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真愛是且行且珍惜

文 / 吳淡如


人生啊,並不是短跑,是馬拉松,是「死而後已」的路,沒有確定的公里數。

 

某場喜宴中,我坐在一對婆媳旁邊。

 

這一對婆媳,氣質非常好。

 

婆婆和我聊起天,她擁有一家醫院,生的兒子女兒全是醫生,娶的和嫁的也都是醫生。

 

即使到了健保時代,臺灣最難考的也還是醫學系,他們家真是優秀得讓人瞠目結舌。

 

婆婆指著媳婦說:「她了不起,生了孩子之後,放棄醫生的工作教養小孩。我的孫兒也很聰明,二歲就開始讀書識字,四歲半進小學,八歲小學快畢業了……雖然年紀最小,都考全班第一名。」

 

真的……優秀得讓人嘆為觀止了。

 

聽到這麼厲害的案例,家裡有學齡子女的母親,應該都會捏一把冷汗,自慚起來。我當然也不例外。

 

想想我們家那個念幼稚園大班的小孩,我們真的在智力發展上差很遠。不久前,老師還問我們:這孩子因為早產,所以不得已被往上一個學年提的(也就是本來要上小班,結果一去就包著尿布上中班)。要不要特別申請一下,讓她留級一年,以免以後念小學趕不上大家?

 

我們兩個人完全沒討論就異口同聲(還真很少這麼意見完全相同過),就讓她將就跟著念上去吧,就算最後一名也沒關係。因為她的同學如果都直升小學了,而她留在大班,她的心靈一定會受傷。

 

她很喜歡她的同學,這最重要。

她是個開心的孩子,從小沒有被阻攔過表現自己;她也是個講理而不暴衝的孩子,我認為那是因為家裡從小沒有人用「罵」的方式嚇阻她。

 

雖然,她到現在恐怕連一到一百都沒有辦法一個人清楚數完。

 

像我這種從小自以為聰明,求學時只要「有努力就會通過考試」的人,「小」的時候,也曾經幻想著是不是會生出天才。

 

結果,經過了懷孕中期後各種併發症發作,早產了兩個月的孩子以及我,都在醫生妙手回春下才活過來,我每天祈禱的內容越來越「卑微」。人家是從「只要孩子健康就好」為基本願望,我是「只要孩子能活下來」就好。

 

上帝真的聽見了我一千萬次的呼喚。所以,她出生後兩天,開始會動了;通過層層生死關卡與檢驗,她變成一個活潑健康的小女孩。

 

由於早產兒的腦部中重度出血,當時腦神經醫師一直擔心的腦性痲痺和運動神經元受傷,後來,都消失了。

 

這是我當時寧可賠上自己一條命也想要換到的,她的健康。

 

她若考最後一名,我當然也可以接受。

 

我明白,我不可以貪心。我的承諾是,要讓她變成一個有生存能力的孩子,能讓自己活得開心的孩子。

 

當她變成一個情緒平和,沒有智能障礙,也很愛笑的小孩時,我已經覺得自己中了十億樂透彩。

 

我和她,我們這撿回來的小命,不活得充實快樂點,那就太對不起上帝了。

 

我相信的是,一個快樂的人,才能夠帶給別人幸福,且不要太早戴上什麼「做大事做大官」的大帽子吧。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