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額外的補助

Share

周末天氣陰沉沉,女兒從中部回台北,約好在台北車站附近接她。繞了又繞,不見人影,打電話去,她手機居然講到沒電!路邊警察拼命吹哨子趕車,那一口氣真長,鐵定喝了白蘭氏養蔘飲(此為置入性行銷)。車頂豆大雨點開始乒乒乓乓下,在這些吵鬧焦慮中,忽然想到1949年很多人等不到親人、就這麼兩岸相隔幾十年….繞到第四圈眼看就要骨肉分離,小女兒總算出現。忍著怒氣等她上車,沒想到她搶先碎碎念了起來,上帝說的真對,「原諒她,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以前的我會立刻罵回去,現在學著妥協,因為不只孩子變化、整個社會都變了,若總想用老方法控制場面、久了一定引發大地震,死傷慘重。如今之計就是順著變化走,多聽、少說,女兒可能有點意外我這麼安靜,開始聊她最新志向是當心理諮商師、但也想做髮型設計師。身為世界上她認為講話最沒道理的人之一,我說,這很好,因為最懂女人心裡想什麼的,往往就是她們的髮型師。

當然,小女兒還需要很多時間摸索她的未來,我身處在新媒體與舊媒體交界處,也不知前方是何種景象。最近讀歐普拉的新書「關於人生,我確實知道….」其中一句話說得真好,立刻抄錄如下:「如果你從事熱愛的工作,那你收到的每一分錢,都是額外的補助!」

這感覺我懂,年輕時覺得做節目好玩,每次發薪水都直接交給姊姊媽媽貼補家用,完全不在乎有多少。那時候我鳥蛋精光一個人,是魯蛇也是屌絲,長官放任我一頭熱的做節目、什麼都能開玩笑,不顧忌也不懂得忌諱,因此才能顛覆電視,那年代真的太美好了!

在你的人生中,是否也曾感受到這種「額外的補助」?不管新媒體、舊媒體或是任一行業,都只是框架,能全心投入做喜愛的事情,就是最大收穫!

只是最近有點尷尬,因為我輩四年級生已經從顛覆者變成受顛覆的對象;從挑戰威權、變成受挑戰的舊勢力,難怪網友們不計酬勞也要當「婉君」來顛覆我們。像最近搭計程車去公司,根本不必說松菸文創地址,光說「去弊案中心!」司機就瞭了!

這幾天想與小女兒分享「額外的補助」之美,鼓勵她做熱愛的事。發現她最愛講手機,事事可講、處處可講,講到沒電也不喊累,只是沒法賺錢,….而且…每一分電話費都是我「額外的支出」,看來該鼓勵她想個辦法打出個市場來!

本文出自《今周刊》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