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對於自己的歌唱成功,江蕙:「我是運氣好。」

Share

人稱「歌壇天后」的江蕙在採訪對談中反問:「天有多高,你們知道嗎?」 她對自己的成就很謙虛。只是連獲四屆金曲獎後不再報名,以及連破各項演唱會紀錄的好成績,目前堪稱無人能敵。江蕙又很客氣地說:「這是幸運。」

Advertisement

唱歌原本不是她的夢想

但這樣的成績,不只是幸運。對談當晚,江蕙提早兩個小時到攝影棚,以預留足夠的時間準備,對談結束已經晚上十點,她還得空腹應付下份工作,只因「工作時沒辦法吃飯。」要求完美、律己甚嚴。

戲夢人生,我是運氣好

江蕙小檔案

.本名江淑惠(因排行老二,暱稱二姊)。

.1961年生。

.1983年出道,成名曲〈惜別的海岸〉。

台灣歌壇天后,連續四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演唱人獎得主,共獲十一座金曲獎。

. 2010年江蕙「戲夢」演唱會連開八場,打破台灣演唱會眾多紀錄。

唱歌不是江蕙的夢想,但命運推她走上這一途。

八歲時,因父親替朋友作保,朋友還不出錢,全家連夜偷搬到台北,暫居北投叔叔家。北投以那卡西聞名,叔叔遂建議江蕙父親:「既然你們家老二那麼會唱歌,也可以帶她去唱啊。」江蕙因而開始走唱。

過勞倒嗓半年多

江蕙成長的一九六○年代,電視還不普及,她常到隔壁偷看電視。當時最流行的是黃俊雄的布袋戲,因此,特別喜歡布袋戲音樂。

如今,唱過無數經典歌曲的江蕙,認為最能代表她的歌曲,就是具有布袋戲感的〈斷腸詩〉。「我每次唱這首歌,真的都會想到我爸」,江蕙的爸爸是布袋戲偶雕刻師,她因父親而走唱,但走唱時,也有父親相伴,「以前都是爸爸幫我化妝的。」

提起過往,她感嘆自己當年勇氣不知何來。在全家搬到三重後,她和妹妹江淑娜必須從北投往返通勤。當時會在半夜兩三點在台北大橋轉車。那時橋下有許多摩托「計程車」,她們姐妹倆有時坐摩托車回家,有時是步行過橋回家,三更半夜、兩個查某囝仔,「也不是很醜」,她直說那真的很危險,「一萬次遇到一次,妳就完了。」

除了北投那卡西,江蕙也在三重的茶室唱歌,如此操勞,加上沒有拜師,不知如何使用丹田,因為「每天唱兩首歌就沙聲了」,她當時幾乎每天唱到失聲,無法休息也不知保養,曾經倒嗓過將近半年多,「現在還能唱歌,都是老天爺幫我啦!」她很感恩。

從夜市賣唱熬出頭

一九八三年,江蕙發行第一張專輯《你要忍耐》,當時歌紅人不紅,經常有人會問,「這誰唱的?」只因為當時僅僅三個電視台,還規定一個節目只能唱一首台語歌。

台語歌受到政策性的打壓,讓台語歌手上不了電視,只好靠台語電台。

講到這裡,江蕙感慨地說,「我真的覺得現在歌壇小朋友很幸福,他們有經紀人、有公司,保護得很好,以前我們都自己來,而且要喬好,喬不好還有事」。

電視上不了,電台無法露面,台語歌手只有在夜市才能現聲又露臉,「以前要賣卡帶,就是一定要去跑夜市,現唱現賣,生意還不錯。」江蕙也是從夜市起跑,接近歌迷和市場。

為一拍的錯誤自責落淚

一直等到發行第三張專輯《惜別的海岸》,江蕙終於嘗到歌紅人也紅的滋味。江蕙說,她不覺得這有什麼委屈,反正老天爺既然幫她安排了唱歌這條路,她就是慢慢熬,慢慢堅持下去,「能不能紅,不是自己能作決定的。」

江蕙並沒有因為今天的成功而有所鬆懈。演唱會前,她總因壓力過大,夢見台下都沒人,而跑去問製作人要進還是要退?也會因為唱歌多唱了一個轉 音、多了一拍,明明觀眾沒聽出來,回家以後會自責,偷偷落淚。

對談前一天,周杰倫和陳文茜對談的節目,江蕙也看了。周杰倫提到〈落雨聲〉是他第一首賣出的歌,而這正也是江蕙喜歡的歌,亦是代表作之一。她說,這一行很多努力的人,很多更認真的人,但不一定每個人都有機會。對於自己的成功,江蕙還是說,「我是運氣好。」

壓力甜如蜜,演唱會搏命加開

在對談過程中,江蕙數次提到唱歌很辛苦,總擔心自己唱不好,但只要看到台下這麼多人,就覺得「一切都沒關係了」,想到這麼多人愛自己,就覺得連壓力也都是甜蜜的。

也因此,當演唱會場場秒殺,傳來歌迷失落的聲音,江蕙也就心軟:「好啦,再開一場。」一場一場加開,不怕自己疲累,就怕歌迷失望,瘋狂的讓經紀人陳子鴻都忍不住叫停:「夠了、夠了。」歌迷的回饋也很直接,「工作人員剪了一個貴婦淚流滿面的畫面給我看,她精心打扮,這個時候哭得妝都花了。」江蕙心想,一定是某首歌讓她產生感觸。

像這樣不顧一切將感動回報給江蕙的歌迷不在少數。許多罹患癌症的病人,總要看過江蕙演唱會才願接受化療,也有病人已病危,卻以意志力堅持活過演唱會。「有位癌末歌迷在演唱會即將結束前就彌留了。」當經紀人對江蕙說起這件事,她不禁想是在哪一首歌中發生的呢?談到這些歌迷,讓她忍不住掉淚。

江蕙歌聲如此打動人心,除了感動歌迷,也是遊子思鄉的寄託;不可思議的是,頑皮的孩子聽到她的音樂也會安靜,外國人也因她的歌聲被鼓舞──在作家劉克襄的《十五顆小行星中》中記錄了一個紐西蘭父親被江蕙感動的故事:「感謝她的歌聲,一個清楚的台灣印記,伴你度過生命裡最悲慟的一段時光,給你繼續尋找孩子的力量。」

製作人陳子鴻: 她的歌聲,抓得住時代的脈動

「現在做台語歌,必需要能夠納入台灣的人文特色,做得精緻,才有意義。」這一點二姊已經做到了,把台語歌精緻化,而且在引導市場,沒有人能夠超越她。二姊是一個指標,已經超越了國語、台語的境界,基本上音樂要夠好才能夠超越語言。

二姊唱歌唱得好, 第一是實力、有親和力,還有就是她能夠掌握時代的脈動。一九八三年,她唱〈惜別的海岸〉,符合當時的時代背景,講的是大家到都市打拚的故事;後來一九九二年,當時是台灣社會富庶,經濟起飛的年代,「一片欣欣向榮,燈紅酒綠,炒完股票去喝酒」,結果她唱〈酒後的心聲〉。

二○○○年出新專輯〈家後〉,當時正是富裕了以後,台灣人開始思考家庭的價值的時候,人富足了、疏離了,才會反省,「那時候她很清楚,要是還唱〈愛拚才會贏〉不會work」。老實說,她唱〈酒後的心聲〉那時候,我們還不認識,我只覺得說她已經到頂了,結果,她後來又唱出〈家後〉,我就想, 哇,還可以到這個境界,太感動了!」其實〈家後〉講的不止是家庭,講的是家庭的價值。

幫二姊做音樂最困難的地方在於,「那下一次要做什麼?每一次都當最後一次在做,每一次都是我還能夠怎麼超越。」能夠超越江蕙的就是只有江蕙了!每一次的標準就是,有沒有做到比上次更好,沒有的話就重來。「戲夢」 演唱會的DVD 拖了三年才出,難就難在這裡。已經做的了,我們還永遠在想,怎麼再超越上一次!

本文出自《人生雙重奏:11場跨界世代對談》天下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延伸閱讀:

林美秀:綠葉做到極致也變「紅花」

Advertisement
天下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