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王偉忠:所謂的成熟,是一輩子的課程..

前陣子,一個年輕人把自己給捏滅了。這麼年輕就放棄一切,可惜。

人生是條很長的路,許多故事待寫。人生無論發生了什麼,好壞總會過關;荒年之後是豐年,豐年之後可能是荒年,成功、失敗都是一下子,過了低谷,可能會帶來更大的力量。

這次課綱爭議中,學生認為歷史課綱應該更客觀陳述史實,像「日本統治」就是事實,「日本殖民統治」便帶有觀點、太主觀,學生們主張歷史不應該成王敗寇,強行賦予意識形態。

以前學新聞學時,教授也要求新聞寫作必須客觀,只是現在打開報紙,還真找不到客觀字眼,「聽從民意」是主觀還是客觀?「爆乳」客觀嗎?「媽寶」主觀嗎?各報社自有立場、名嘴們講話必須誇張,新聞學的「客觀」早成歷史用語。

法律用語也是,本該陳述事實,依法判決;但電影總會演出雙方律師想盡辦法用明示、暗示來影響陪審團,任何事實用不同方式陳述,會帶來截然不同的效果,同一件事情到底誰口中的說法才是事實,理應越辯越明,但往往越辯越模糊,因為事實不見得只有一個層次。

像周天觀事件,他在抗議現場打罵爸媽引發議論。當年台北之音曾協助周大觀基金會,因此我認識天觀與大觀的爸媽,常看他們帶孩子進行公益活動。天觀長大後的反抗未必針對課綱或針對爸媽,就像電影「姐姐的守護者」,妹妹出面聘律師控告爸爸媽媽,讓爸媽震驚不已,因為她一出生就必須幫病重的姊姊捐血、捐骨髓甚至捐腎,後來才知道是姊姊不忍妹妹繼續犧牲,才要求妹妹提告。

很多事情光看表面不夠,若照天觀說法,他總被當成大觀二世,他的憤怒在於認為自己只是「另一個」,這是家有優秀兄弟姊妹時普遍存在的情結,總覺得「你們眼裡沒有我」,似乎抗議現場的他人反而更理解自己,於是火一點就衝了。爸媽能做的,就是深入認識孩子;面對羊、要用羊的課綱,面對狼、要用狼的課綱;早讓孩子學會獨立思考,然後放手,無論大事或小事都用極大的諒解心面對,也許,他們會漸漸學會成熟。所謂的成熟,就是學會用各種角度體會、原諒、懷疑、分析,這些都將是一輩子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