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張孝全:「我會照顧我喜歡的人,但是沒辦法時時刻刻….」

Share

林青霞說他是戲裡的一顆鑽石,我說他是來自風中的旅人,經過時,讓夜也變得不羈。從《女朋友。男朋友》到《念念》,張孝全似乎成了藝文小生,但他不在意別人眼中的他,「演戲是我喜歡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快樂就好。」

單行道不回頭

18歲,他在捷運站被導演易智言發掘,本來要演《藍色大門》裡面陳柏霖的角色,後來角色不是他,但張孝全就此走上了表演的單行道,沒再回頭過,「現在要我去想,如果自己不當演員要當什麼,我想不到了,因為我都沒做過那些職業。」他說。

或許是因為外型的野性使然,有一段時間張孝全總是演浪子居多,他本人也帶點桀敖不馴的感覺,但那反而呼應他本質上的純粹,也或許是因為出道的早,張孝全身上還留有一種大男孩的氣息,儘管是慢熟的人,隨著話題逐漸深入,張孝全並不介意分享自己如何詮釋別人的人生這趟旅程,「過去的這一年來,我改變了工作的習慣,一部戲拍完接著一部,我以前通常拍完一部戲就會休息一陣子,近來有時候也在想,也許一年只拍一部就夠了。」正因為這一兩年接續著拍戲,從去年底開始他一連有幾部電影即將陸續上映,作品量一下子大了起來,張孝全認為其實這樣的狀態或許也未必是最好狀態,「因為都沒有中斷,所以可能對於演戲這件事情沒辦法那麼地投入,我也不太會去形容這種感覺,只覺得也許在兩部作品之間還是應該要休息一段時間比較好。」

他喜歡演戲,也說其實作為「張孝全」本人不去被角色影響是很難的,並且承認,當演員一旦接了一個角色,無論上戲、下戲,那個角色就是多多少少的都會跟著自己,而他習慣了,也沒那麼多的抗拒,「我演過很多不同職業的角色,而看護和消防員對我來說都印象很深刻,滿有趣的。」

交錯的思念裡

因為張艾嘉的新作《念念》上映在即,我們才和張孝全有了採訪的機會。儘管距離《念念》殺青已有一年多時間,這中間張孝全早已又接演了幾個作品,但他談起《念念》裡所飾演的拳擊手阿翔還是有很多的感受 。

外界說張艾嘉給予張孝全在演出上極大的自由,對此張孝全表示並不全然,「導演的信任其實也給我另一種壓力,我知道我必須要更去自我督導、更小心,而且其實張姊也還是會和我討論,並不是完全地交給我自由演出。」《念念》講述三個年輕人交錯在一起的故事,各自有他們對於思念、一念之差、念念不忘的追尋與掙扎,張孝全飾演的阿翔這個角色很想打拳、冀望讓早失聯的父親看到他的認真、但是無論再努力卻都好像抵達不了夢想的彼端,其實是有點沉重的角色,張孝全的表現成熟自然、領人入戲;而在劇裡除了有張孝全對父親的思念,也有愛情線,梁洛施飾演阿翔女友,兩人在劇裡的個性都比較冷靜,卻反而將一對交往多時情侶的那種平淡又熱情的互動刻劃入骨,「他們兩個都冷冷的,但碰在一起就像兩把火。」多年來,總是打不進決賽,梁洛施想勸阿翔放棄,但阿翔聽不進去,面對角色傳遞出來的特質,張孝全不諱言阿翔這個角色很真實,「人性都是自私的,阿翔這個角色或許是有他自私的地方,因為他真的很想把握那可能是他拳擊生涯中最後的一次機會,所以我懂那種糾結。」

談起電影,張孝全亦特別提及了一場他和王識賢的對手戲,王識賢是從小訓練他的教練,亦師亦父,「那場戲情緒很重,我很早就開始準備,也很緊張,就在我要爆發的那一個當下,張姊突然喊停,我當下只覺得為什麼要停?我都準備好了,但是其實停下來是必須的。」表演回應故事,回應人生,有很多抽象的思維無法言語,「張姊只是要我去停下來,不要框住自己,像她要我想想小阿翔的倔強。」

看似成熟,但他內心還是有那害羞、靦腆的特質,唯有面對表演的時候,張孝全很清楚這是自己樂在其中的事,從《淚王子》、《女朋友。男朋友》、《被偷走的那五年》到《念念》,張孝全並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他,表演者是他,他知道他已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閱讀者是你我,張孝全說每個人都擁有開放解讀他演出的權利。作為一個男人,他可以只有一種魅力,但是作為一個演員,他必須要擁有的魅力就多了,張孝全屬於天生演員,不算多話,卻總是能在戲裡確實詮釋那百轉千折的男人的樣子,他也坦言:「電影是我的生活。」

深情的不馴

他從不覺得自己性感,事實上,他覺得去回答自己是否性感很奇怪,臉上同時湧上淡淡羞澀,「別人怎麼看我,我無所謂。」

張孝全是有自信的男人但他不怎麼自戀,他可以偶爾為宣傳拍照但他不自拍,似乎與生俱來就有一種孤獨深沉的特質,這特質容易帶領人走入一個男人變身為表演者的時刻,但張孝全也不是那麼地寂寞,他的生活很健康,他享受愛情、愛衝浪、愛跑步,有一段時間他迷上夜騎,除了演員的工作,張孝全也很享受活在生活裡面,身為LAB SERIES雅男士代言人,熱愛運動的張孝全膚質確實很好,他笑說自己現在會做簡單的保養,但也坦言以前年紀輕一些,連保養都不需要,「其實我覺得運動就是最好的保養,像我以前皮膚更好,什麼都不用擦,年紀大了一點,體力、臉色,什麼還是有差,所以還是需要保養、維持,年輕時可以幾天熬夜不睡覺,精神照樣很好,現在只要前一天熬夜,隔天每個人都知道我熬夜了。」原來帥氣如他也會有一些時間經過的感觸,雖然他只是這麼輕描淡寫笑道,也沒在害怕歲月撲面而來。

面對愛情,張孝全自認自己是浪漫的人,「我想我的浪漫是在體貼上面,我滿會照顧我喜歡的人,我會盡量體貼,但是沒辦法時時刻刻就是了。」時常詮釋情感專一的男人,他是需要愛情的人,他雙眼裡的深情也總跟著他走進角色裡面,我相信正是這樣的深情,讓許多導演愛上他這個演員。還想演什麼?好朋友楊祐寧曾說他和張孝全一起在偶像劇裡出道,經過10多年,兩人都成熟了,希望一起挑戰《頂尖對決》這類作品,張孝全笑著說:「好啊,如果是和祐祐一起的話,那我要演壞人。」為什麼想詮釋壞人的角色呢?他說雖然演過不少角色,也多少演過一些使壞的角色,不過似乎沒有真的演過極壞的反派角色,所以內心頗為躍躍欲試,那麼多壞男人的角色種類,是否也願意嘗試花心大蘿蔔?張孝全先略帶孩子氣的說:「我說的不是這種壞。」但隨即又體貼說:「好啦,也是可以,我願意。」他雖然生性狂放、不好捉摸,骨子裡其實親切溫柔。

演員都在別人的小說裡面寫自己的劇本,他握有一把鑰匙,想要進去就進去,作為一名演員,張孝全越來越成熟,他走在無法回頭的單行道,如果只能往前,也是一種專屬於浪子的傲氣與自信。

張孝全

1983年出生。電視劇、電影演員。2012年以電影《女朋友。男朋友》獲得第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並獲第49屆金馬獎提名。2013年,張孝全與白百何主演的電影《被偷走的那五年》創下票房佳績,新作《念念》即將上映。

電影是我的生活,我知道我在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且樂在其中,剩下來關於觀眾對「張孝全」的看法,我不介入,開放大家解讀。

衍伸閱讀:

張孝全:喜歡就去做,既然要做,就好好做

【姊妹淘專屬】他們都是同志天菜 但女人也好愛

【娛樂報馬仔】三角關係?張孝全過夜萬茜 左摟陳匡怡

Advertisement
柯夢波丹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