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們就是不同國的,雖然我真的很愛你。

Share

看一場會迫不急待想要知道背後故事的電影,能讓我瞬間忘掉所有瞎事。

本週就看了這樣一部電影,<<法蘭克>>。

「法蘭克」是一個音樂奇才,以他為主導的樂團所創造出來的歌曲,乍聽都不成調,詞也莫名其妙,卻擁有難以言諭的魅力。他彷彿能幻化成世間萬物,用獨特的形容詞,生動的描述每一個當下,演出方式與聲音表達都怪得很迷人。

除了主唱法蘭克之外,樂團還有其他四個成員,有永遠臭臉只說法文的男生、幾乎不說話的女生、一直企圖自殺的鍵盤手,和被當成精神有問題的暴躁女人。

故事從一個熱愛音樂的年輕上班族「強」,意外進入了這個名字叫做「The Soronprfbs」(看完電影我都還不知道怎麼唸)的樂團開始。

小學的時候,我就像這個樂團的成員那樣,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怎麼說,只想盡情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幾乎沒有朋友,而我一點都不想去改變這件事。對我來說,要花心思去讓別人了解,是一件很無聊事情。

國中的時候,卻突然渴望得到團體的認同,我開始羨慕那些總是能帶領著團體的校園風雲人物。他們說的笑話大家一定會笑,他們建議的事項大家都覺得很對,甚至,大家都喜歡跟他們作一樣的打扮,說一樣的口頭禪。我改變自己,我想要像他們一樣。

到了高中,我終於了解我和那些風雲人物,終究是不同國的人。

他們看似獨領風騷,可是說的那套、作的那些,就是無法感動我,雖然我很想要像他們一樣能被眾人喜歡。

就像是「HBO或許很好看,但我比較喜歡轉到SunMovie」,類似這種意思。

不曉得還有多少人記得SunMovie春暉電影台?不重要,喜歡的人自然會知道的。雖然我很希望喜歡看SunMovie的觀眾,能跟喜歡HBO的一樣多。

後來便一面接受著「我的確想要獲得大部份人認同」的這件事,因為我喜歡的這些明明那麼屌。而同時我也接受了「我喜歡的這些永遠不會受到大部份人認同」的事實,畢竟很多我愛死了的東西,他們要不就收視、票房慘淡,要不就像SunMovie一樣,整個就消失了。

市場反指標,或許是個玩笑,但其中有沒有帶著自命驕傲,有的,當然。

這就是,你們不懂,我就不用理你。我不懂你們,所以也請別理我,之類的意思。

我做媒體,我是藝人,我在娛樂圈,我卻一直以當小眾為樂。並非我故意想要小眾,而是我喜歡的、有感覺的東西,偏偏不被大眾所接受。如果硬要為了大眾而改變,那我就會很不快樂,雖然我真的很希望能被大眾認同。

或許你也跟我一樣?我相信一定有人跟我一樣的。所以我們只能自命驕傲,畢竟沒有太多人願意幫我們驕傲。

因為不同國,就是不同國啊,這是完全無法勉強的事。

<<法蘭克>>的悲劇就來自於,不同國的「強」和「法蘭克」,試圖想要讓自己變成對方世界的子民。

想要獲得認同,進而懷疑自己,這樣的問題,似乎不是青少年或小孩子的權利,而是每一個人一生都在面對的選擇。

在星期三的光點台北,午後12:55,在隔了一個座位的右手邊那個男生,除了選擇了跟我一樣最後一排的座位之外,從頭到尾的笑點都跟我一樣。

連被劇情引得歎氣的時機也是一樣。

聽完片尾第一首曲子,他就先離開,我留下來等著字幕放完,繼續欣賞接續著的第二首片尾播放曲。

他從右手邊的通道出去,沒有看我一眼,我也沒有回頭去瞧瞧他的模樣。

心靈相通的開心何必非得一生相伴?偶然一個機緣就已經很讓人充飽電。就像法蘭克,不需要太多人懂他,只要一個克拉拉。

而她,連他的臉都沒看過。

是的,法蘭克一直戴著一個人偶的大頭,沒有人看過他的長相,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表情。但這一點都不影響他與世界的心靈交流。

因為我們應該交流的是心靈,而不是外表上看到的這一切屌或不屌。

而最動人的是,法蘭克竟然真有其人。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