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張艾嘉:講到愛,幾乎沒有辦法撇開『你從哪裡來?』

 

當我們闖進張艾嘉的旅館房間時,她緩緩地轉過身來,定定地看著我們,露出燦笑。那一刻,我們彷彿處在一部瓊瑤三廳電影裡,望著有些癡了。人生若是部電影,大概只有愛上女主角的導演,才會用這麼深情地方式,給她這樣一個慢動作的鏡頭吧。即便張艾嘉這幾年已經很少拍戲了,她骨子裡那股絕代風華,還是一點也藏不住。當她換上了我們為她準備的黑色絲質襯衫、長褲,直挺挺地站在鏡子面前,嘴角淺淺一牽,問我們:「好嗎?」那股氣場簡直帥死了,張艾嘉的美,一直都帶有一種佻韃。

 

懷念台北的氣味

算算,住在香港的時間,已經比住在台灣的時間要多了,但張艾嘉電影裡依然有著濃郁而揮之不去的鄉愁。就好比她的新作品《念念》中,有許多我們熟悉地再不能熟悉的氣味:電影的一開頭,梁洛施站在頂樓望著台北的天空,環視那高高矮矮、新舊交錯的大樓;接著,她和張孝全在天橋下昏黃的燈光接吻,那是暗巷才?釀得出的曖昧;還有她在捷運文湖線上那像被洗盡了掏空了一般地發呆神情……關於台北,張艾嘉似乎從來沒有離開過。

 

「我很訝異,因為妳已經不是第一個說,我把台北呈現的很真實。我常常在路上亂逛,大部分是為了找景。我甚至會搭公車,上了公車不知道要去哪,之後很快到了郊外,這就是台北的感覺。台灣……有很美的地方,可是鏡頭也拉不遠,因為一拉遠了就看到旁邊的雜亂。但往上看台北的天空,我反而發現台北在亂中找到自己的規律。」


面對台北,張艾嘉有很多複雜的情緒:「看到它好的時候妳會高興,看到它不好的時候妳會生氣,甚至會生氣到不想回來。這是一種剪不斷的親情。」但不論如何,她還是懷念台北的早晨,「因為只有在早晨的時候,它有一種寧靜。這時候妳還可以找到的當年在台北的那種樣子——清晨的空氣、鳥叫聲、清道夫,趕路的人,這時他們的臉上還掛著笑容,不過一到九點十點,就變了。在清晨台北的某些東西,還是我懷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