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悲傷是個遙遠的國度…

 

約朋友去看音樂表演,她很快回了私訊詢問表演內容,然後說:『反正我現在一個人了,待在家裡也不知道要幹嘛。』。

 

看著電話螢幕,我翻了白眼,略過她的哀怨,約好見面的時間,就下了線。

 

雖然失戀真的很痛苦,可惜她今晚遇見的是個反悲傷主義者,我實在無法像網路上的習慣用法那樣回她一個「抱」。

 

至少我這個反悲傷主義者是這樣的。

 

以前的一個助理,平常我工作的時候她總是站得老遠,要不放空、要不冥想(我猜),但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很主動的過來要幫我拿東西。

 

因為她心情不好的時候,手上就會包上紗布。

 

『妳受傷了啊?』第一次看見的時候我問,她告訴我因為有菸疤,不想給人看到,只好用紗布包起來。『就是心情不好啦…』她不好意思的說。

 

後來陸續出現的說法還有刀疤、捶牆壁疤、打破玻璃疤,我再也不問原因,只當做沒看到。

 

你也跟我是一樣的人嗎?反悲傷主義者?

 

第一個故事裡的那個女生,自從失戀之後,跟她講話就像在玩踩地雷的遊戲。聊到跟男友吵架,她會說:『有人可以吵架要珍惜…』,碰,地雷。看了好電影要分享,她會說:『我現在都不敢去看電影了,怕會哭。』,又是地雷。

 

她這樣已經快一年了,到底要收集多少「抱」,才願意好起來呢?

 

悲傷主義者總是這樣的。

 

第二個故事裡的助理,她的心情老是不好,常會躲在車上,用大聲的放著悲傷情歌。但每天都把便當吃光光,也很常在片場角落睡到打呼。

 

我看她吃得下、又睡得著,沒爆肥也沒變瘦,除了喜歡讓別人感覺到她正沈浸在悲傷裡,沒有別的異狀,於是我也就安心的繼續對她的刻意視若無睹。

 

還是,你跟她們一樣是悲傷主義者呢?

 

總是「有意」的製造「無意」的效果,揮灑自己永無止盡的悲傷在空氣中,不然就感覺要窒息了?

 

我理解悲傷,但是不理解悲傷主義者。

 

冠上「主義」,意即這是他們必需實現的某種「目標」,用一種悲壯的姿態,投身其中。

 

中文片名為【因為愛情】的電影【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總共分作兩部,一部是【因為愛情:在她消失以後】,另外一部是【 因為愛情:在離開他以後】。同一個故事,分成男生版和女生版,不同觀點,同時上映。

 

看這部電影,讓我想到我那些奉行悲傷主義的朋友們。

 

如果一對伴侶,剛好一個是悲傷主義者,一個是反悲傷主義者,那麼,就會出現這個電影發生的歧異點:悲傷主義者控訴對方怎麼可以都不悲傷?而反悲傷主義者為了逃離這種罪惡感,只好更是對自己的悲傷假裝看不見。

 

這個世界好像一直都是悲傷者為大,當悲傷來襲,想辦法解決悲傷的那方,似乎永遠贏不了一直沈浸其中的。

 

電影的介紹說,當初只有男生版,後來才發展出女生版。而我,選擇先看女生版的【 因為愛情:在離開他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