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劉品言 我隨時可以從零開始

出道12年,甫在今年3月推出個人首張專輯《重生》的劉品言(言言),十四歲就進入演藝圈,卻在演藝之路上轉彎赴歐進修和創業,面對改變,她笑稱自己擁有隨時可從零開始的勇氣。

 

 

與曾之喬組成「Sweety」女子團體,在演藝圈闖出一番好成績,劉品言卻總是被指為女子團體中「胖的那個」,但歷經一年多的堅毅減肥歷程,她順利甩掉八公斤, 體脂肪也從二十八降至二十二,《重生》專輯裡的照片更是一張張魔鬼身材,天使臉孔。

 

「我的生理發育較晚,小時候活脫脫像個非洲難民,但自從拍戲後,身體狀況便接踵而來。」劉品言說,其中,「水腫」最令她傷腦筋,為了上鏡,中西藥、埋線、電療、塗辣椒膏、催吐等各種減肥方式她全試過,「那陣子不只身體狀況不佳,心情也不好,我只要聽到『減肥』、『體重』這些詞彙,就快精神崩潰!」但畢竟是要在演藝圈裡打滾的人,劉品言笑說,她其實不覺得臉圓一點有何不好,不過為了工作需要,她可以接受體態調整,「我那時總跟經紀人交代,拍戲或宣傳期時,我可以變態地減肥,但平時不要管我吃什麼,身材如何。」這樣的循環下,劉品言的身體並不健康,直到近兩年,她認識了一位舞蹈老師,慢慢透過運動提高身體的肌肉比例。

 

 

她現在每周運動三至四天,其中一次是TRX +NTC(懸吊訓練+Nike訓練計畫),另外三次是四十分鐘的運動,例如二十至三十分鐘的跑步,再加上十分鐘的重訓。

 

 

 

會認真瘦身,除了好友彭于晏的激勵,一年前,劉品言在餐敘上突然眼前一黑,讓她嚇壞了,翌日便決定改變生活作息,沒想到,光是調整作息這件事情就讓許多人見到她便誇瘦了,即使體重沒有改變,但她的衣服卻從M號換到接近S號。這樣的改變給了她信心,立即找營養師調整飲食,搭配認真運動,始有今日的成果。

 

 

 

「瘦下來對我而言最大的幫助,是獲得健康的身體。以前跑宣傳都很容易疲累,一下子就沒電了,這次三個月的宣傳期,我完全游刃有餘。」劉品言開心說道。

赴歐洲進修 被人狠欺負

 

除了身材上的改變,看看劉品言十二年的演藝之路,就會發現年紀輕輕的她,屢次選擇「轉彎」。十九歲那年,劉品言和經紀公司約滿,她想誠實面對自己長期以來的空虛感,「媽媽覺得我有語言天分,說我對人與人之間的感受很敏感,適合朝藝術領域發展,建議我去歐洲進修時尚管理。」隻身前往法國巴黎念書,劉品言當年只會二十六個法文字母,單字只知「牛」和「雞」,因為她不吃牛肉,所以進餐廳點餐時都要先過濾掉牛肉的餐點。

 

 

 

「老實說,念完語言學校後,我曾想過為何要來歐洲,那時台灣一直在傳有人想找我拍戲,可惜我不在台灣之類的︙︙著實令我動搖。」但劉品言說,現在回頭看,她真的非常慶幸自己當年堅持到巴黎念書,那四年是她的人生養分來源。

 

生活上來說,如果不是到巴黎念書,她會被保護得很好,好到沒有機會體驗這世間各種層面的滋味,更別提角色所需要的豐厚經歷和歌曲創作的多元靈感,也不可能回台灣之後能因多層次的演出而得到金鐘獎,「甚至,我根本很難想像被欺負是什麼滋味。」「我真的被欺負得很慘!」劉品言說,外籍人士在歐洲要當實習生很困難,她好不容易擠進一間公司,卻被五位助理和一位設計師聯手欺負。實習時,劉品言只能或站或蹲在桌子旁,無法坐著做事,因為她還「不夠格」和那些助理平起平坐,宛如助理的助理。

 

有一次,助理們把三罐分別是一千顆的珍珠白、銀色、白色珠子,故意打翻一地後跟她說:「我看妳下班也沒事做吧!記得把珠子全撿起來分類裝好,掰掰。」劉品言形容,當時撿到不知道幾百顆後,根本眼花看不出顏色的差別,大概花了四小時才完成,她還特別把三個罐子擺在桌子正中央,以免又被推倒。「在歐洲,這些都算小事,外籍人士在歐洲遇到的種種不適應,連辦存摺都能跑四趟,歷時一個月才辦好,這也讓我更愛台灣,原來我們在台灣享受到的一切理所當然,都是那麼的珍貴。」

 

 

 

 

開經紀公司 為求工作自主

 

這個海外求學的彎才轉完,不久後,劉品言又來一次「轉變」,她從被簽約的藝人變身為經紀公司老闆。談起創業動機,劉品言說,當年身邊的藝人朋友們剛好適逢轉變期,她發現大家很辛苦,常因某些原因必須接下某個工作,嚮往改變卻又無力,「不然,我來開一家經紀公司好了。」劉品言拿出個人所有積蓄一百萬元,看了六十間房子才找到現在的辦公室。

 

創業時,劉品言開了一場記者會,歡天喜地的氣氛中,卻聽到一位相熟的記者在離去時,偷偷和旁邊的記者說:「我跟你賭,這間公司撐不過三個月。」她聽了當下只能暗暗許諾:「 哼! 老娘我再怎樣也要撐完四個月。」而今,她開心又驕傲的說:「今年已經第四年囉!」不過她也坦承,創業不如想像中容易。

 

「我的初衷是希望大家不要為了五斗米折腰,但真的是沒細想就做了。」結果,花了六十萬元裝潢,第三個月錢就花光了,她只好跟媽媽求救,借到五十萬元救急,她的工作薪資左手進右手出,左支右絀下,終於在第八個月才勉強趨於穩定。

 

第一年她就虧了三百萬元,第二年下半年公司打平,第三年開始獲利。「但說實話,第一年虧損的錢還沒有賺回來。不過這兩年公司的營運狀況給我很大的信心,每個月都有穩定持續的成長。」既然當老闆,就得會看財報,但劉品言在財報上出的糗,讓她想起來就大笑。她回憶,創業第七個月,公司終於有財務長加入,因為是陌生人,再加上她年紀輕,怕人小覷,劉品言會「裝」出一副什麼都懂的樣子,但其實根本聽不懂。

 

就這樣,每次對方遞文件給她,她都簽名,半年後,她發現這位財務長是可以信賴的人後,便偷偷跑去問她:「請問,這財報下面的紅色數字,我真的每個月都賺這麼多錢唷?」嚇得對方說,老闆,那個紅色數字是赤字,也就是虧錢的意思。

 

雖然鬧了大笑話,但劉品言開始跟著財務長學看報表,「真是萬幸,我的同仁各有專精,每個人都很強。」劉品言的管理方式屬於「充分授權」,她會給對方三個月的時間彼此磨合,確認彼此是在同一個頻道上後就會充分授權。

 

但是,她也有看走眼的經驗。

 

太容易相信人 被騙上百萬

台灣創業後一年,她在北京也開了一間經紀公司「其樂無窮」,找了兩位認識的朋友前往管理,不料,竟讓她發現對方前前後後污走她四十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二百萬元)。劉品言很生氣,打電話給媽媽越洋抱怨,朋友也為她打抱不平,要求那兩人簽下自動離職書和借據各二份,同時,言言收到媽媽傳來的簡訊:「得饒人處且饒人,對方已經四十多歲還要做這種事,妳不覺得也是一種走投無路嗎?」回到辦公室,言言拿起借據當眾撕掉,「我跟他們說,基於我把他們當朋友,這筆錢我不計較,但請他們立刻搬離員工宿舍。」

 

那一年,劉品言不過才二十三歲。這次的教訓,讓劉品言看清自己的管理缺陷,「我太容易相信人,而且太偷懶了。」她認為,充分授權沒有錯,但前提是領導者不能偷懶,當初長達半年的時間,她都不曾了解北京公司的金錢流向。

 

現在,很多細節她都會追究到底,「就算深夜,我都會爬起來看報表。」因此,北京公司營運第二年就賺錢了。七歲以前過著千金小姐的生活,長大後也曾捱過買一個便當三人分食的困境,但劉品言全都沒在怕,「我永遠可以從零開始,這可能跟我的職業有關,我是演員,每次都得洗掉上一個角色,全部重來,所以,我的身心狀態很能接受『打掉重來』這回事,錢沒了,再賺就好啦!

 

 

 

 

本文出自女人變有錢2015年7~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