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張孝全:「我會照顧我喜歡的人,但是沒辦法時時刻刻….」

林青霞說他是戲裡的一顆鑽石,我說他是來自風中的旅人,經過時,讓夜也變得不羈。從《女朋友。男朋友》到《念念》,張孝全似乎成了藝文小生,但他不在意別人眼中的他,「演戲是我喜歡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快樂就好。」

 

 

單行道不回頭

18歲,他在捷運站被導演易智言發掘,本來要演《藍色大門》裡面陳柏霖的角色,後來角色不是他,但張孝全就此走上了表演的單行道,沒再回頭過,「現在要我去想,如果自己不當演員要當什麼,我想不到了,因為我都沒做過那些職業。」他說。

 

或許是因為外型的野性使然,有一段時間張孝全總是演浪子居多,他本人也帶點桀敖不馴的感覺,但那反而呼應他本質上的純粹,也或許是因為出道的早,張孝全身上還留有一種大男孩的氣息,儘管是慢熟的人,隨著話題逐漸深入,張孝全並不介意分享自己如何詮釋別人的人生這趟旅程,「過去的這一年來,我改變了工作的習慣,一部戲拍完接著一部,我以前通常拍完一部戲就會休息一陣子,近來有時候也在想,也許一年只拍一部就夠了。」正因為這一兩年接續著拍戲,從去年底開始他一連有幾部電影即將陸續上映,作品量一下子大了起來,張孝全認為其實這樣的狀態或許也未必是最好狀態,「因為都沒有中斷,所以可能對於演戲這件事情沒辦法那麼地投入,我也不太會去形容這種感覺,只覺得也許在兩部作品之間還是應該要休息一段時間比較好。」

 

他喜歡演戲,也說其實作為「張孝全」本人不去被角色影響是很難的,並且承認,當演員一旦接了一個角色,無論上戲、下戲,那個角色就是多多少少的都會跟著自己,而他習慣了,也沒那麼多的抗拒,「我演過很多不同職業的角色,而看護和消防員對我來說都印象很深刻,滿有趣的。」

 

 

交錯的思念裡

因為張艾嘉的新作《念念》上映在即,我們才和張孝全有了採訪的機會。儘管距離《念念》殺青已有一年多時間,這中間張孝全早已又接演了幾個作品,但他談起《念念》裡所飾演的拳擊手阿翔還是有很多的感受 。

 

外界說張艾嘉給予張孝全在演出上極大的自由,對此張孝全表示並不全然,「導演的信任其實也給我另一種壓力,我知道我必須要更去自我督導、更小心,而且其實張姊也還是會和我討論,並不是完全地交給我自由演出。」《念念》講述三個年輕人交錯在一起的故事,各自有他們對於思念、一念之差、念念不忘的追尋與掙扎,張孝全飾演的阿翔這個角色很想打拳、冀望讓早失聯的父親看到他的認真、但是無論再努力卻都好像抵達不了夢想的彼端,其實是有點沉重的角色,張孝全的表現成熟自然、領人入戲;而在劇裡除了有張孝全對父親的思念,也有愛情線,梁洛施飾演阿翔女友,兩人在劇裡的個性都比較冷靜,卻反而將一對交往多時情侶的那種平淡又熱情的互動刻劃入骨,「他們兩個都冷冷的,但碰在一起就像兩把火。」多年來,總是打不進決賽,梁洛施想勸阿翔放棄,但阿翔聽不進去,面對角色傳遞出來的特質,張孝全不諱言阿翔這個角色很真實,「人性都是自私的,阿翔這個角色或許是有他自私的地方,因為他真的很想把握那可能是他拳擊生涯中最後的一次機會,所以我懂那種糾結。」

 

 

談起電影,張孝全亦特別提及了一場他和王識賢的對手戲,王識賢是從小訓練他的教練,亦師亦父,「那場戲情緒很重,我很早就開始準備,也很緊張,就在我要爆發的那一個當下,張姊突然喊停,我當下只覺得為什麼要停?我都準備好了,但是其實停下來是必須的。」表演回應故事,回應人生,有很多抽象的思維無法言語,「張姊只是要我去停下來,不要框住自己,像她要我想想小阿翔的倔強。」

 

看似成熟,但他內心還是有那害羞、靦腆的特質,唯有面對表演的時候,張孝全很清楚這是自己樂在其中的事,從《淚王子》、《女朋友。男朋友》、《被偷走的那五年》到《念念》,張孝全並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他,表演者是他,他知道他已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閱讀者是你我,張孝全說每個人都擁有開放解讀他演出的權利。作為一個男人,他可以只有一種魅力,但是作為一個演員,他必須要擁有的魅力就多了,張孝全屬於天生演員,不算多話,卻總是能在戲裡確實詮釋那百轉千折的男人的樣子,他也坦言:「電影是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