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鍾欣凌:「要先從心去愛自己、喜歡自己的樣子,這樣人家也才會喜歡妳。」

Share

Advertisement

把自己定位在綠葉,用婢女性格面對演藝生態,鍾欣凌把握每一次上台機會,盡力表現,直到演出《雨後驕陽》,終於讓大家看到了她的實力,發現原來「胖子」不但會演戲,還能得獎,她說:「天啊,我做到了!42歲,終於可以放慢腳步了!」

幕前的鍾欣凌始終給人開心、快樂、無憂的感覺,但她曾是一個極度沒有自信的女星,覺得自己:「胖胖的、皮膚不好、又不會打扮。」在演藝圈苦熬十六年,終於從諧星變成金鐘獎女主角,曾認分甘於演配角的鍾欣凌苦笑地說:「一直都是配角命,給我女主角,也不知道要怎麼演。」

她是一個反差很大的藝人,樂觀正向背後,苦於產後憂鬱症,「一看到夕陽,開始擔心漫漫長夜怎麼過?」剛出道時,她曾一度搞砸直播節目的流程,並萌生退出演藝圈的念頭,心灰意冷下將自己放逐到加拿大,捫心自問:「我還適合演藝圈嗎?」當看到街頭藝人在冰雪中忘我演出,她突然流下兩行淚,告訴自己:「小胖妹,妳可以的!」毅然回台再出發。崛起於舞台劇的鍾欣凌入行很另類,當時劇團內還有郎祖筠、范瑞君等人,她記得有天現任經紀人Tina 來探其他藝人的班,Tina 看完舞台劇對鍾欣凌的表現下了這樣的註解:「這胖子滿有趣的!」兩人見面兩次,就簽約當藝人。

鍾欣凌說:「入行前還跟國修老師討論,他只給我一句話:『要想清楚』,老實說我還真沒想太多,懵懵懂懂的就踏進來了。那時候一個外景節目《地球萬萬歲》原本要找趙自強主持,但他沒空,Tina 就跟我說:『男胖沒空,女胖接替,妳只要負責笑就好!』硬是把我給塞了進去。」直播節目出包萌生退隱念頭入行是機緣,能不能走紅全看運氣和實力。「受限外型,當時很少有大尺碼衣服,為了外景,只能穿牛仔短褲,自己又不懂得妝扮,還滿自卑的。外型就算了,有回擔任高怡平主持的《完全娛樂》助理,我竟然對著那時當紅的她喊『千山老妖』,加上又找不到方法讓自己更好,主持得七零八落,網路上漫罵多過讚美,我每天起床,只有嘆氣『又要上班了』,那是一段極度失落的低潮期。」

「人家說事不過三,我是壞事連三,當主持製作人薛聖棻的直播節目時,我把流程搞亂,整個畫面黑了五秒,在台上呆立五秒的我,眼前一片黑,簡直就像過了五個小時,儘管製作人安慰我:『面對自己,主動跨過去。』但,把節目弄成這局面,我自責不已,『粉紅豬,妳是哪隻豬?』」回首過往,鍾欣凌坦言:「我雖然樂觀,但也很容易自卑!」打擊接踵而至,鍾欣凌萌生退意,直到在加拿大看到街頭藝人表演而落淚,「我知道我對表演還有熱忱!」她放寬了心,重新出發。「我把自己定位在綠葉,用『婢女性格』面對演藝生態,只要能給我溫飽、養得活自己就好,至於角色、戲份,沒想太多,人家給我機會上台,我就好好表現,上綜藝節目,只要我能提供三個笑點,就自認對得起良心,這集的通告費也就沒有白拿。」

她自我剖析:「有時候我有阿Q心態,當配角、綠葉,不用扛收視率,一天也只有幾小時通告和戲份,多出來的時間還能自我分配,蠻好的。」雖然安於現狀,但鍾欣凌的內心仍不免有些失落:「隨著資歷、年紀增長,總感覺自己少了什麼代表作。」直到演出《雨後驕陽》,鍾欣凌終於讓大家看到她的實力,發現原來「胖子」也會演戲、會談戀愛、會有忌妒心、更會小心眼。「自己的喜怒哀樂都被注意到,這正是我夢寐以求的角色。」她以此劇拿下金鐘影后殊榮,但她要得不多,淡然而言:「四十二歲了,我終於可以放慢腳步了!」

參與偶像劇演出,劇組多半考量她的歡喜個性,在角色設定上也以喜感為重,但她總覺得喜劇最難詮釋,她說:「當諧星搞笑,不丟臉、不悲哀,因為拿捏只要多出0.1的力道,整個角色的味道就變了,我身形就這麼點大,每天出門前,都會到鏡子前看看自己,要先從心去愛自己、喜歡自己的樣子,這樣人家也才會喜歡妳。」

簡單理財法 存房賺一倍

談到理財,鍾欣凌自認不太會存錢,對於市面上各種理財管道,也不是那麼熟悉,媽媽看到她總是錢進錢出,便對她說:「妳又不會存錢,妳二哥在做工程,他那邊如果有好的房子,就訂一戶吧。」於是,鍾欣凌在家人陪同下到台中看屋,心想著自己哥哥的案子,有一定的水準和保障,一看完就馬上下訂。「反正就當投資,只是把錢放在不同籃子裡。」就這樣她開始晉升有殼一族。

台中的房屋讓鍾欣凌賺到錢,心裡踏實許多,也終於知道自己手上有多少錢。她後來決定換屋,選中了目前居住的內湖成功路六段。鍾欣凌回憶八年前,自己其實很喜歡民生社區,只是考量經濟能力,於是轉換看屋地點,到中永和一帶,甚至靈機一動,跨過了民權大橋,來到內湖、東湖一帶,說也巧合,就看上了目前的住所。「那時候一坪三十二萬元,總坪數三十七坪,我記得貸款七百五十萬元,每個月連本帶利要繳三萬多元,負擔並不重,這些年下來,每個月大概只剩下一萬多元,壓力更是減輕,我一直覺得不能因為要繳貸款,而把自己的生活品質給拉低,生活質感和既定的模式,例如出國旅遊、犒賞自己吃好的不能改變。」當年房價經過八年增值,目前一坪已破六十萬元,大概賺了一倍。

Advertisement
女人變有錢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