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看來我是你心裡永遠的從缺

手機來電,顯示號碼又是這個傢伙。

 

因為在香港,因為正在忙,我沒接,他也沒留下任何訊息。忙完,回了訊,結果直到我回到台灣都三天了,他才突然想到似的回了我幾個字:「沒事,只是無聊就想到你。」。

 

對著訊息,翻了白眼,忍不住發出一聲嘖。

 

認識快要二十年了,總是如此,好像全世界再也沒啥事好做的時候,就會想要來尋找一下「過場」能做啥。剛開始我總會一頭熱的陪聊、陪玩,想說他都還會想到我,好開心,好得意,好自以為在他心裡我肯定有個什麼特別的位置。

 

一晃眼多年過去了,當我真的擁有能真心相處的美好關係時,才發現我在他心裡的那個位置,應該叫做從缺。

 

第三十七屆電影金穗獎頒獎典禮在三月二十七號舉行,很開心這次依然可以主持頒獎典禮和入圍記者會,因為這樣我就能再次早早看見所有的入圍作品。

 

金穗獎每一屆愈辦愈大,報名參展的短片們愈拍愈好。今年甚至連文化部次長致詞的時候,都把規格拉高到「他心裡的小金馬獎」。的確,在台灣,除了金穗獎是短片的競賽之外,作品的完整性與品質,真的可以說是與完全職業等級的電影長片不相上下。

 

最後的大獎是「首獎」,其重要程度類似金馬獎項中的「最佳影片」。

 

頒獎人站在台上,公佈得獎結果,學生作品類首獎,從缺。

你可以想像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最後宣佈「最佳影片」是「從缺」嗎?當時全場的反應就類似這個假設。

 

觀眾席瞬間空氣凝結,然後驚訝迅速渲染, 頓時喧譁與安靜併列。

 

宣佈這個結果的,是知名影評人與影展策展人 鄭秉泓,是本屆金穗獎的評審之一。他拿著早就知道的結果,站在台中央,很為難的說出了這個評審團最後的決定。

 

從缺。

除了大家都知道的,李安、魏德聖、鄭文堂、周美玲、蔡明亮、易智言、楊力州、張榮吉…還有真的說也說不完似的很多很多厲害的影視工作者們,都是金穗學長之外,本屆金穗獎頒獎典禮上,每一個上台頒獎的導演,也都是曾經在金穗獎得過獎的。

 

 

他們頒獎的致詞,都分享了他們在金穗獎得到肯定之前,被「退貨」不斷的慘痛經驗。

但是現在的他們呢?

 

 

<<花吃了那女孩>>的陳宏一導演在廣告界、唱片界以及電影上都有著極強烈的個人風格,深受特殊族群擁戴。姜秀瓊導演獨特的既濃烈又看似輕輕放下的情感,<<乘著光影旅行>>讓她得到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去年首獎得主<<神算>>陳和榆導演受到眾多投資者青睞,紛紛接觸希望能把他的短片拍攝成長片。

 

談話歸談話,但在典禮最後,就剛好出現了這麼一個非常需要以上激勵人心的談話的戲劇性的結果。

 

從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是否就是曾經好重視,也以為自己是對方最重視的人,結果後來發現每次他找你的時候,總是他已經再也找不到任何人的時候。

 

並且,他也就只有給你一通未接來電的機會。

 

沒接也就算了,可能他正在打的時候,就已經不希望你接起來。

 

學生作品類的「首獎」,結果是「從缺」。一開始在典禮上盛讚大家本屆表現的如何優異的眾嘉賓談話,瞬間墜入了「場面話」的籮筐裡,被以廢話對待之。

 

不是說表現的很好嗎?那為什麼連一個首獎都給不出來呢?

 

我不是你很重要的人嗎?那為什麼連回一個簡訊都可以拖個三天?

 

宣佈「從缺」的評審 鄭秉泓 ,知道這個決定肯定讓入圍者們不好受,他很努力的解釋著原因。簡單轉述其,就是本屆沒有那種「一看就覺得有冠軍相」的作品。

 

我想,類似,「你很好,但是…」,他說,「啊,等一下我有插撥,我先接喔。」,我傻傻等著他會在插撥電話講完之後回到我這線上,但是並沒有。

 

看來我是你心裡永遠的從缺,而在那麼多年之後我突然發現,其實在我心上,現在的你,也是了。但似乎我們也都各自過得不錯。

 

如果沒有如此這般的「從缺」經驗,想必我無法找到真的屬於自己的世界。

就像 鄭秉泓 在網誌裡分享的評審心情,結尾他寫道:「(前略) 身為評論者、身為老師、身為評審,我還是覺得應當從嚴批評。唯有如此,他們才有可能真正體會,然後進步。」(出自 鄭秉泓 臉書網誌「第37屆金穗獎評審後記——尋找突破框架的台灣短片」)

 

借來分享給所有正遇見被當作「從缺」對待的妳和你。不管是作品,還是關係。

 

★關於三十七屆金穗影展:

 

3月20日至3月29日於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行

 

巡迴將於3月30日至5月3日於全國各地放映

 

28、29兩日有「金穗得獎影片加映場」,地點在「 光點華山電影館」,免費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