、一家之主;到了現代,國是國、家是家,能修身齊家的人,未必能治國,要在國、家中取得平衡,不容易。

 

連勝文面對的困境就是「忠孝不能兩全」,想走自己的路,但爸爸是政壇前輩,他未來還要繼承極大的遺產,成了極大的壓力,必須聽爸爸的話;比起來,我爸留下三千元遺產還要跟兄姊四人平分,我的壓力真沒他大….。

 

馬總統家也辛苦,他自奉儉樸,全家走簡樸風,爸爸媽媽過世默默地辦,連女兒嫁人也默默吃個飯就算數了,還想用齊家的做法治國平天下,從自家人改革,要軍公教一同樽節,結果傷了自己人的心、形成民意反撲,證明他手段不夠。

 

讀歷史就知道,改革從來不容易。商鞅變法下場是車裂,王安石也不好過,勤政而死的雍正皇帝反成評價很差的血滴子暴君,因為自古以來老百姓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偏好不老謀深算的人,但又希望上位後能持家有術;期待政府理性,但很多事情又用婆媳戰爭的眼光看好戲,又把國事當家事了。

 

齊家不容易,家長更不好當,不能光想用自己的老方法教孩子,像我過去常常用各種故事恐嚇孩子,但有天發現,若凡事硬來,很可能最終會失去這個孩子,此後靜下心來聽她說話,試著分享她的世界。

這回選舉也是如此,民眾看煩了政治鬥爭,不想看蘇謝鬥、更不想看王馬鬥,很多人票投柯P的心情就是「膩了」,誰做都無所謂,不如讓他做做看。如果是個好市長,大家命好;萬一壞,相信也壞不到那裡去,因為壞人不可怕,逼著好人做壞事才可怕;不愛國也不可怕,就怕逼著愛國的人不愛國了。

 

周末看雲門新作「松煙」,落幕時林懷民上台介紹首席舞者邱怡文,這天是她二十年舞者生涯的最後一場演出,ending由她一人謝幕,全場鼓掌感謝她過去的努力,看了感動。政壇勝敗不也如此,都努力過,都值得感謝。

 

選舉結束,媽媽看了開票,生平第二次坐在床邊跟我聊政治,上回她這麼關切國政是在1975年,蔣公過世那天。我告訴媽,選舉之美就在我們有能力選擇、也有能力承擔,而且免擔心,不管誰贏,兒子都會照顧你!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