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戀人碎語,裝著幸福的箱子到底在哪裡?

很久很久以前開始,接著還持續了很久很久,我都在學著村上春樹寫文章的方法,寫下我的世界。

 

彭浩翔似乎也是。

 

「對我来说,1992年發生了兩件大事,我讀了村上春樹的小說和結識了季子。兩件事都影響了我許多,而且還是一起發生的。」,彭浩翔在某篇文字裡這麼說。

 

雖然在1992年之前,村上春樹已經出版了好幾部作品,不過我似乎也是在那年之後才開始閱讀村上春樹。差不多,彭浩翔長了我兩歲。顯然從那一年開始,整個世代寫文章的思考方向都被影響了,至

少在台灣、香港和日本肯定是這樣。

 

「…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又是在哪結束,我一點都不記得了…」,這就是村上春樹體標準句型之一。

 

形容起人生,實在是相當貼切。

 

彭浩翔把他17歲開始,一直到近年來所有的散文,交由出版社「凱特文化」整理成了<<有關我在裝作正常人方面的嘗試>>這本書。因為都是他生活過程中寫下的相當真實的情感,所以讀著讀著,也

不免會想起當時的自己。

 

所有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又是在哪結束的?真的一點都記不得了。記得的只是當年那麼在乎的要死要活的心情。

 

若當年就知道未來的我,根本一點都不在意這一切正在發生的,有些甚至還忘得一乾二淨了,不知道那個時候的我還會不會有那麼多的喜怒哀樂?

 

咦?這好像也很村上春樹體。

 

好不容易擺脫的文體,讀了彭浩翔的散文,它,又回來擾人了。

 

前不久去聽了周華健的演唱會,其中有一首歌,聽來嚇人。那是<<你現在還好嗎>>,娃娃的詞是這麼寫的:

 

“…你現在還好嗎?是否過著你想要的生活?

 

我不能為你做到的是不是你已擁有?

 

你現在還好嗎?是否還是那麼苦苦執著?

 

有沒有人讓你真正地快樂?…“

 

坐在台下,想著這每一句歌詞的我的答案,我想,這正是周華健演唱會設下的陷阱。

 

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我很好,雖然是沒什麼錢,但完全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身邊所有相識的人,都能讓我快樂,真的。

 

我老是會回想起小的時候,自己幻想過的“未來的我的模樣”:是開車的、是有間獨自居住的屋子的、住在市中心、從事媒體業、穿著自己喜歡的打扮、短髮、有個長頭髮的男朋友、養很多貓。

 

現在的我,就是過著這樣的生活。

周華健在演唱會快結束的時候,問大家:「如果這些歌詞給你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為什麼自己心裡還是會有一個角落,是很寂寞的呢?」。

 

陷阱露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