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江蕙:要我結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Share

江蕙傳了訊息給我:「我…忙翻了!」簡單幾個字,說出她這陣子的工作狀態。她不是一個會把忙、累等字演說出口的人,一個人默默的承受、扛下,不論在工作、在生活、在心情,也不論是以前的她或是目前的自己。

(圖片出自/江蕙 Jody Chiang臉書)

江蕙告別演唱會,從震驚、不捨到開始售票引起的搶票風暴,江蕙總希望給歌迷最好的一面,只是似有那麼事與願違,票務反倒成了她在勤練體能、排練歌舞的準備中,又多了一層無形壓力。儘管她抗壓力很高,也曾說一輩子都在壓力中成長,一輩子都在為別人而忙,只是,越是如此越讓認識她的人感到心疼。

以前曾問過江蕙,從小養家到今日依然扛起家務,妳累嗎?她面對我,剎時無語,頭稍稍撇了過去,用一種看得出是硬擠出來的笑容回說:「我都在為別人而活!」她因好強,就是不肯落下淚;也因好強,她知道扛家計的重,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但,面對家人這又是無法割捨的愛,她全隱忍下下來。在那次訪問,我彷彿看到了江蕙唱「妳著忍耐」的情境,「忍耐」何嘗不也是她從小看盡人生百態的一種寫照。

(你可能想看:【娛樂報馬仔】Selina堅強感恩獻任爸!天后江蕙要退休?貝嫂耍大牌 「辣妹」超不爽?)

(圖片出自/江蕙 Jody Chiang臉書)

江蕙在歌壇銷售和傳唱度之高,無人能及,演藝事業風光至極,然而,她的感情卻始終沒有好結局。談感情,她笑稱:「只要有緣,時機到了,我也想再談談一段情,只是,要我結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蕙告訴我,小時候在酒家駐唱,看到男人喝醉酒後行為失控,言語粗暴,這些景像對於當時仍小的她來說,是一種陰影,更是和「男人不是應該要好好工作、當好爸爸、好丈夫」的形像有所落差,她更記得當時駐唱時的一位女長輩說過的話,「妳要看清楚這些男人的嘴臉,不管有錢沒錢,都不值得信任,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或許這些鮮活卻又極端負面、醜陋的男人印象,讓江蕙打從心裡對男人沒有信任感和安全感。

江蕙在愛情的國度中沒有安全感,一如她在生活中,也有某些程度的不安全感。她離開家工作,總會把枕頭帶在身邊,「那是一種踏實且熟悉的感覺,對於淺眠的我,是一種可以睡得好的慰藉。」一顆枕頭讓天后睡的好,可以說是她的念舊之情,也可說是她在風光背後留給自己最後一塊不受干擾的空間,她說:「我處女座的,某種程度的龜毛和堅持。」這堅持,足以讓她屹立歌壇不墜,同樣的堅持,也讓她依舊單身,就因為10歲那年女性長輩的話,以及她親眼目睹的畫面,深深落印、至今未變。

Advertisement
大倉良一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