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新春處處有神蹟

今年過年決定那裡都不去,反正不論到那兒到處都是過年假的華人。像我有個大陸朋友興沖沖帶著父母到義大利玩,他說,媽打開威尼斯水都的旅館窗子往外看,告訴他,「這那是威尼斯,明明就是蘇州河!」因為水道上全是陸客。

 

以往過年期間台北頓成空城,今年完全沒差,那裡都人多。像除夕在百貨公司擠著買菜、大年初一到北投擠著洗溫泉,可以聽到孩子用各種語言喊媽媽,有京片子、廣東話、越南話、甚至泰國話,遊客中還挺多外縣市的新移民。

 

一個移民社會可以集各家之長,像美國奧斯卡金像獎今年把最佳導演頒發給「鳥人」的墨西哥裔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導演上台把獎項獻給了墨西哥人民,他祈禱同胞們能共同建立更好的政府及墨西哥移民能贏得更多的尊重。台灣也是個移民社會,移民們留下各種文化,像客家福佬文化、像所謂的外省文化,但我們也該想想,此刻的我們是不是夠尊重來自各地的新移民,他們未來又會帶給我們大家什麼力量。

 

新春期間經過南京東路,看到長長人龍排隊,原來是某宗教團體聚會。過年透過宗教祈福,無可厚非,只是現代人往往把「信仰」與「信任」混為一談,將希望寄託在旁人身上,希望旁人加持、希望見證神蹟,反而迷失了方向。像許多人拜關公求發財,但記憶中三國的關公根本不管錢,祂代表的是信用與義氣,原意在鼓勵信眾以信用與義氣經營生意,自然會成功。若自己不知努力,光寄託希望在旁人身上,只怕寄託越高、失望越大。

而政治人物也懂得利用宗教行銷,像柯市長短短時間從素人變英雄,似乎也習慣當政治人物,一天之內走九廟,所到之處民眾不看神明、光看他,紛紛伸手摸他,不知是不是也能神蹟加持。好在柯市長到處嗡嗡嗡沒空打牌,不然猛讓人摸背,恐怕 …!

 

而馬總統的過年除夕談話則像有些春節特別節目,幾乎沒人討論,恐怕也沒人注意到他祝福大家「民富國強」,而不是我們聽慣的「國富民強」,我猜這微妙的變化應是擔心名嘴抓住「國富」二字大作文章,說這是「國民黨富」 …在台灣,當人氣夠旺的時候,說什麼都對!但人氣不夠強,任何小錯可都不能犯。

 

過年窩在家裡看書也是一大爽事,朋友用一個禮拜猛讀易經,一周下來終於化易為繁,愈看愈糊塗,我跟他說易經就是看自然變化,舉例從對方最近看啥書就知心向,我過年就看了:野心時代,壽司之神,世界情婦史⋯我靠!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