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做自己的女王 楊謹華

二姐江蕙不是有《藝界人生》這一首歌嗎?「樂隊前奏已經響起,舞檯燈光閃閃焟焟,掌聲表示你對我的熱情⋯有人欣賞我的歌藝,有人好奇我的感情,落台後,只是平凡的女性。浮浮沉沉藝界人生,冷冷暖暖多變人情,舞台上,燦爛笑容⋯舞台後,寂寞心情⋯」這首歌就代表了楊謹華對演戲的感覺。演戲,除了能照顧到她的家人外,也成就了現在的她。「演戲,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很謝謝它。」楊謹華如此說道。

 

敢於追夢

守時、專業,這是楊謹華給我的第一印象。在約定專訪的當天,她比預計的拍攝時間整整提早了十五分鐘到達現場,美麗且優雅地就定位,讓髮型師、化妝師開始潤飾她的美,顛覆了我想像中應有的巨星風采,沒有過人的氣勢,沒有霸氣的開場,卻以一種不可忽視的氣場佇立於眾人的眼前,她的行動節奏像一首輕柔的古典樂,讓我們偶爾陶醉在她舉手投足間所散發出的氣質魅力,一時之間難以轉換,在某幾個剎那時刻,我憶起《敗犬女王》的強女人單無雙,與楊謹華的影子重疊在一塊時,同樣的外貌,卻帶有不同的風情,我才像大夢初醒般想起這不就是演戲嗎?在一模一樣的皮囊子之下,總能揣摩各種不同角色、承載多種性格的人,就叫做「演員」,而楊謹華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女演員,當她訴說起那部帶領她邁向演戲之路的連續劇《白色巨塔》,只有著滿滿的感謝,「蔡岳勳導演是我的貴人,他鼓勵我用不同的方式表演同一個角色,當時帶給我非常大的震撼。」這是楊謹華重要的轉捩點,後來便到大蘋果上表演課程,收穫甚多。我想,當楊謹華能自居自己是個演員時,便是對自己最大的肯定與認同,也許對外行人而言,這不過只是賦予他人的一個名詞,但對楊謹華來說,也許是一把重要的關鍵鑰匙,能夠打開看似簡單又有些仿舊的木製盒子,映入眼簾的便是意想不到的演員世界,多采多姿,豐富又美好,「以前只希望大家能夠趕快認識我,對表演本身並沒有太大的感受,直到演出《白色巨塔》,受到蔡岳勳導演的啟發,我心中的演戲大門才正式被開啟。」然後,她毫不猶豫地一腳踏入這個繽紛的世界,從喜歡表演卻不知道真正表演快樂的精髓在哪,一直到現在能夠細細咀嚼這其中的滋味,這之間的成長轉折造就現在的楊謹華。

 

也許是因為成熟美麗的外貌與氣質,我們總覺得楊謹華的角色似乎在《敗犬女王》及《女王的誕生》時便已被定位,熟女的稱號環繞著她,似乎很難不被女王的姿態框住,難道對於這些評價,楊謹華不會有些微的抗議嗎?她倒是非常尊重在真實世界中毫無生命、編劇而來的角色,「我覺得《敗犬女王》以及《女王的誕生》裡頭的女主角有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她們為了自己的夢想,都非常努力,而且永不放棄,這一點跟我的性格其實非常接近。」楊謹華對於這個提問,巧妙地以四兩撥千斤的方式帶離我們一直探究在外形定位角色這點,高招地替角色與自己之間找到迷人的共通點,讓我們清楚知道,「噢!我不是因為外貌成熟才被找來勝任這兩個角色,反而是因為我們都是同一種上進又清楚方向的女人。」楊謹華接著又補充道:「以前都是角色在定位我,我希望未來我可以去定位之後接演的角色。」楊謹華把決定權交付給自己,也暗示著未來只有她可以駕馭角色,而不是她被角色所駕馭。

 

 

完整的演員

 

當訪問進行到前三分之一的階段,我從楊謹華所散發的專業態度一直到感悟出「天啊!她是個好理性的女人。」後,不禁猜想,楊謹華總是這麼的冷靜嗎?還是因為訪問問題恰巧比較探究內心深層的緣故,無形中特別凸顯出她冷靜且理性的那一面,這不冷不熱的回應是不是默默地映照出楊謹華的個性呢?「我該理性時我很理性,我該感性時也是挺感性的。別說是身為演員了,就連一般人都會有很多不同的情緒,我也會有很瘋狂的一面。」我特別複誦了一次「瘋狂的一面」,是嗎?有些難相信眼前這位坐姿端莊且口齒清晰的女人會有失控的時候,但楊謹華肯定地對我說:「我很喜歡自己瘋狂的那一面,無論是自己的優點或缺點,我都很喜歡。」她既灑脫又自在,這是我在訪問她的一個階段結束以後,除了專業、敬業以外的的二個感想。

談起身為演員的心得,楊謹華並沒有長篇大論、滔滔不絕,卻也精確的回答了問題,「我可以從每部戲的不同角色中,體驗到各種人生經歷,大概就是身為演員最快樂的一部分。」楊謹華很享受演戲的過程,就像是聽著別人生動地訴說精彩的故事一般,人生在世,妳能經歷的人生體驗就只有珍貴的這一次,但透過演戲,妳能擁有好多次的各種可能,楊謹華在戲中過著他人的人生,替角色笑著、哭著,而下戲後便回歸到自己身上,安份守己的過著楊謹華的生活,「但演戲最辛苦之處,大概就是當我要去扮演戲中角色時,相對的,就必須要失去自己。」如果笑說演戲就像被鬼附身,我想每位專業的演員都是超有感的靈異體質,不全然地失去自己,怎麼能讓角色佔據自己上演一場好戲呢?

在演戲的技巧上,楊謹華很用心;而在演戲的態度上,楊謹華很貼心,懂得設身處地的替劇組、工作人員著想。本以為收視率會是演員的一大壓力,擔心呈現的效果沒有預期中來得好,但楊謹華清楚每個人的本分是什麼,她直言收視率一直都不是她主要擔心的問題,反而會感到壓力的是她自己,「我希望我在劇組裡的狀態是已經完全準備好,所以我常會叮嚀我的助理注意該注意的事,拍戲並不是單靠個人就可以完成,這是一個Team Work,我不希望因為個人的因素造成劇組的麻煩。」楊謹華在此強調自己絕對不可以生病的理由,不是為了自己,而是若因為生病而造成大家的困擾,她會非常的不好意思。

 

自然地聯想到,楊謹華在工作時的狀態是否會對自己特別嚴格呢?只見一旁的經紀人趕緊強調,「是專業啦!」楊謹華也認為自己並不嚴格,這麼一說很怕身旁的人會覺得她很嚴肅,「其實我在工作時,是很優游自在的,只是我很清楚工作流程,該做什麼事的時候就該做什麼,因為我很尊重我的工作。」分享著近期因為拍攝曹瑞原執導《一把青》的關係,從一開始對熟背劇本的文言文台詞有些辛苦,到現在因為背劇本背得滾瓜爛熟,笑說當時一拿到劇本可是劇本不離身,連到廁所時也沒放過它,把握住每一刻能夠吸取劇本精華的時間,只為了能夠內化成自己的話,「我很享受演出年代劇,能夠把話說得如此漂亮,感覺真好。」這是楊謹華首次挑戰年代劇,而未來她也不排斥接演近期炙手可熱的宮廷劇。緊接著追問之後有沒有想要挑戰的角色,她像心裡早已有答案似地秒回:「聾啞人士,我發現在沒有對白的情況下,要演出自己的情緒是很難的,但我願意去挑戰自己的演技。」身為演員,楊謹華不避諱地說總會經歷自己的演戲低潮期與高潮期,不經歷這些過程,就不算是一個完整的演員,「我有習慣會在演完戲之後,檢視自己的表演,但也常因此跟自己過不去,但想想,我應該放手讓它過去,畢竟人不可能永遠處於高潮期。」

 

 

《一把青》─女性的堅韌

因為拍攝曹瑞原導演的《一把青》,讓楊謹華有機會可以了解國共內戰時期的女人,在面對愛情時,所表現出來的堅強與堅持,「她們的勇敢讓我很感動,同時卻也讓我很痛苦,畢竟當時的年代背景跟我們現在很不同。」楊謹華分享,當時為了拍攝一個場景,她維持了一整天悲傷的情緒,不僅哭了一整天,後來回到家開始卸妝時,才發現眼睛下方的血管已經被她「哭爆」,還有一點一點的紅疹,經過兩天後才完全復原,「但我盡量不讓自己把戲帶回家,我盡量。」楊謹華語末再次強調下戲後「盡量」不把情緒帶回家,雖然多少還是會有一些尚未消化完全的情緒痕跡存留在她心中,「但是我寧可在拍戲的時候,讓自己陷入當時的情緒狀態裡頭,也不願意回家時還帶著這些負面情緒,這是我必須做到的專業。」楊謹華不僅在台灣,也在上海取景拍攝《一把青》,為了符合國共內戰的年代背景,劇組在台灣尋遍了街景,有些還是必須轉移到上海拍攝,而在台灣也找了各地的景點,包括桃園、嘉義、高雄⋯⋯等等,楊謹華笑說,「我幾乎快要環島了!」而拍戲的過程中,最辛苦的地方大概就是必須克服天氣的炎熱,「我在高雄拍了一個多月,恰巧當時又是最熱的時候,無論是拍外景或內景都讓人大肆飆汗。」原來,劇中的天氣設定是大冬天,所以楊謹華與其他演員都必須穿著棉襖、厚旗袍拍攝,「但不知為何!那時我每天睡不到四小時,又總在幾乎快中暑的天氣拍攝,皮膚狀態倒是特別好。」但我們都深深覺得,這是楊謹華天生麗質的關係,我盯著她吹彈可破的肌膚。雖然說天氣炎熱讓人幾乎無法負荷,但楊謹華認為是辛苦,卻甘之如飴,「雖然狀態跟環境不斷在改變,但拍攝的這幾個月對我們演員來說,真的演得非常過癮。」楊謹華幾乎把今年的時間都投入在《一把青》的拍攝上,而她也透露明年會有不同的安排,她會嘗試不同的舞台,無論是電影、舞台劇⋯⋯只要關乎表演,她都很願意嘗試。

 

屬於她的愛情蘋果

主演《藥命俱樂部》的馬修·麥康納是楊謹華的理想型,她說:「我覺得他投入的演戲精神很性感,非常吸引我。」楊謹華擇偶的條件並不是以外表而論,一定要多麼帥氣,卻一定要成熟、懂得包容,「我比較在意個性跟相處,穩定性比較高的性格男人是我的優先選擇對象。」楊謹華談及自己的感情世界,語帶保留地說:「感情包含在生活中的一部分,我現在很滿意自己的工作狀態跟生活,我感到自在舒服,所以,妳覺得呢?」楊謹華嘴角微微上揚,有些神秘,有些可愛俏皮。

楊謹華其實跟一般的女人一樣,都希望可以結婚生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計畫趕不上變化,還是別計畫來得好。」雖然有所嚮往,也渴望擁有家庭的感覺,「畢竟人最後都是要回歸到家庭的。」但楊謹華就此打住,不再多說,留給我們一些些想像的空間。無論是面對演戲、愛情、生活,楊謹華都希望能夠達到平衡,「對我來說,這些事情都一樣的重要,因為有穩定的生活品質,才能幫助我在工作上更投入、更專注。」楊謹華持續主宰著自己的人生⋯⋯  

 

 

5個關於楊謹華與柯夢波丹的Q&A

Q:妳有座右銘嗎?
A:不見風雨,只見彩虹。彩虹總在風雨過後才會出現,這也是在提醒著我,當我遇到挫折時,之後總有美好的一面在等著我。

 

Q:請分享妳的工作態度。
A:尊重角色,尊重現在的每位工作人員,還有專業,並且投入其中。

Q:妳覺得什麼樣子的女人是最性感的?
A:我們以前都會覺得女人的外表如果美麗,自然就是最性感的,但現在對我來說,一個女人的知性與智慧,才是最性感的部分。

Q:妳有未完成的夢想嗎?
A:希望可以得到獎項的肯定,這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未完成的夢想,也是我現在努力的動力。

Q:妳覺得自己是什麼樣個性的女人?
A:我是一個滿勇敢且感性的現代女性,因為在面對生活與工作上,我願意不斷的改變,也不斷的檢視自己、面對自己,因此有辦法繼續向前行。

 

 

 

 

本文出自《柯夢波丹》2015年9月號第296期

 

延伸閱讀:

一百二十分的女人 林心如

美麗冒險者 Janet

Forever Cosmo Girl 你我巨星瑪丹娜Madonna

一個人的熱情與冷靜 Ella

迷人的偏執狂 莫允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