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陳綺貞:一個人的機遇是偶然,兩個人的偶然是巧合…

 

有一個聲音,輕輕亮亮的,不需要聲嘶力竭,卻能夠唱進人們的靈魂裡。

 

這,就是陳綺貞,不僅自己創作歌曲,也玩Band。從學生時代組「防曬油」到近年新組成「The Verse」樂團。隨著《時間的歌》巡迴演唱會,年底將重回到台灣於高雄小巨蛋登場,這次帶著經年遠征各地演唱的樂手好友們,跟著ELLE一起狂想,重返美好的六○年代。

 

(你可能想看:陳綺貞:堅持做自己

 

這些年… 我們一起聽著陳綺貞

在年輕迷惘的歲月裡,綺貞的《讓我想一想》唱出了青春物語「給我多一點時間好讓我再想一想。」《旅行的意義》唱出了人們想飛的心,渴望放下一切背著行囊去旅行。隨著時光流逝,綺貞的音樂伴隨著人們成長,不只唱出愛情、更唱出關於人生的思緒。戴著耳機聽一首《流浪者之歌》,一句「撐住我」讓大家忘卻周圍人群,跟著一起淚流滿面。

 

縱然已經在兩岸三地愈來愈紅,演唱會門票只要一開賣馬上一搶而空,只要說出「陳綺貞」三個字,大家的反應都是:「好喜歡。」火紅,卻依然保有自我,保持著自己生活的步調、掌控自己發專輯的速度,沒有臉書、很少上電視,只透過音樂、攝影與表演分享屬於自己的內心世界。

 

 

生病 重新讓生命變得更有意義

前陣子因為腹膜炎住院,痊癒之後綺貞更注重飲食,還認真學起烹飪,煮出好菜時還會跟朋友們分享,因此有了一個可愛的稱號「阿貞師」。但場病這可沒讓綺貞閒太久,馬不停蹄地發表新作品,不但在上海以「The Verse」團員身分在簡單生活節唱出不一樣的電音歌曲,開攝影個展《旅行的意義》,接著年底出版的散文集《不在他方》並搭配個人第七張單曲《偶然與巧合》發行,一解歌迷們的這些年的癮。這張單曲很有意思,是在人來人往的台北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同步錄音,唱片製作人小虎(鍾成虎)直接讓綺貞在捷運站裡唱,不時會聽到捷運的嗶嗶聲,錄音時就等到車子進出人比較少的時候趕快錄音,有時候會不經意錄到小孩的奔跑、尖叫聲,甚至更錄到了站內廣播的聲音。

 

這些日常生活中不經意的偶然,讓單曲的音樂性變得更豐富。歌名《偶然與巧合》也是一部電影的名稱,綺貞認為一個人的機遇是偶然,兩個人的偶然是巧合,其實一直以來綺貞很討厭小確幸這個形容詞,因為總認為沒有甚麼幸福是小的,當回過頭來看人生,或許就因為一句貼心的話讓人感覺幸福,卻不知因此改變他人的一生,自己也跟著被改變了。綺貞也認為感官隨時在流動,享受著貼近一個空間和時間下所錄製的音樂,引發出更多的情感,更接近創作的本質,所以這次選擇最熟悉的城市台北,人來人往的捷運也很符合主題,讓大家了解幸福不在遠方,而就在身邊。

 

愛創作也愛玩BAND

除了個人的創作之外,綺貞也酷愛玩樂團。大學二年級時就跟Bass手林羿妏組了樂團「防曬油」,記得以前綺貞的媽媽並不支持彈吉他這項音樂,認為乖孩子應該彈鋼琴,而談吉他的人都是一群搖滾樂裝扮的牛鬼蛇神,綺貞笑著表示當時的學生們都覺得牛鬼蛇神很酷啊!羿妏心裡也認同著,而且還偷偷地想認識這些牛鬼蛇神呢!但兩人大笑著過去自己,因為綺貞和羿妏看起來都沒什麼殺氣。後來雖然樂團解散,但隨著綺貞在樂壇走紅,四處巡迴開演唱會,羿妏一直是演唱會上固定的Bass手,十多年的姊妹淘情誼無比堅定,綺貞甚至還在演唱會興致來時親了羿玟!

 

The Verse的創團 就是要好玩!

直到這兩年,綺貞與男友鍾成虎以及好友陳建騏,共同組成「The Verse」樂團,並發行專輯《52赫茲》。有別於綺貞個人的創作,「The Verse」是非常有實驗性的電子音樂。其實早在六、七年前就有組團的想法,但每次聚在一起想團名,寫了好幾張紙也沒組成。有一天綺貞真的覺得不行!一定要把團組成!就約好時間開會,每人交出一首歌,後來大家真的都交出作品,接著很快就把專輯做出來。談到三人互相激盪的創作過程是很過癮的,三位樂壇的才子才女功力非同凡響,每次聚在一起都可以天馬行空亂想。例如:建騏有一首曲,但每句只有兩個音,綺貞馬上認領,就寫出了《周夢蝶》這首歌,這是紀念在明星西餐廳前面賣舊書的台灣詩人。

 

三個人都作詞、作曲、演唱與編曲,小虎也會寫純情的浪漫情歌《Only love can》,建騏也寫了一首詞《犀牛》,而綺貞也會擔任編曲的角色。問當三人意見不合的時候要怎麼辦?建騏認為最好的方就是試試看!做音樂就需要一個開放的心胸。因為組團的目的不是要自己做,是要開放別人加入。而這也是三人再忙也要組團的原因,不為商業考量,純然為音樂服務,聽起來似乎很偉大,但就是要好玩!

 

 

向六○年代致敬

如果能重返披頭四所屬的六○年代,那會是什麼模樣?這次綺貞跟樂手好朋友們,包括:吉他手奇哥、鍵盤手建騏、Bass手羿妏一起裝扮成復古造型,向披頭四致敬,綺貞笑著要把大家一起拖下水。最後四人一起在鏡頭前呈現復古造型時,不禁相視而笑,也考慮未來演唱會不排除在造型上給大家驚喜!

 

談到那美好的年代,綺貞很著迷六○後到七○年代,因為1969年就是有胡士托音樂祭(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綺貞認為最純正的文青就是那個年代,那時候的人們對自由的嚮往,用音樂、文學、和平的訴求去追尋更深的意義,活在那個年代一定會覺得很過癮。綺貞認為現代跟六○年代很接近,同樣重視環保議題、性別議題以及個人自由的追求。最後,綺貞想對大家說今年已經到年底了,也即將迎接2015年,希望新的一整年都能夠擁有六○年代的自由、瘋狂,還有無止盡的追求自我。

 

別人眼中的綺貞

 

樂手談綺貞

奇哥:兩人早在綺貞大四的時候就認識了,那時奇哥是錄音師,錄製綺貞的第二張專輯。記得第一次見面,其實很欣賞綺貞卻又不好意思表達,開口第一句話就問:「妳是陳綺貞嗎?我妹很喜歡妳。」結果綺貞的回答更帥:「那你呢?」奇哥其實是一個很害羞且不直接的人。在《時間的歌》演唱會當中,有一個橋段是騎著電動摩托車,載著綺貞環場接受觀眾歡呼,奇哥是騎腳踏車高手,但是軌道也非常窄,轉角不好騎,載著綺貞就像玩命快遞的感覺,觀眾都不知道原來戴安全帽的駕駛的人就是奇哥。

 

建騏:綺貞在演唱會上曾經說過自己是一個情感依賴、生活獨立的人。感覺上不需要幫忙,卻很關心周遭的人,記得前一陣子食安問題發生,平常很少寫e-mail的綺貞,居然發了封信給大家,列出有問題的產品品項,提醒大家注意。碰面的時候,綺貞是一個不吝於讚美的人,一旦喜歡這個人的作品就會把他捧上天,是一個很溫暖的人。最好笑的時刻應該是在尾牙的時候!因為綺貞總是很認真的扮裝,第一年辦Guns N’ Roses(槍與玫瑰)的主唱,第二年叼著一根菸斗扮演佛洛伊德,可是扮起來其實比較像福爾摩斯,真的很好笑!

 

羿玟:對綺貞的第一印象就是乖寶寶,跟其他團員的頹廢風格不同,是一個很清新、很民謠的女生。而且是心思很細膩的人,帶樂手出國巡迴演唱時,照顧大家都非常週到。私底下有也有蠻三八的時刻,有時候會有一些驚人的idea,至於是什麼,就不方便透露了。

 

 

My Favorite Band陳綺貞談樂團

 

*Beatles披頭四:雖然活躍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所產生的化學反應影響太巨大了,例如: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及約翰藍儂(John Lennon)的創作組合,當中綺貞喜歡團員吉他手喬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那時候沒有網路,這些音樂人互相用音樂影響、激發對方寫出這些歌曲,綺貞覺得如果這些人身在現代,每天花時間在FaceBook上,很可能會把精力流失掉,那時候沒有這些分心,所以可以專注在創作上。這是為什麼無論文學、音樂、藝術、電影等,都可以從披頭四的音樂找到啟發,例如: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就是來自披頭四音樂的啟發。

 

*Queen皇后合唱團:是綺貞最喜歡的樂團,從高中就開始聽,感覺就像初戀,不管別人怎麼說,皇后合唱團就是綺貞心目中最好的。Queen代表著華麗搖滾的音樂類型,而Queen的華麗不是在舞台上而是在音樂上,和聲很豐富,非常營養的音樂,每次聽的宛如自己覺得快要乾掉的時候,浸泡到很清澈的一層油裡面,非常滋養。

 

*Nirvana超脫合唱團:代表一種反叛的精神,綺貞覺得2014年大家都應該要聽一下Nirvana,因為自己常在超脫的音樂裡面聽到一些答案。主唱Kurt Cobain於1994年開槍自盡後,留了一封遺書,綺貞看到都哭出來,覺得Kurt Cobain是一個好有愛但是又孤獨的人。做出了許多很棒的音樂,給年輕人一個暫時的庇護跟解答,可是沒有人可以為Kurt Cobain解答人生的困惑,好想給Kurt Cobain一個擁抱,可惜沒有機會,因為已經離開了。Kurt Cobain就像一些特別先知,給予他人很多,但是卻不知從哪邊獲得解開自己困惑的鑰匙。

 

 

更多詳細內容 敬請參閱  ELLE她雜誌 12月號

官方網站:www.elle.com.tw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lle.tw

 

延伸閱讀

ELLE 12月封面人物-陳綺貞 Back to 60’s

陳綺貞要「婚」了?明年可望披婚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