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因為寂寞,所以不寂寞。

Share

新光影城的2廳裡,大約已經八成的觀眾入座。隨著放映時間漸近,還沒到位置的人腳步小小加速,已經在位置上的人交談音量放低了一些。

我再次調整手邊包包的角度,再次把交叉的雙腳換邊,再次確認電話已經關機。

時間到,我屏息迎接。

在銀幕再度亮起前,影廳內通常會有大約0.01秒的完全黑暗。

屬於我靈魂中那全然的安靜通常會在此時如約降臨,0.01秒。

然後,視線景框便會聚焦在銀幕上,聽覺被厚實的音軌包圍。

電影開演前的這瞬間的黑,讓我從內心最深的地方開始向外展延開一種幸福的覺知,很踏實的、很堅固的、很明確的。

幸福到我會在黑暗中微笑起來的那種程度。

第一次感受到這種獨特的奇妙,是高中的時候。

某天,我和某人吵架,某人讓我很氣,我決定讓他更氣,所以我跑去躲起來。我隨便選了某家電影院,隨便的買了某部電影的票,開演前自己覺得好委屈,決定要等開演燈暗後大哭一場。

時間到,我屏息等待,燈暗、安靜。銀幕再度亮起前有0.01秒的完全黑暗。

原本打算應該要從這時開始哭泣的我,卻在剎那覺得自己好輕鬆、好愉快、好自由。

好幸福啊!我內心最深處這麼吶喊著。

這讓我太驚訝了。原本應該寂寞兮兮,可憐的要死的我,卻反而得到了救贖似的,幸福到在黑暗中微笑了起來。

當時到底是和誰吵架、又是為了什麼,現在想起來,早就不記得了。記得的只有那初時的憤怒,和後來意外的幸福感受。

這次在新光影城看的電影是「2015金馬奇幻影展」的<<野獸冒險樂園>>,剛好是一部充滿憤怒的電影。

故事中的小男孩「麥克斯」討厭姊姊和媽媽的男性友人,因為這些人分走了單親的他應該得到的愛,他整身滿滿的憤怒。

她們讓他很生氣,所以他要讓她們更氣。他跑離了家,躲到一個不知名的島上。

在那裡,他遇見了七隻野獸。其中和他最投緣的那隻叫做「卡洛」,也跟他一樣,容易感到憤怒。一旦憤怒,就也不讓別的野獸感到好過,非得要讓別人也憤怒不可。

野獸卡洛一心要把他的家園建立成一個心裡所想要的「那個模樣」 ,但是到底是「什麼模樣」,牠卻沒有辦法說清楚。總之,就應該是一個「心裡面想要怎麼樣,就可以怎麼樣」的地方,他認為那樣才會快樂。

牠忘記了那個地方並不是只有牠一個人居住的,還有其他的六隻野獸。

就像麥克斯從來沒有意識到家裡不是只有他一個人,還有媽媽和姊姊。

他和牠因此都得不到自己心裡最完美的快樂,因為他們心裡最完美的快樂,是其他每一個共同生活的份子都得如他們心裡所想的一模一樣才行。

所以他們非常憤怒,憤怒這個世界上其他的人都不懂他們。

在電影的最後,離開家人好久好久的麥克斯,終於理解了他內心裡這無以名狀的怒氣。他沮喪的說,其實這些都是因為他很「害怕」。

害怕得到的愛會失去、害怕別人不喜歡自己、害怕沒有人聽他說話。

他害怕的躲起來了,卻發現這樣的他,才真正失去了那些他好怕失去的一切。

他害怕寂寞,卻變成最寂寞的人。

你害怕一個人看電影嗎?我的很多姊妹淘害怕一個人看電影,她們說這樣實在太寂寞了。我本來也是這麼認為,所以才會在那次的吵架後,想要躲進電影院徹底的自怨自艾,寂寞悲傷個徹底。沒想到卻認識了人生中少見的「實在」的快樂。

寂寞嗎?多多少少。因為笑沒人一起,觀賞心得沒有人能立刻同步分享。

但也是因為這樣的感受寂寞,便會發現我們其實擁有著許多,不管是親情、愛情、友情,這些在現實生活中老是讓我們憤怒與逃離的,在徹底的寂寞中,會發現其實很想念。

我們常常因為寂寞,才會覺得自己並不寂寞。就像憤怒的男孩「麥克斯」一樣。他在寂寞中,終於明白了自己其實ㄧ直擁有著他「ㄧ直想要得到的」ㄧ切。

如果不抽離開,永遠不會知道那是一種擁有,不會清楚所謂擁有究竟是一種什麼感覺。

試著離開一會兒吧,讓自己寂寞一下下。讓自己跟自己相處一下。

有的時候只需要那0.01秒,就很夠了。

「2015金馬奇幻影展」的「大銀幕,首發!」單元,是把當年無緣在電影院播映的電影,挑選幾部來做播放,《變腦》、《蘭花賊》、《雲端情人》的導演史派克瓊斯,改編繪本的《野獸冒險樂園》便是其中一部。這部2009年的電影,現在看來卻格外的貼切現在社會的氛圍。我們的生活圈中似乎隱隱然的埋藏著許多憤怒,每一個人都好容易生氣、好容易抓狂、每一個人都好不快樂。

我們內心裡的那個「麥克斯」,不知道何時才會遇見讓他能看見自己心魔的「野獸卡洛」?

「2015金馬奇幻影展」只到4月19號抓把影展的票券總讓我感覺相當富有。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