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沒情人鼓勵沒情人

Share

陳奕迅在〈失戀太少〉唱道:「要每一根火柴全為這一刻燃燒,就當普天之下情人節只得數秒。」

這首歌詞是我在二○○一年情人節晚上寫的。當年身邊很多感情發生問題的朋友,剛失戀的,在這天為失去了擁有過的特別難過,久未嘗過拍拖生涯的,在這天特別容易妒忌,於是把心一橫,把明天要交的歌詞寫一首為沒有情人的人如何看待情人節。

每一根火柴全為這一刻燃燒:真正的愛情不過是一剎那的火花,長度不為人之意願轉移,不可能擔保剛好在二月十四日這個人為的日期依然燒得燦爛。日子那麼多,火柴那麼短,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何必在乎一日之間的得失?夠聰明的,就當普天之下情人節只得數秒,那二十四小時,可長可短,全繫乎一心。這是那首歌的主旨。

可能被逼寫情歌太多,身邊人在欲求未滿的關頭,最喜歡把我的耳朵和嘴巴當救生圈,所以我記憶中的情人節都要扮演感情社工,用一些知易行難的道理來開解他們,累得要命之餘,我衷心覺得在這些無謂的節日能夠幫到或只是敷衍到失意人止渴,比跟愛人為應節而吃餐飯看場電影,再上一個一盒火柴長度不到的床更有意義。在情人節為沒有情人的人解圍,自己也從而對節日與感情的問題解套,得著,多於一個情人終將過期的吻。

幸也好不幸也罷,近幾年的情人節都這樣過,當我想盡辦法有效地勸導朋友的時候,原來漸漸接近莊子所說的無我。因為忙於把感情問題哲理化扮社工,就把擁抱與甜言由實變虛。

本文出自《原來你非不快樂》 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遠流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