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如果這都不是戀人,那什麼才是戀人?

文 / 路嘉怡

 

小布剛剛從印度度假回來,跟好友阿剛一起結束了兩週的自助旅行。從決定出發、每次行程中拍照上傳美景、回到台灣、直到現在,每個人都偷偷的卻又非常熱烈的在討論著──他們倆,在一起了嗎?

 

耳語像是嗡嗡嗡的小蜜蜂,飛到西又飛到東,他們的朋友工作族群人們,一圈子一圈子的朋友互相交疊、重複、傳染著,相同感受互相加乘,再多一點點免不了的加油添醋、浪漫幻想,嗡嗡耳語早已渲染成了「貓在鋼琴上昏倒了」的城市傳奇。像是滴入透明油彩中的一點紅,緩慢地、詩意地、不著痕跡地,往四周暈開了,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響起了,再回神一看,這一缸無色的油彩已暈染成了淡到幾乎看不見、卻像那鋪了滿地的櫻花緋紅,野火已經燎原。

 

「如果音樂是愛情的食糧,請繼續演奏。」(註1)

 

看著帶著滿身陽光回來的小布神清氣爽的現身,我忍不住帶著笑意,等著。

「我要聽故事!」我說。

「沒什麼啊!」可想而知的小布式標準回答。 

「反正我就太常一個人旅行了,多了一個人我還常常忘記他的存在呢!我都沒在管他的耶,他超級傻眼!」

「他很白癡啊,每天就是睡覺跟拉屎啊!」

「就把他當作一個生物在旁邊,而且他是來分攤旅費的,這樣想,很多事情就很順遂。」

「我對他無所求啊,所以看什麼都很好笑,要是我是他女友我應該會抓狂。」

 

小布劈哩啪拉的講著,蠻不在乎的表情卻又笑得開心,我跟著她的故事細節哈哈大笑,腦子卻也不停地轉著,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這其實是一個很奇妙的心理狀態,當那些你認為很有可能是真相的事情,就這麼大剌剌地、毫無遮掩地攤在眼前的時候,你反而會正經八百的不斷仔細反覆思量。不像那些偷偷摸摸的事情被不小心揭穿時,你倒是可以理直氣壯、光明正大的跳出來笑鬧、打趣都好,一點兒都不覺得有什麼好為當事者害臊的。這是人性,也是此刻讓我百般狐疑卻不敢打草驚蛇的主要原因。

 

如果這不是戀人,那什麼才算戀人?

 

小布說著,在旅途中,有天深夜夢到了那個曾經讓他痛徹心扉的前男友,隔天醒來,她只跟阿剛說,「你可不可以坐在我旁邊,讓我靠著,什麼話都不要說?」這個心碎的女孩就這麼靠著身邊這個傻呼呼的男孩,不發一語的,時空好像停留在那個片刻。

一定有些什麼,比一般男女好友間多了一些什麼。可以在十幾天的艱困旅程中形影不離而相看兩不厭,彼此看到了彼此身上一些從未被別人發現的優點(笑點),或者,某些別人眼中的缺點卻成了可愛之處。只是這個「什麼」到底是「什麼」?

 

我說這就是曖昧,她說她從來都是二分法──有戀愛感或沒有戀愛感,從不跟人曖昧的,遇上這種狀況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那什麼是曖昧呢?」她問。

「曖昧就是,嗯,比靈魂誠實的身體會不由自主地想跟他有些肢體碰觸,看到他會有點開心(但也只有一點),什麼事都很容易想到他,也許還不到戀愛感,但跟他在一起總是感到安心滿足。」我就這麼簡短的為深奧的曖昧下了一個生活化的註解。

 

曖昧呀曖昧,那是戀愛中最難熬也最美好的時期。

 

曖昧總是在你沒察覺的時候偷偷探訪你的心,埋下了一顆未知的種子,於是每次看似日常的朋友相處,都成了灌溉種子的水份與養份,時多時少,有時異常開心的經驗還補充了珍貴肥料。而種子呢,它也許需要一個月、半年甚至更久,才會慢慢發芽、開花、結果。但也有可能,這顆種子會像被埋進樹洞裡的秘密,永遠不會有見天日的一天,如同我小時候養的那隻蠶寶寶,結了繭,卻怎麼也不見飛蛾破繭而出,變成永遠藏在心底的一個未解的謎。

 

只是曖昧中的男女,有時候會像呆子,因為想到對方而莫名笑了出來,也有時因為對方身邊出現了新的可疑愛戀對象,而感覺不太自在,還要死鴨子嘴硬的幫忙起鬨湊對。曖昧的男女自己的心都搞不清,甚至時常想著我們其實根本不適合交往啊,但不由自主的言行舉止卻洩漏了好多自己看不到的秘密。

 

曖昧是彌足珍貴的愛情歷程,「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這句名言,用在曖昧更為生動了,究竟結果是什麼、會不會在一起,已經沒那麼重要了。這過程中的歡笑與刺激,患得患失的情緒、甚或是發覺彼此感情神秘的進退消長,有時真的更比正式交往後的關係更令人難以忘懷。

 

「就別多想了吧,別管其他人怎麼說,如果現在的狀態是舒服的,那就繼續著吧!也不要急著定義這個關係,先這樣吧!」說到這,我必須老實說,我還是無法相信談過不少戀愛的小布,竟然是個曖昧界的菜鳥新手。

 

這一對傻裡傻氣的男女,我看來更像是黑色喜劇泰斗與寵物明星的組合,即使在旁人眼中早就看似一對戀人了,還是堅持著自己的節奏步調,慢慢摸索,或說是享受著,屬於他們未完待續的旅程。

 

主角說

小布:「有時候愛情少了點元素,是不會成立的,不過,很高興那趟旅程有阿剛,然後,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曖昧是什麼東西啊!」

 

 

 

 

 

註1  莎士比亞名言“If music be the food of love, play on.”

 

 

 

本文出自《當然也不是都那麼OK》啟動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