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問問自己:「你覺得呢?」

劇組來了一個幫忙跑腿打雜的男孩,大學剛畢業,長得相當帥氣,是喜歡做韓星打扮,沒事老會去撥瀏海的那種。

 

「這個我也會演喔。」拍戲休息時間,他學著劇本裡某一段戲,刻意嬌柔的表演惹得現場大家哈哈笑,是一個很愛聊天,很有表演慾的人。

 

「來,看鏡頭。」,他老是會這樣,聊到一半,會突然拿起手機自拍。

 

照例,我配合的等他拍好,再繼續著剛剛的話題:「然後呢?」,我們正在聊一部他覺得「超~好看」的電影。

 

「什麼?」他低頭編輯著剛剛的照片,是的,他也是會用美肌模式把自己修得跟橡皮人一樣的那種。

 

「噢,你說電影喔?」他頭也不抬:「就超~好看的啊。」,然後他笑笑的問我:「你看過了嗎?」。不等我回答,他就繼續低頭玩手機。而這個問題,我們明明剛討論過。

 

有一種人是這樣的,看似熱絡的聊著,但他根本沒聽你在說什麼。

 

譬如,你才說過的話,沒幾分鐘,他就好像沒聽過似的又再問了你一次。

 

再譬如,你的話都還沒講完,他就已經聲音蓋過你的內容,開始另個話題。

而且通常整場聊天,類似的狀況不會只發生一次。

 

這樣的人雖然看起來很積極主動地在說、在笑、在溝通、在表達,但我認為他其實只是在表演。

 

他在扮演著內心裡,想要成為的那一種人。用他認為那一種人給大家的印象,來表現出那一種人會有的行為舉止。

 

所以他才不用聽你在說什麼,他相信只要模擬「那種人」應該擁有的模樣即可。

 

但是,言談是無法表演的。因為,人生可沒有劇本裡的台詞讓你背啊。

 

這個男生很想當藝人,他有兩、三個非常崇拜的偶像,他很會跳他們的舞,擅長搭出和他們同樣風格的打扮,也對他們的人生故事非常熟悉。但我認識他的這幾年,看著他漸漸長大、入社會,他的外型變了,變得更像個專業的「韓流愛好者」,卻似乎離他想要成為的「韓流明星味的藝人」愈來愈遠。

 

畢竟那種身上所散發出的叫做「氣質」的東西,是外在再怎麼模仿,都無法從別人身上複製來的。

 

「你覺得呢?」是我很喜歡問的問題,不管是在節目訪問,或是平常和朋友聊天時。我發現很多人都喜歡把別人的看法拿來舉例,每當這種時候,我就會強調:「不要管別人怎麼看,你自己的想法是什麼呢?」。

 

這個男生就是無法用自己的話,表達出自己看法的其中之一人。

 

我認為,每一個會成為明星的公眾人物,身上散發的那迷人的與眾不同的東西,就是氣質。

 

你擁有什麼樣的思想,你就會散發出什麼樣的味道。

 

言談,是想法的一種流露。而想法,來自你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感受到了什麼。

 

一個根本無法安靜下來聆聽的人,該如何感受?無法感受的話,又如何能有想法呢?

 

我常鼓勵他多閱讀,這樣便可以接觸多一些詞彙,也希望他能多逛逛各式展覽,因為藉由藝術家的創作,能刺激自己的感官,這是最好的思考驅動程式。

 

但他應該是從來沒認真聽進去我到底在囉唆什麼吧?

 

「來,看鏡頭。」講話到一半,他又拉我一起自拍了。

 

手機螢幕上顯示了倒數十秒的數字,他始終注視手機裡自己的樣子,調整喜歡的角度和表情,..4、3、2、1…手機自己驅動了快門。

 

人生到底能有幾次這樣的倒數十秒呢?

 

難道就要這樣看著螢幕裡的自己,數完人生的最後一秒嗎?

 

手機驅動快門似乎比自己驅動思考還要重要。

 

我看著他用軟體修著照片,想,然後再把自己花掉生命中十秒拍來的照片,花個好幾分鐘修成完全不是自己的樣子?

 

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堪稱是行為藝術的行為,讓我開始思考了起來。

 

★展覽介紹:

第13屆台新藝術獎大展The 13th Taishin Arts Award Exhibition

展期:2015/5/30-7/26

地點:MoNTUE北師美術館

 

很開心主辦單位邀請我擔任其中一個作品的「語音學伴」。

 

「語音學伴」,就是把我自己對作品的心得,錄起來,跟到場看展覽的朋友分享。我選擇的作品,是蔡明亮導演的<<玄奘>>。

 

錄音內容屬於心得的部分,完全是自己寫的稿子,而我非常喜歡這類的分享,如果遇到知音,對我來說就是很幸福的事。

 

如果你也想試試發表自己的想法,讓對展覽有興趣的朋友也能聽到的話,現場你是可以錄製屬於你的想法的。

 

你也可以當展覽的「語音學伴」,我覺得這是這次的展覽很有趣的嘗試。喜歡思考的人其實很多,只是世界節奏真的太快,快到我們都來不及抓住點甚麼感受,就過去了。

 

去看看展覽,聽聽自己的呼吸,找回自己的節奏,問問自己:「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