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該是從愛情關係裡退場的時候了?

有一則新聞是說,一個女生去自助餐店,夾好菜結帳的時候,老闆秤了才跟她說了一個超貴的價錢,她不好意思不買單,只好默默付了錢,然後打電話去投訴。

 

這個新聞還說,消保官表示,如果是店家沒有現場標明價錢,消費者是可以把菜放回去的。

 

我的節目就開了一個很家常的題目當作Call in主題,「如果是你,敢把菜放回去嗎?」,啊,很無聊嗎,但還真多人有類似經驗。

 

結果大家都不好意思把菜就這樣夾回去,不過每一個人都說:『這次吃完,以後就不會再去了!』,氣噗噗的。

 

嗆這種聲我最會,『但是後來都會發現,也沒其他地方好吃了,只好默默的再回到那間店,避開可能會很貴的菜,或是吃少一點…你們不會這樣嗎?』我問。

 

聽眾們邊講邊笑,我想,「原來大家都跟自己一樣沒種」或許會是當天開完Call in後最大的收穫吧?

 

嗆聲很簡單,但到底要如何退場,才真是一個難題。

 

『如果你現在敢去,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了。』,某一個晚上,我很冷靜的跟當時的男朋友這麼說。我已經忘記到底是為了什麼事,也不記得他到底是要去哪裡、我到底又為什麼不讓他去,我只記得當時自己的不甘心,以及,最後他下了車,去了他打算要去的地方。

 

這下怎麼辦呢?是該退場的時後了。狠話已經說出口了啊。

 

但,又該如何做一個能讓對方傷心、不捨,進而會後悔,最後,還能主動道歉求和的退場呢?

 

電影【曼哈頓練習曲】裡,女主角葛莉塔死心踏地的跟著男朋友好久好久,但,終於在曼哈頓,走到了該從兩人關係裡退場的時候。她帶著全部的家當與回憶,開始只有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每次電影演到這裡,最尋常的發展,就是這兩人其實並不會真的就再也沒連絡,肯定還是會有些延續的糾葛,好扣住觀眾心弦。

 

老套嗎?其實不怪電影,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我們的人生也通常是這樣演的。

 

總之就是這段在某一方嗆聲之後就結束掉的關係裡,有人又手癢,硬是要再跟對方連絡一下。

 

這樣的狀況還分為兩種,一種是當初負人的那方主動連絡。這種時候,我們雖然並不希望當初嗆聲要分手的那位就這麼輕易的回去,但,畢竟心裡也還是會爽爽的,會想,看吧?誰要你當初那麼混蛋?不過既然對方也知錯了,也主動道歉了,就算了吧。

 

另外一種狀況,是當初嗆聲要分手的那位,又主動連絡….就像剛剛的自助餐理論一樣,也沒更好的,反正,就嗆完聲後,又再主動的回去了,通常我們就會大喊:不要啊!幹嘛啊!傻了?你的自尊呢?

 

但,人生裡,通常會發生的,都是後者。

 

我跟當時那位男朋友嗆聲完,在他決定下車的時候,就我當時嗆聲的內容「如果你現在敢去,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了」來說,我們應該就真的是結束了。而他也還真的再也沒有半通電話或是任何形式的隻字片語。

 

後來聽說他竟然也就此大好機會,開始跟以前曾經追過他的另外一個女生在一起了。

 

電影演到這裡,通常就是嗆聲大王該要回頭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