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偷聽和編劇

Share

在不同的公共場合聽別人聊天是件很好玩的事,也是做編劇可以用來練習編故事的方法之一。

前幾天我在廁所裡排隊,突然身後兩個女生大聲地在說:

「現在越晚結婚就越貴。」

「是啊!每一年都貴上幾個percent。」

「所以要結就早一點,不然就結不了婚。」

「對啊!我姊姊就是拖了半年,發覺所有東西都漲價了,到現在還沒結婚。」

很可惜到此我就得進廁所,不然很想知道如果物價一直上漲,這些女生會不會從此就不結婚了?或是為了要早辦喜事就匆匆找個人嫁了?結婚原來跟通貨膨脹的關係大過於跟愛情!

這是標準現代人的對話。我常常把一些聽來的對白放在我的劇本裡, 這些都是精采而有共鳴的對話。中文對白是最難寫的一環,尤其是台灣的國語文藝片,總令人感覺文謅謅,造作不夠生活化。

這個問題也請教過一位白話造詣高深的作家,他分析國語因為是國家的統一語言,必然偏官腔,好聽,但就是客氣,甚至有點假情假意。所以近年來華語片也回歸到港片要看廣東話版,台灣的本土台語令觀眾感到真實和親切,地方色彩首先就由方言開始。多數用國語發聲的電影常常歸類於時裝文藝偶像電影。西方的語言是屬於有節奏,有規律的(rhythmic),而中文是有調性的(tonal)。一不小心沒有處理好,包括對白寫得不好、演員掌握過多或過少,都會造成傷害。

我也沒有找到一個最好的解決辦法, 唯一能做的就是少用對白。有時候拍了一大段說話,最後都給剪掉。不說好過說,非得說的才說,還得演員說得好聽,真不容易啊!

我這種偷聽的習慣是很自然養成的,我老公常笑我狗耳朵。我坐在地鐵上、醫院裡、任何地方,我就可以聽到一些對話後,開始猜測那些人的關係、家庭背景、性格、目前的狀況、可能之前發生了什麼事。當然之前之後的多數是我編的。我可以越編越有趣,興奮半天。如果我記得把它寫下來,很可能某一段就會出現在某部戲裡。忘記寫的,就逐漸模糊,直到有一天在類似的情境下又聽到類似的對白,閃出了一些我庫存的畫面,然後我又可以開始繼續往下編故事了。

記得下次如果遇見我坐在你附近,說話最好當心些,你們都是我最好的資源啊!

本文摘自張艾嘉第一本創作書《輕描淡寫》大田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大田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