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一本販賣愛情的MENU,你要點幾號餐?

Share

「可是…我比較想要寫跟電影有關的書耶…。」我用緩慢的節奏堅定立場。

「可是…寫跟電影相關的書真的很難賣呀…。」他用堅定的節奏緩慢拒絕。

以上,是每一次有人想要跟我合作文字出版的時候,總會出現的拉鋸場面。

江湖上傳說,與電影相關的書籍,都很難賣。

這幾年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講著講著,就感覺好像變成真的了。

特別是,好幾個電影人朋友,出了電影的書之後,也都會這麼跟我感嘆著。

「我真的很喜歡你的文章,要不要試試看,把文中所有的“電影”都拿掉,只留下其他的呢?」,類似的事情終於是在這個人出現之後,有了一個小小的休止符。

他的要求一開始在我聽起來相當的荒謬,因為他口中那些有意思的文章,靈感全部來自於我看了的那些電影。這就像是一套完美的餐點,結果被要求把主菜拿掉,還必需得保留原本完整的美味一樣。

因為太荒謬,所以我把這件事情擱著。

但是我認真的去思考,究竟為什麼幾乎每一個欣賞我文章的人,最後都這麼跟我建議。

這些明明都由「那部電影」而來的內容,怎麼可能把「那部電影」拿掉,卻還能擁有一樣的感動呢?他們的建議,真的只是因為「傳說中,與電影有關的書都很難賣」嗎?

好朋友膝關節倒是又出了他的電影書,與上一本<<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一樣,還是把「愛情」與「電影」巧妙的包裝在一起。

很奸巧耶,我跟他說。

因為題材設定為「愛情」的書籍,永遠都是暢銷榜上最大宗,他把最暢銷的元素,與「傳說中」最難暢銷的元素,綁在一起了。這回他的書名,更是把「電影」二字拿掉,成了<<大人的戀愛>>。

太奸巧了啊!我大喊。

膝關節是我朋友中,很特別的一位。當年對他的崇拜,來自於他對電影的熱情,似乎每一部電影他都熟到不能再熟,他最常玩的遊戲,就是抓句對白來讓大家猜電影,不管大片小片,他總是能熟記,簡直天賦異稟。

但近年來,他的文章除了電影之外,突然來個超展開,房市、股市、政治、社會、音樂、旅遊、愛情,什麼議題他都能插上一腳,之所以是我朋友當中很特別的一位,就是因為他很容易在這些議題上惹毛我。

我幾乎沒有任何一位朋友像他一樣,舉凡上述種種議題的立場,都能與我天差地別到會讓我直接在臉書上開嗆的程度。我對他的火力,某天還引起朋友們的偷偷著急:「阿得好像和膝關節吵起來了,趕快去關切一下…」。

但他總是不管提出什麼說詞,總有辦法拿出他生活中實際的例子來當作背書。

房市、股市、政治、社會、音樂、旅遊、愛情,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一堆,他都好像真的很會,「就跟你說我做過啊/玩過啊/去過啊/認識啊/…」他老是這麼回答我的質疑。

那個叫我試著把文章中,「電影」的部份拿掉的朋友,在經過多次的對話後,我有點懂了他的意思。

試想,如果拿掉其中與電影有關的物件後,就不再能帶給任何閱讀者感動的話,這樣的作者,是不是也太可悲了?

我想,他是希望我多分享些與真實世界裡的我有關的思想與感受。

再說,我是應該花些時間在真實世界裡經歷著而不是只看著電影。

膝關節很有效率的在過日子,房市、股市、政治、社會、音樂、旅遊、愛情,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不管他的觀點是不是老與我南轅北轍,光是這點,他目前好像是佔了上風。

生活吧,不要都只讓自己活在別人的作品裡,雖然這樣很省事,傷春悲秋也不過就只是那麼一下下。而真正去生活了的那些人,卻得用生命來餵養我們這些懶惰鬼。

至於他的新書,我翻開目錄第一感受,就是覺得像本與愛情有關的MENU,販賣著愛情。而愛情相關的一切,又偏偏是我最不敢興趣的一塊(看,這又與他完全不同了。)

看著他書封外,書腰上大大的印著的那句話,「每個人都愛自己,勝過愛愛情。」我有點懂了。

「喂喂,這句話是你自己想的,還是哪一部電影裡面的對白呀?」我簡訊他。

「致青春。」他就簡短回了這三個字,然後我才發現,他的書裡面其實有寫這一部電影,只要我把它翻開來多看那麼一眼,我就會知道答案了。

但是我連翻都還拖拉著。就說我對愛情的討論真的完全沒興趣。

其實這部電影我看過,全名是<<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但是我完全不記得這句對白。而其實我也在專欄寫過,好像還是我點閱率算高的幾部電影文章之一,只不過我寫的是回憶,探討的是「回憶」到底是不是「想像」的這回事。

看來,想要販賣愛情,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辦得到的。

因為我真的愛自己,勝過愛情啊。

好吧,來讀一下膝關節這傢伙的新書好了,下次要反擊他也比較有力(我們究竟為什麼會變成好朋友的啊…),看著滿滿與愛情電影有關的目錄,突然想,如果愛情真的能像是點餐,那會是個什麼樣子呢?

好像真的也只能從愛情電影裡去感受這種「點一份愛情餐」的快感了吧?這部看完,就換下一部不同口味的愛情,膝關節還幫你分好類了。

閱讀進度還停留在目錄上,嗯,要先來份什麼樣的餐呢?MENU太繽紛也是種困擾,這小子看過的電影也太多了吧。這麼一想,似乎又回到當時那個讓我很崇拜的電影咖膝關節了。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