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人生少了一拍

1989年,我、趙舜一群人飛到當時大家都沒聽過、叫做帛琉的地方潛水,美景、老友,帶出說不完的笑話,當我左糗甲、右踢乙,最有默契的趙舜總能適時補上一刀,讓苦主想跑都跑不掉。那幾天從早笑到晚,是這輩子最快樂的一趟旅行,重點不在去哪兒,而是有好伴。

 

老友就像一個個音符,讓我們的人生樂章完整,當然,也有人像休止符,一登場就讓場面冷掉。從大學至今整整四十年,趙舜一直是我的鍵盤上最重要的一鍵,絕不落拍,也從無冷場。

 

九合一選舉那天,趙舜出門投票前想上個廁所、說感覺手麻,接下來就人歪了,直接送進加護病房。家人本以為他會像過去一樣進廠維修即可,想等他忽然醒來,第一時間告訴他國民黨大敗,他應該會緩緩豎起中指….只是,這回他落拍了。

 

兩周後接到電話趕到醫院,送他離開,一時之間太多事情必須處理,根本沒空悲傷。忙完後,老婆陪我到外面喝點酒、吃點東西,老婆聊起趙舜是好玩的胖子,每齣戲、每個團隊都需要這樣的快樂腳色,我的眼淚忽然簌簌流下。原來老友離開是這樣的感受,未來,看著他的孩子成家,可是他不在裡面;至於我們四十年共有的回憶,還能與誰共享?就像鋼琴少了一鍵、節奏少了一拍,失掉了滋味。

 

趙舜這些年身體不好,幾次中風,家裡孩子還小,每天忙著做生意養家。藝人做生意很難,拉不下臉周轉、貸款,往往沒沾到便宜卻惹更多麻煩,像吳淡如的民宿變投訴,氣到做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