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竟然是一份那麼真摯的愛。

Share

6月1日,我手機的行事曆跳出一個通知,上面寫著「嘿嘿來」。我看了手機,再看看不遠處正在盯著我瞧的嘿嘿,笑著說:「嘿,兩年了耶。」。

Advertisement

嘿嘿,是一隻黑貓,名字來自一首歌,那首歌開頭就這麼唱著:「嘿嘿,我的朋友…」。這是孫越和陶大偉兩位老大哥的經典,在八零年代非常流行。當我把裝著嘿嘿的提籠放到車子的副駕駛座,發動車子準備回台北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就開始唱起這首歌。

「嘿嘿我的朋友 讓我向你來問候

拋開須惱和憂愁 享受人生樂悠悠…(大家一起來)…」

後面的歌詞忘光光,所以就一直重複前面這段。

從台南開車回台北的路上,到了第一個休息站,我下車找了個紙碗,倒了點水,塞進提籠給牠,直接就跟牠說:「嘿嘿,喝點水吧。」,沒想到,這隻黑黑的貓,從此名字就變成了,嘿嘿

那天是2013年的6月1日,我在台南剛演完舞台劇。

在那天之前大約一個禮拜,我在臉書名叫「米克斯的畫筆」這個粉絲團上,看到有關這隻黑貓的認養訊息。版主寫,同籠的其他貓咪都已經被認領走了,只剩下牠。好幾個月過去,牠開始嚴重掉毛。

「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呢?」,這樣的句子,對照著貓咪的表情,讓我覺得牠就是一臉無辜的不解。

蒙太奇。我知道這是自己在心裡剪接的結果,但我就是不忍心。

聯絡了版主,請她協助讓貓咪可以在6月1日晚上,我演完舞台劇之後的時間,去配合的動物醫院帶牠上台北。

那天演完,到了醫院是晚上將近十一點,貓咪也已經做好相關檢查。「聽志工說,貓咪很乖?」我問,「你去看就知道了。」醫生笑著說。

我覺得不妙。果然,護士把我帶到一個大紙箱旁,「因為牠一直抓狂,我們擔心你來的時候不好帶走,所以先幫你放在紙箱裡。」她好心的說。

這…。

我堅持要把牠裝進我的提籠帶走,於是,院方七手八腳的把牠從紙箱移到提籠。過程中牠嘶吼得像隻會吃人的小獸,狂暴的亂竄。

所以到了高速公路休息站,我只敢開一個小縫,把水碗塞進去給牠。

嘿嘿,喝點水吧。」我說。

這名字完全是隨口叫叫,因為我已經和好朋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的志工說好,讓他們做後續的送養,但前期的醫療,像是預防針、結紮、住院隔離這些,費用不管多少,都由我負責。

「到時候肯定會再有別的名字的啊,是吧?嘿嘿。」餵著水,我順便安慰牠。

我偶爾會這樣和一些送養單位配合,總之就是能送一隻是一隻,雖然救也救不完,但對每一隻動物來說,就是牠們一生的幸福。

接著我聽到籠子裡立刻傳來咕嚕、咕嚕的喝水聲,才想到牠不知道已經在那個箱子裡又驚又怕、又渴又餓了多久。

轉眼,兩年過去。這兩年與嘿嘿相處的日子裡,只要我在家,不管到哪,牠都會在不遠處待著。每次隨意的回頭,都會看到牠睜著那雙大眼睛正在凝視著我。

牠肯定不知道,就是這雙眼睛,就是這看著我的神情,讓我決定把牠留在身邊。

那天到台北我的家後,原本在醫院那麼火爆的牠,卻變得乖順聽話,竟然安安靜靜的待在那雙層隔離籠裡,不吵不鬧,也從來不會跟我家其他的貓咪們生氣。

只是當我一出現,牠就會死命地盯著我。不管我做些什麼,牠就是死命地盯著我。那雙眼睛彷彿在說:「你不可以再把我丟掉!」。

好,我知道又是蒙太奇。是我內心小小電影院在自行播放著自己的想像。

反正,就這麼被看了幾天後,在跟流浪動物花園協會約好交貓的前一天,我打了電話,說,貓我要了。

從此,牠就留在我家。當時隨口亂取的嘿嘿二字,也成了牠正式的名字。這兩年來,只要我在家,不管到哪,一轉眼,就會看見牠在不遠處,睜著牠那雙眼睛,盯著我瞧。

我一回家,第一個跑來迎接我的是牠,每天晚上睡得離我最近的也是他,在我養貓的三十年經驗中,他還是唯一一隻會自動跑來找我討親親的。

牠的性格還是很爆裂,沒有其他人可以多靠近牠一步。回台北之後第一次帶去醫院打預防針、洗澡、剪指甲的那天,牠把整個醫院都要搞瘋了。唯獨對我,一睡醒就會過來舔一舔我的手,再抱著我的手親一親、小小的咬一咬,從來沒有對我發過脾氣。

我常常想起我、與牠初次相見的那個夜晚,我倆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由南往北趕著路。沿途,我們聽著音樂,聊著心事。到台南帶牠前沒幾天,我的爸爸去世了,而牠,在收容所的牌子上,備註的是「飼主送交」,意思就是,牠是被主人帶到收容所去的。

我們倆都失去了很親愛的人,我們倆也都在那的不久之後,再度擁有了很真摯的一份愛。

每次看著牠,我就還是會想唱:

「嘿嘿我的朋友 讓我向你來問候

拋開須惱和憂愁,享受人生樂悠悠…(大家一起來)…」

謝謝你直接又熱情的愛,我也好愛你,你一定感覺得到吧?嘿嘿,我的朋友。

【後記】

蔡嘿嘿來到我家的時候,已經是兩~三歲的成貓。很多人在領養動物的時候,總以為動物一定要從幼時開始養才會好教,其實這真的不一定。連我這從小養貓養大的,也曾有這樣的迷思。但包括嘿嘿在內的很多次的送養經驗裡,我看見的卻常常是完全相反的例子。

成貓、成犬等等的動物,幾乎都懂事又貼心,如果你正在尋找一個可以互相陪伴的動物朋友,真的可以在做好功課、仔細思量自己的能力和接下來的生活計畫後,考慮一下到收容所或各個送養會看看,可能屬於你的美好緣分正在某個角落等著你喲。

我的另外一隻貓Shadow是從「流浪動物花園協會」領養的,於是跟志工成了好友,協會固定都會辦認養活動,2015/6/6、7 (六、日) 的PM02:00-06:00,在新北市中和區中山路二段291號的南山威力購物廣場,去給志工們打打氣也好喲。

圖說:貓咪 嘿嘿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