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人生的坎站

Share
好友父親上周度過95大壽,這場壽宴很有意思,第一代在二十五歲之前、台灣還是日本殖民地,因此習慣講日語與台語,我朋友這代做生意講國語,有些第三代在外國長大,用吃力的國語夾雜英語越洋錄影祝壽,場內各種語言都聊得通。老壽星上台唱歌,明明是「我一見你就笑」,他開口便接「望春風」,國台語自由變奏,大家聽得很高興。

他們是標準的雲林台西家族,父親年輕時要下田、養豬,後來在糖廠上班當公務員,曾因支持黨外遭白色恐怖徹查,幸好平安無事。從壽星的照片集錦看得出人生幾度轉變,每次遇到坎站,熬過去,又是另一段好運的開始。

人生多半如此,有時順有時逆,像電影「鳥人」的主角,當他戴著面具演超能力鳥人,名利雙收,應該是順境;但他覺得這角色沒有藝術價值,渴望脫下面具演戲時,劇評笑他「你是名人;不是演員!」讓他糾結走上絕路。這角色的兩難在於一邊是有能力卻知是假,心靈不自由;真卸除偽裝,現實反而更空乏。多數人都有這種煩惱,不知該選哪個。
 
有些人的坎站在人。有人說,台灣特色是對於弱勢極有愛心,對朋友的成功卻吝於鼓掌。很多人忌妒眼紅朋友的成就,而且越熟悉、越討厭,大抵是因為覺得彼此條件差不多,為何成就天高地遠,更恨死了!難免覺得對方失敗遠比自己成功更開心。但另一部電影「進擊的鼓手」提出了不同解釋,正是因為太像、太接近,才更難以和諧相處,片中天才老師對天才學生多方壓迫,逼得對方求生不得,但最後,最了解彼此音樂的還是這對互相折磨、厭惡的師生。

坎站多半是個性造成,其實真不需要太多,往往只要一奈米、一滴滴的進步,就能快樂,這道理我很晚才懂。因為個性急,我應該是同年齡喝水嗆到次數最多的人,生活步調上也習慣快又多,小時候忙讀書、長大忙考試忙就業、忙養家,連運動也落得一身痠痛,因為沒空做足熱身就上場。但人生真需要麼多、這麼忙、這麼趕嗎?過多的人會擁擠,心靈擠進太多的東西,就無法開闊,更找不到快樂、找不到自己。
 
年關將近,各種運勢預言出爐,人生不就十二星座與十二點生肖的種種組合,有人多點機運,有人遇到坎站,有時犧牲些未必是壞事,就像鳥人後來他…我不能劇透(現代流行語,就是洩漏結局),趁年假自己去看吧!預祝各位新年快樂!

本文出自《今周刊》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