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用不同的方式疼你

Share

昨天吃半畝園,想著正在住院的陳浩。他是良師益友、我們常在這吃餡餅、綠豆稀飯、黃瓜絲配牛肚,多半聊往事、談局勢。也許因為我倆都是南部長大的軍公教小孩,很聊得來。後來發現他童年暗戀的鄰居小咪搬到嘉義我家附近…還成了我追的女朋友,浩子氣呼呼的把車停路邊、叫我下車!

我們都生兩個女孩,浩子的大女兒像書生,什麼都一學就會,看個日劇就順便把日文給學好了,天才;小女兒獅子座,眼睛像精靈一樣剔透漂亮。幾個小女生玩在一起,各有各的個性,幾年沒見,一晃眼全長大了。

近年來,一票報社出身的自由派才子佳人先後跑開(極可能是沒法陪新老闆上台跳戰舞),有的做嚮導、有的當名嘴、有人成了浪人策士,浩子則轉進挑戰新媒體。我們都步入中年,一路看他,發覺他對新媒體研究越深刻、對自己的照顧越少;當女兒們的生命力越強大、卻對自己的健康越散漫,有一陣子甚至連吃飯都提不起興趣。逼他看醫生,醫生說得換肝了!

陳浩很痛苦,身為父親的我們根本不想、不願、也無法接受孩子為自己挨一刀,他當然不肯。我勸他,「別以為孩子會因此而感謝你!」後來經歷轉折,他願意動手術,女兒真的很勇敢,捐肝前還寫信告訴他,「我們只是一起進去睡一覺、起來痛痛的而已…我真的覺得很值得,能當你女兒很幸福….」,他轉信給我看,有女兒的我看完這種信,鼻子像被人打了一拳!

這封信讓我忽然理解到,愛不是只有我們懂、我們習慣的這種方式,孩子比我們想的能量更大,他們已經強大到可以選擇以自己的方式反過來疼我們,但成年人有盲點,常看不懂這種愛的方式。

當我們苦惱孩子怎麼不上學、反而上街頭、搞網軍,不懂這就是他們關懷社會的方式;就像藍軍不懂綠軍為何可以忽略大陸,綠軍則不懂藍軍怎麼完全忽略網友意見。盲點讓我們對彼此的關懷視而不見,但幸好有愛,總有一天兩邊必須放下盲點、互相擁抱。

最近趙舜的小女兒、從小聽障的牛妹傳簡訊告訴我,要跟姐姐豬妹一同推甄大學,我請她告訴我結果,她回「遵命!」一看就笑了!確實遺傳著天上爸爸的幽默感!後來舜子太太小珍打來說,牛妹高中成大中文系,接完電話,我心裡對舜子說「丫頭多堅強,上了成大,放心吧!看看你,當年要你少吃塊肉,都難!」…那天…我覺得陽光特別燦爛!

本文出自《今周刊》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