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如果當時我的答案是「好」…

 

和李國修老師曾經有段小小的,我稱作「擦肩而過」的緣份。             

 

好幾年前,他的一齣經典劇要重演,原來的女主角沒時間,就找了我過去談。好奇怪,現在想起來我已經無法確定當時的心情,理應是非常驚喜的吧?那戲的原著我愛死了,更何況是屏風表演班,又更何況是李國修老師!

 

但後來我卻沒有答應演出,我不知道為什麼。

 

很多事情總是這樣,事後回想起來總是不知道到底當時為什麼做了那個決定。而我跟國修老師就再也沒有任何交集了,有的只是每次坐在台下,看著國修老師屏風的戲時,內心那巨大的感佩。

 

當時的擦肩而過,沒想到就是一輩子。

 

所以當我在讀<<李國修編導演教室>>這本書的時候,感觸好多。書裡教的不管是編劇、導演或是演員,所有技巧的根本,國修老師認為就是「人」(註)。為了要讓觀眾可以感同身受,進而認同、相信、感動,就要真正的接近各式各樣的人,要對每一種不同類型的人產生同理心。

 

如果當時我的回答是「好」,現在的我,會有哪些不一樣呢?我有的時候會這麼想。

 

在我節目要訪問<<李國修編導演教室>>的編者 黃致凱的前一天,剛出爐的娛樂週刊報導了阿基師疑似外遇事件。他當天下午就開記者會向大眾說明,卻反而引起比事件本身更大的嘩然。毫不意外的,媒體、網路一片討論,沒完沒了的揶揄和酸文持續發燒。

 

事件第二天一早,節目要決定固定單元的時事call in話題時,大夥看著每份報紙的大頭條,嘴上看似熱絡的交流,但心在猶豫。

 

到底要不要開跟阿基師有關的話題呢?

 

若開,好像是跟風追打一個好廚師,並且助長偷拍的惡行,有必要嗎?

 

不開,對於一個定調為討論每日最發燒民生話題的新聞性節目來說,又太刻意了些,有必要嗎?

印象中我看屏風表演班的第一齣舞台劇是【莎姆雷特】,大約是1992年的時候。顛覆莎翁【哈姆雷特】的內容,笑得我嗓子都啞了。尤其經典台詞「To be,or not to be…」成了「到底要不要…」的雙關影射,更是讓此話在新一代觀眾中被使用的能見度大增。

 

To be,or not to be?

 

先別管莎翁了,到底要不要用阿基師的新聞來開Call in呢?

 

如果當年國修老師找我去聊完之後,我的答案是「好」,或許從那個時候就跟著他一起工作,一起用他認為「一個好的演員必需具備的同理心」來學習當一個演員的話,現在的我,會不會根本不會有任何的考慮,就能果斷的回答剛剛那個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