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想我眷村林青霞

周末看了兩個眷村,一個在北投、一個在三重,進入旁人眼中處處違建的破瓦破巷小路,聞著熟悉紅磚矮房散發出的氣味,像走進夢裡。這裡,就是眷村孩子心中的天堂。

 

朋友說,現在政府開放投標,老眷村可望BOT委外經營,聽了好心動。雖然自家眷村早拆了,還期待其他眷村保留一座是一座,搶救一村是一村,總要有個地方儲藏集體回憶,有記憶才有感情,不然後代怎知先祖是怎麼來的,也無從得知當時的眷村女孩都像林青霞、有種颯爽的外省婆英姿,男生則一副屌樣,老遠就看得出來。看著現在第三代孩子的臉,找不到這味兒了。

 

一直希望能有個眷村主題樂園,讓孩子們過過我小時候的生活,在走不盡的迷宮小巷裡躲貓貓、推開家家戶戶紗門,一路「砰!砰!砰!」地穿梭奔跑,該有多好!只是一聽到BOT三字就頭昏,現在社會氣氛是打擊「關係」,一旦參與政府任何標案,便像黏入蛛網,無法全身而退。

 

偏偏台灣是個很擠很擠的地方,擠到馬英九與蔡英文會出席同一場婚禮,蘇貞昌與郝龍斌可以在同一場告別式比鄰而坐,遑論王院長與柯總召天天碰面也不奇怪,牽來牽去大家都有關係,很難不認識誰。北部政商如此,南部的草根感情更強,不搏感情就不在地不夠local,每個人都糾結在複雜無比的人際網路中,得標之後再守法、再按規矩辦事也沒法撇清,為了不讓彼此麻煩,還是別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