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林嘉欣:「我很幸運的是,我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

 

「上次拍電影已經是4年前的事情了,這次再接演角色,才感覺到我是如此深愛電影。」

 

故事經過她的眼睛,穿透她的心,最後誕生一個美麗世界,浪漫的,懸疑的,甜蜜的,感傷的,這些都是林嘉欣給妳我的電影夢境。

 

時間見證生活

一早,她戴著墨鏡,靜靜地坐在攝影棚,回眸後,給我一個真摯的問候,看起來是如此清新如往昔。母親是宜蘭人,父親是香港人,林嘉欣,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有著一張乾淨又清新的臉,在最活耀當紅的時期,電影裡總有她,舞台上都是掌聲。她可以是內斂沉穩的女警,熱情青春的文字工作者,或抵擋不了出軌誘惑的都會女子,每個角色都很不一樣,展演出林嘉欣不同的一面,獲獎連連,而後林嘉欣更以電影《親密》拿下韓國忠武路國際電影節影后,純熟演技受到肯定。

 

回溯出道之初,本來在加拿大念書的林嘉欣,因為被張洪量挖掘,返台出了唱片,而後赴香港發展,自此進入香港影壇,一步步成為演技出色的專業演員。淡出這4年,林嘉欣結婚生女,好像才短短的時光不見,她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媽,其實時間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麼痕跡,總覺得林嘉欣心裡有個純真的靈魂,帶領過去的她與現在的她,相遇在此。赴港發展近20年,這次林嘉欣之所以現身在台北,是因為《星空》的導演林書宇,寫了一封信到香港給她,希望邀請她演出電影《百日告別》,原本林書宇以為自己會被拒絕,但林嘉欣卻因為他的一番誠意以及對於角色的喜愛,爽快地接下角色,至於兩個女兒,就先交廣告導演老公袁劍偉照顧。

 

「其實我媽媽是宜蘭人,所以這過程裡,我有回台灣,不過現在因為有小孩的關係,所以都是我媽媽來看我居多。」上回在台灣拍電影是9年前的《詭絲》,而上一次接拍電影則是4年前的《唐吉軻德》,聽起來有點長的間距,林嘉欣卻說她沒有什麼時光匆匆的感受,不在螢光幕前的生活,她過的很快樂,「時間會見證在孩子身上,見證在生活上面,我雖然有一段時間沒有和大家見面,但我很快樂,小朋友給我很多很多。」雖然不太捨得離開兩個女兒出遠門演戲,林嘉欣也直言,這次再演出電影,她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熱愛表演,「我們昨天晚上有一場情緒很重、很傷感的戲,但是現在我卻坐在這裡等著拍攝《柯夢波丹》,這就是電影,如果我沒有說,誰也不知道我昨晚在哪個角色裡。」她笑著表示很期待和自己信任的團隊合作,因為這次掌鏡封面拍攝的攝影師是素有台灣攝影界女詩人的余靜萍,也是她認識快20年的舊識,余靜萍同時這次也擔任《百日告別》的攝影。

 

女人需要被愛

淡出的這段時光,林嘉欣在幸福的家庭生活裡沉澱自己、整理情感,她說孩子是自由而直接的,所以總能帶給她不同的視角,深愛表演的林嘉欣也說角色是另一種牽引、是自己為什麼這麼喜歡電影的原因,「這次詮釋的角色心裡有很多很濃的情緒,但我其實是一個沒有心事在身上的人,我的時間就是我自己的,所以透過不同的角色,我必須要要去進入到那裡面,角色可以帶我去一些不熟悉的地方,很吸引我。」

 

其實林嘉欣本身就是一個很迷人的角色,她模糊了女孩和女人的那條線,就算坐著不語也很有感染力,聽林嘉欣說時間如何經過她卻不能改變她的祕密,更是一種享受,「我覺得人很奇怪,小時候急著想要長大,然後現在長大了,反而想回到年輕的心態,我在時光流裡累積了足夠的生活經驗,同時告訴自己要一直保持天真。」入行20年,在這個華麗的世界,很難不讓身在其中的人飄飄然,林嘉欣卻強調自己從未覺得自己變得複雜,「無論如何,生活要簡單,這很重要。」

 

被真切的愛圍繞也是讓她看起來很年輕的原因,林嘉欣繼而談起了自己心中對愛的定義,「十幾歲的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二十幾歲的時候,一點點喜歡就掉進去,但遇到對的人,只是更自在而已。」王家衛有句經典台詞是這麼說的:「其實要過那條馬路並不難,就看誰在對面等你。」林嘉欣和袁劍偉早在十年前就認識,但當時兩人並沒有火花,直到2008年再重逢,就像命運之軌走過來,「我後來想想,對於以前的戀情,好像從來都沒有很愛對方的感覺,而我先生讓我有一種遇到對手的感覺。」

 

一談起老公就笑顏逐開,林嘉欣直言在他身邊讓她很放鬆,「我很幸運的是,我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他總有說不完的話,想到他我就知道,始終有一個重量在我心裡,每一周,我們有一個約會日,一定會單獨出門,看部電影或者吃頓浪漫晚餐。」林嘉欣說她和袁劍偉都好熱愛電影,就好像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之前,他們可以從每一部作品的劇本開始聊,然後再聊到電影演出,總是聊不完,正是這樣對於文藝的愛好,把他們拉在一起,再分不開。一個女人需要被愛,至少林嘉欣讓人深深感覺到愛在她身上發生的魔幻力量,常有人說,男與女之間的迂迴就像魔術也像遊戲,但其實愛本身就是最動人的魔術,愛讓林嘉欣看起來始終清新純真。

 

電影經過我

從《男人四十》、《六樓后座》到《花吃了那女孩》、《親密》,演過許多代表作,林嘉欣直言自己是幸運的演員,因為一直能夠接演到好的角色,「其實這一行沒有答案也不會給誰保證,所以我很珍惜、也很感恩自己作為一名演員能夠一直演戲,就好像有些人明明條件很好,但就是沒有機會,或者是有些人明明就還好,卻不斷能夠被看見,這就是演藝圈。」她很清楚自己對於電影,擁有一種依戀,而這種依戀曾讓她在最紅的時期選擇推掉許多戲約,遠赴巴黎,只為了放空自己,重新積累能量,「大概是在拍到第20部電影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自己覺得已經沒有再進步,猶如被掏空一樣,但掌聲還是一直來,令我很心虛,我沒辦法接受自己原地踏步,就像在自欺欺人,所以我離開了半年,演員是電池,沒電了,一定要充電的。」對於自我徹底理解,林嘉欣在走過這一大圈電影路之後,仍一如往昔,「我必須說我一直是一個沒有什麼恐懼的人,無論身在多複雜的環境,當妳生活簡單,就沒有什麼可以令自己害怕。」

 

無論是當紅時期的出走,或是4年前因為結婚生子而離開,林嘉欣始終以一個電影人為傲,就算她現在的主要角色是媽媽,「我是一個母親,我有兩個女兒,她們還小,但我一年只花2、3個月的時間拍電影,應該不會很失職吧?」林嘉欣坦言為了電影拍攝,她偶爾必須離開家一段時間,「希望兩個女兒體諒她們的媽媽找到一個這麼熱愛的領域,我真的很喜歡電影。」

 

林嘉欣的雙眼裡都是光芒,她也談起了令她懷念的前輩「哥哥」張國榮,「他是一個那麼大牌的人,但他真的很沒有架子,我記得那時候我們有一個側拍導演不擅於和劇組相處,哥哥卻主動去和他說要試著和大家交流,說真的,他大可不必在乎區區一個工作人員,但他就是這麼Nice,我十分捨不得他,在他身上,教會了我許多事情,包括對工作的態度、對人的真誠,他是我的老師。」剛到香港發展的時候,林嘉欣並沒有朋友,但是和她一起演戲的前輩們,包括張學友和張國榮都對她非常好,帶領她從一個稚嫩的演員通往成熟專業之路,「每年4月,香港的油桐花會掉滿地,只要到了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起哥哥,他是那麼好的演員,卻離開我們了。」電影是從一個人的夢想到一群人的夢想,站在片場最喧囂的地方,心卻始終很寧靜,因為每個人都在默默地投入自己熱愛的領域。

 

女明星在結婚生子之後,渴望擁抱夢想的靈魂就必須留在過去,不屬於全部的自己?林嘉欣用熱情親吻自己的心,那裡面有她對戀人的愛,她對家人的愛,也有她對夢想的愛,因而最後我想引述張讓在《時光幾何》這本書裡的一段話:「對於時間,我沒有結論,我只是記錄。」就算女人進入家庭,也只是一道門,而門可以打開,隨時,林嘉欣都能走回到妳我的身邊,再給影迷一場精采的演出,下一幕,請妳期待。

 

關於林嘉欣與柯夢波丹的Q&A

 

Q1:妳覺得生活裡的幸福是什麼?

A:現在的生活讓我覺得很幸福,我可以自己安排時間,陪伴小孩讓我覺得幸福,接到好的劇本讓我覺得幸福,如果我在外地拍戲,我也會和孩子們通電話,聽聽她們的聲音。

 

Q2:合作過最印象深刻的男演員?

A:張學友和「哥哥」張國榮。他們兩個人都是很棒的前輩,從我剛到香港的時候就很照顧我,也帶領我清楚演戲是一件需要多麼認真的事情,即使他們已經很有資歷,依舊對人很熱情、很認真看待每一次演出,相較於有些演員到了現場才看劇本,真的讓我很有感概,電影是很多人的夢想,一定不能隨便對待。

 

Q3:妳私下的興趣是什麼?

A: 我很喜歡做手工藝,像是縫縫剪剪,也喜歡親手做禮物送給親朋好友,另外我也很喜歡攝影,我喜歡拍拍照,隨時捕捉令我感動的畫面。

 

Q4:妳覺得時尚是什麼?

A:時尚就是要突顯出個人的特質,我非常喜歡白襯衫,我有各式各樣的白襯衫,它能夠展現出我想要傳遞的風格,當然妳也可以透過看很多時尚雜誌去理解時尚,從模仿開始,不過那又是另一段旅程了。

 

Q5:妳覺得性感是什麼?

A:性感絕對不是穿很少,那樣就太過八點檔了,可能我輕輕地觸摸自己的手,像這樣的瞬間也很性感。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柯夢波丹12月號】

姊妹淘編輯部
關於兩性感情、名人娛樂、美妝時尚、私密18禁以及同志議題與所有女性質感生活的一切,透過姊妹淘的獨家觀點,一起Babyou寶貝妳、陪伴妳看見更美麗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