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遺產的壓力

選戰結束,來聊些選舉之外的事情。這次連勝文慘敗…..,眼尖的讀者會問,才說不聊選舉,怎麼又提?我要談的,是人性。

 

中文很有意思,國家、國家,「國」與「家」變成一個詞,因為國就像家,過去統治者是一國之君、一家之主;到了現代,國是國、家是家,能修身齊家的人,未必能治國,要在國、家中取得平衡,不容易。

 

連勝文面對的困境就是「忠孝不能兩全」,想走自己的路,但爸爸是政壇前輩,他未來還要繼承極大的遺產,成了極大的壓力,必須聽爸爸的話;比起來,我爸留下三千元遺產還要跟兄姊四人平分,我的壓力真沒他大….。

 

馬總統家也辛苦,他自奉儉樸,全家走簡樸風,爸爸媽媽過世默默地辦,連女兒嫁人也默默吃個飯就算數了,還想用齊家的做法治國平天下,從自家人改革,要軍公教一同樽節,結果傷了自己人的心、形成民意反撲,證明他手段不夠。

 

讀歷史就知道,改革從來不容易。商鞅變法下場是車裂,王安石也不好過,勤政而死的雍正皇帝反成評價很差的血滴子暴君,因為自古以來老百姓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偏好不老謀深算的人,但又希望上位後能持家有術;期待政府理性,但很多事情又用婆媳戰爭的眼光看好戲,又把國事當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