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陳綺貞:一個人的機遇是偶然,兩個人的偶然是巧合…

 

有一個聲音,輕輕亮亮的,不需要聲嘶力竭,卻能夠唱進人們的靈魂裡。

 

這,就是陳綺貞,不僅自己創作歌曲,也玩Band。從學生時代組「防曬油」到近年新組成「The Verse」樂團。隨著《時間的歌》巡迴演唱會,年底將重回到台灣於高雄小巨蛋登場,這次帶著經年遠征各地演唱的樂手好友們,跟著ELLE一起狂想,重返美好的六○年代。

 

(你可能想看:陳綺貞:堅持做自己

 

這些年… 我們一起聽著陳綺貞

在年輕迷惘的歲月裡,綺貞的《讓我想一想》唱出了青春物語「給我多一點時間好讓我再想一想。」《旅行的意義》唱出了人們想飛的心,渴望放下一切背著行囊去旅行。隨著時光流逝,綺貞的音樂伴隨著人們成長,不只唱出愛情、更唱出關於人生的思緒。戴著耳機聽一首《流浪者之歌》,一句「撐住我」讓大家忘卻周圍人群,跟著一起淚流滿面。

 

縱然已經在兩岸三地愈來愈紅,演唱會門票只要一開賣馬上一搶而空,只要說出「陳綺貞」三個字,大家的反應都是:「好喜歡。」火紅,卻依然保有自我,保持著自己生活的步調、掌控自己發專輯的速度,沒有臉書、很少上電視,只透過音樂、攝影與表演分享屬於自己的內心世界。

 

 

生病 重新讓生命變得更有意義

前陣子因為腹膜炎住院,痊癒之後綺貞更注重飲食,還認真學起烹飪,煮出好菜時還會跟朋友們分享,因此有了一個可愛的稱號「阿貞師」。但場病這可沒讓綺貞閒太久,馬不停蹄地發表新作品,不但在上海以「The Verse」團員身分在簡單生活節唱出不一樣的電音歌曲,開攝影個展《旅行的意義》,接著年底出版的散文集《不在他方》並搭配個人第七張單曲《偶然與巧合》發行,一解歌迷們的這些年的癮。這張單曲很有意思,是在人來人往的台北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同步錄音,唱片製作人小虎(鍾成虎)直接讓綺貞在捷運站裡唱,不時會聽到捷運的嗶嗶聲,錄音時就等到車子進出人比較少的時候趕快錄音,有時候會不經意錄到小孩的奔跑、尖叫聲,甚至更錄到了站內廣播的聲音。

 

這些日常生活中不經意的偶然,讓單曲的音樂性變得更豐富。歌名《偶然與巧合》也是一部電影的名稱,綺貞認為一個人的機遇是偶然,兩個人的偶然是巧合,其實一直以來綺貞很討厭小確幸這個形容詞,因為總認為沒有甚麼幸福是小的,當回過頭來看人生,或許就因為一句貼心的話讓人感覺幸福,卻不知因此改變他人的一生,自己也跟著被改變了。綺貞也認為感官隨時在流動,享受著貼近一個空間和時間下所錄製的音樂,引發出更多的情感,更接近創作的本質,所以這次選擇最熟悉的城市台北,人來人往的捷運也很符合主題,讓大家了解幸福不在遠方,而就在身邊。

 

愛創作也愛玩BAND

除了個人的創作之外,綺貞也酷愛玩樂團。大學二年級時就跟Bass手林羿妏組了樂團「防曬油」,記得以前綺貞的媽媽並不支持彈吉他這項音樂,認為乖孩子應該彈鋼琴,而談吉他的人都是一群搖滾樂裝扮的牛鬼蛇神,綺貞笑著表示當時的學生們都覺得牛鬼蛇神很酷啊!羿妏心裡也認同著,而且還偷偷地想認識這些牛鬼蛇神呢!但兩人大笑著過去自己,因為綺貞和羿妏看起來都沒什麼殺氣。後來雖然樂團解散,但隨著綺貞在樂壇走紅,四處巡迴開演唱會,羿妏一直是演唱會上固定的Bass手,十多年的姊妹淘情誼無比堅定,綺貞甚至還在演唱會興致來時親了羿玟!

 

The Verse的創團 就是要好玩!

直到這兩年,綺貞與男友鍾成虎以及好友陳建騏,共同組成「The Verse」樂團,並發行專輯《52赫茲》。有別於綺貞個人的創作,「The Verse」是非常有實驗性的電子音樂。其實早在六、七年前就有組團的想法,但每次聚在一起想團名,寫了好幾張紙也沒組成。有一天綺貞真的覺得不行!一定要把團組成!就約好時間開會,每人交出一首歌,後來大家真的都交出作品,接著很快就把專輯做出來。談到三人互相激盪的創作過程是很過癮的,三位樂壇的才子才女功力非同凡響,每次聚在一起都可以天馬行空亂想。例如:建騏有一首曲,但每句只有兩個音,綺貞馬上認領,就寫出了《周夢蝶》這首歌,這是紀念在明星西餐廳前面賣舊書的台灣詩人。

 

三個人都作詞、作曲、演唱與編曲,小虎也會寫純情的浪漫情歌《Only love can》,建騏也寫了一首詞《犀牛》,而綺貞也會擔任編曲的角色。問當三人意見不合的時候要怎麼辦?建騏認為最好的方就是試試看!做音樂就需要一個開放的心胸。因為組團的目的不是要自己做,是要開放別人加入。而這也是三人再忙也要組團的原因,不為商業考量,純然為音樂服務,聽起來似乎很偉大,但就是要好玩!

 

 

向六○年代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