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失聯老友的來信

Share

最近收到一張卡片,拆開一看,是失聯十多年的老友寫來的。

十八年前,老友四十五歲正值壯年,高薪退休、創業追夢。因為信任他,我也成為他的股東,可惜後來經營遇到瓶頸……朋友合夥就是這樣,成功還好,不順的話,他不好意思聯絡我,我怕他有負擔、也不好打給他,於是朋友、投資都像瓶中信,消失了蹤影,但我跟老婆始終相信他不是這種人,相信他一定有難言之隱才斷了音訊。

十八年後,以為沉入海底的瓶中信居然有了回音,喜悅與意外可想而知,而且他還附上財務報表,說公司股價終於回來了,半年後可望發放股利。回家立刻與老婆分享,最高興的不是可以獲利,更為自己開心,因為我們都沒有看錯人!

創業從來不容易,多少事業多少股東前仆後繼,成王敗寇轉眼間。有人說拍電影風險大,不知道那部片會中,有那項事業簡單?時間精力金錢投下去,誰都說不準會在什麼時候開出什麼花,有多少人能守得雲開?

老友事業在兩岸,他說跟台灣聯絡少,但常讀我們專欄,就像每週還能與我聊聊天。想到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還有人默默看專欄關心著我,我的專欄還能給他一些力量,心裡一股暖流流過。

精神學家大衛霍金斯研究各種情緒後發現,憤怒並不是最傷人的,羞愧才讓人萬分痛苦,我想,老友這些年過得一定辛苦,因為合約是承諾,無法履約會帶來羞愧,因此夜以繼日的努力,他不想委屈我們這些股東,我們也不曾委屈了他。正因為每個人都曾受過委屈,嘗過羞愧的滋味,更不該在任何事情上讓人受委屈。

弊案絕對要查,但媒體、名嘴毫無證據就未審先判,或是罵人渣、甚至賤種,不委屈人嗎?他們是否想過每個人都有妻有子,當孩子有天知道父母無辜卻遭指控,從小活在不平與憤怒中,對孩子多不公平!我常想當年的白色恐怖,親人無辜被帶走,孩子真的會恨政府三輩子。

現在的名嘴更厲害,他們知道只要成功炒起一個議題,就能上三個月通告,放炮越多、活得越久,何樂不為?當整個社會都有極佳的正義感與極差的判斷力,絕對是個大悲劇,就算是必要之惡,你我都應該慎之,慎之。

最近網路上有個廣告很有趣,廣告是說當古代名人有什麼好? 岳飛,屈原,王寶釧也受委曲,坐冤獄的坐冤獄,跳河的跳河! 希望數十年後的網路廣告,不要看到我們很熟悉但是又委屈的名字出現。

本文出自《今周刊》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