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妥協只是為了不要累死自己?

這兩年,常會想起爸爸以前做的那件,控制狂得厲害的事。

 

蔡爸爸本來就對我和妹妹很嚴格,生活上的應對進退,都會秉持禮貌上的最高境界來要求我們。該怎麼說話、有什麼舉止,全都得照著他的規定,否則就會被慘罵。

 

唯獨一件他不花時間罵,而是直接幫我們做好的事,那就是「寫字」。

 

我們家以前所有「對外聯絡文件」上的字,都是他寫的。譬如,信封。

 

「字要寫清楚,不然人家看不懂。」是他的名言。

 

每次要寄信,他都會先檢查我們寫在信封上的字,如果有他無法辨識的,就會惡狠狠的問:「這到底是3還是5?要郵差怎麼送?」,然後拿出一個新的信封來,按照我們寫的內容,自己幫我們謄寫一份。

 

所以我們朋友收到的信,信封上是我爸的字。這真是超變態的,至少我覺得相當丟臉。

 

但這兩年我開始有點懂他了。

 

某個終於收工的半夜兩點,在催促了好幾天後,總算收到了工作夥伴寄來的,第二天就要執行的工作內容。看了工作單,果然一如以往,空洞到完全無法使用。

 

我帶著殘妝,以及累得半死的雙眼,找資料,改內容。天快亮了,我也終於趕完了。我把改好的檔案附加好,回傳,順便叮嚀:「一定要記得跟大家再次確認喔!」,再附上所有人的聯絡方式,最後,算準他起床的時間,發簡訊提醒他收一下信。

 

以上。

 

這已經是我的例行工作了。

 

就是在那個晚上,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那麼完整的,想起爸爸以前老是幫我們把信封上的字寫好的事情。

 

原來他其實並不是變態的控制狂,就像我也不是一樣。

 

為什麼他要幫我寫字?

 

就像我為什麼要幫工作夥伴寫工作單一樣。

 

因為我們都知道,如果不弄好這些原本不該我們管的事,最後倒楣的還是我們自己。

 

如果郵差因為我們的字太亂看不懂,把信退回來的話,他還得去郵局幫我們領,因為我們寄件單位是留他的郵政信箱。

 

這些年,愈是愛惜自己的工作,就愈是明白,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人會像你在乎自己的事一樣的在乎你在乎的事。

 

這絕對不是聽了「那我懂你意思了」樂團的歌之後才理解的,而是先理解了這樣的事,才好喜歡這首完全唱出我心聲的歌。

 

沒有人會在乎你在乎的事,尤其是當這件事情,最後會大剌剌掛出的又不是他的名字,看到的更不會是他的臉的時候。

 

雖已入職場多年,但偶爾還是會有「該跟世界妥協到什麼地步」的疑問。

 

當要為內心那完美的標準做堅持的時候,工作夥伴們,總是會來個勸退三步曲:

 

先是稱讚:「你這樣已經很好了!」,

 

接著阻止:「真的不用再改了。」,

 

最後結論:「不會有人看出來哪裡不一樣的。」。

 

妥協,是否就是在這種時候順著民意,答聲:「好啊」?

 

他們沒錯,因為他們知道終究不是大剌剌掛著他們的名字,與看見他們的臉。

 

我本來以為這叫做妥協。

 

但,當我又再度遇到一個不會處理我的短髮的髮型師,而只好再度頂著很醜的髮型去錄影或拍照的時候,我終於是稍微明白了妥協的真正樣子。

 

「好吧,我把頭髮留長。」我對自己說。

 

即使我真的覺得短髮比較適合我,而且明明夠專業的話,是絕對可以梳得好看有型的。

 

好,我留一個大家都比較輕易能弄得好看的髮型。

 

畢竟會大剌剌看見的,是我的名字,和我的臉啊。

 

妥協,有的時候,真的只是為了不要害到自己。而就在這麼一再的妥協之下,自己,就已經不像自己了。

 

跟我年紀差不多的朋友,幾乎也都剛好到了中階主管以上的位置,在這幾年都有很強烈的感嘆,認為現在帶人,很難。遇到的工作團隊,比起我們以前,明顯的不專業許多。

 

「現在的人真的都不管別人死活。」一個朋友抱怨,她那天才因為只能在臉書上找到助理,而只好終於去申請了一個帳號。

 

然後我跟他們說了我爸爸以前都會幫我們把字寫好的故事。

 

「現在的人,才不會覺得丟臉,只會覺得幫他們寫好是應該的。」另外一個朋友說完,大家狂笑。

 

「我們要教。」朋友說,「我們的上一輩,真的很用力的在教我們。」。

 

我想起我爸爸。

 

本週我主持了一個「影像教育札根計畫」的記者會,這是為了要讓學校的電影教育,能與業界真正接軌的計畫。

 

有許多的專業電影人,都為了這個計畫,願意到校園裡去當講師,像是有王小棣導演、易智言導演、張艾嘉導演、鄭有傑導演…

 

「等等,你剛說的這名單,是真的嗎?」林書宇導演跟我閒聊時,聽到這些名字,嚇了一大跳。

 

「真的啊,還有鄭秉泓、黃以曦…」我繼續,「而且免費耶。」,林書宇導演也是講師之一,連他都沒想到竟然會有那麼多前輩願意加入這個行列。

 

嗯,要教。

 

在我們一昧的抱怨新加入職場的人愈來愈不專業的時候,或許該思考的另外一個方向,是自己到底有沒有像我們上一代教我們那樣的耐心,去努力和他們溝通, 好把需要留下的專業,繼續傳承下去。才不會為了不要累死自己,而只好一直讓自己妥協,最後,所有的專業,就在這樣的妥協下,消失了。

 

「他們才不會聽咧。」有人這麼說。

 

 但是,能影響一個,就是一個,不是嗎?

 

★「國片暨紀錄片影像教育扎根計畫」: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指導、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承辦。

 

有三大活動,分別是「種子教師培訓研習營」、「全國高中生電影研習營」和「離島及偏遠地區國中、小學深度電影欣賞與實作活動」。

 

全部的活動在七月與八月份,因為不同的課程有不同的報名與上課時間,詳情請洽官方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