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嘿,倘若能再一次與你見面,我是否能夠好好說出口呢?

 

 

如果全世界都不知道這朵花的存在,它,還需要綻放嗎?

 

這是聖經故事裡的小文,時不時我會想起,特別是這幾個月拍戲的日子,更是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

 

劇組的工作型態是很封閉的,四十集的戲,工作期大約是五~六個月,只要開拍,所有相關人等,接下來的時間,就完全都是劇組的了。

 

早上七點開始工作,結束時間平均是晚上九、十點。回到家梳洗完畢,再為第二天的內容做準備,基本上如果想要把事情做好,也想要睡飽,就不可能再安排其他的事情。

 

這群因為工作才聚集的人,就這樣被緊緊綁在一起,每天的工作壓力,加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壓力,結果就是爆點處處。

 

「想要早點回家就給我動作快。」有時間壓力的副導演常常如此怒吼著。

「可以不要動到我的燈嗎?」燈光師傅也怒吼了,最討厭有人不小心移動到他的辛苦傑作。

「到底是誰把這個牆壁弄髒的!」這次發脾氣的輪到負責洽談場景租借的執行組,因為他們必須跟屋主做交代。

「麥克風又穿幫了,要說幾次才懂?」攝影師最痛恨的事情,就是拿著大型麥克風在旁收音的助理,不小心入了鏡,大家又得重新拍過。

「我等了幾個小時都沒拍到耶。」演員也生氣了,覺得為什麼通告時間還老是要亂發?

 

以上類似的狀況,下刪數百條。

 

每天每天都得見面的親密戰友,眼見工作截止日的逼近,讓大家都沒有時間注意對方的優點,沒有時間因為別人的好,而說聲謝謝。

 

我們把握著所剩不多的時間,抓住同伴的弱項、糾正同伴的缺失、為了追求完美,我們互相怒罵。

 

如果相處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到底應該做的是什麼呢?

 

就在台灣區殺青酒結束後的那個晚上,我去看了導演河瀨直美的《戀戀銅鑼燒》試片,當劇情出現了在電影宣傳上,常常見到的那句對白時,我真的百感交集。

 

「嘿,倘若能再一次與你見面,我是否能夠好好說出口呢?」那句話是這麼說的。

 

影視圈應該都不陌生的一種場面,就是在殺青酒上的依依不捨,與酒後吐真言。

 

那些在拍攝期間彼此最看不順眼的,通常就是在殺青酒上互抱最久的。然後,回到家,臉書上全部都是甜笑大合照,敘述文字也全部都從原本的抱怨,換成了謝謝與謝謝。

 

如果這些感激,在拍攝期間,就第一時間先和對方表達的話,事情會不會有不同的發展呢?

 

會不會每天更開心付出了?會不會每天更高興共事了?會不會每天更期待見面了?

 

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把事情做好,所以我們也都會想辦法讓團隊裡的人知道「我都有在做事」。我們急著用怒吼來表達自己的專業,用生氣來展現自己才應該是功臣。

 

幾年來,看著日復一日劇組在工作時的紛擾,我總是想到那個老問題:如果我們只是在山谷裡的一朵花,沒有人會看見我們的美麗,沒有人會聞到我們的芬芳,那我們還要不要綻放呢?

 

《戀戀銅鑼燒》裡,樹木希林飾演的「德江姨」,就是一朵拼了命要綻放的花朵,即使在無人聞問的地方。她的生命力讓人感動。

 

就在喧鬧的拍攝日子裡,我們的場記,每天一大早,就會來到演員化妝間,抓著每個演員對詞,對上好幾遍也不厭煩,所以我們這檔戲,演員組幾乎不會有因為忘詞而耽誤拍攝進度的時候。但是在劇組裡,她從來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大聲吼叫著自己其實做了些什麼,即便因此老是揹上無作為的黑鍋。

 

殺青酒那天,可愛的製作人辦了小小頒獎典禮,讓工作人員都有機會上台拿到小禮物。只有她,一上台,所有的演員衝上去抱著她合照。

 

如果全世界都不知道這朵花的存在,它,還需要綻放嗎?

我沒有辦法輕易地回答,畢竟這真的是非常孤獨與絕望的修行。

但是我想,至少在接下來的人生,我絕對會把感謝的話在第一時間告訴對方。

「把話好好的說出口」。

 

 

(後記)

原著作者多利安助川在訪談裡表示,日本在1996年以前,規定「感染漢生病(痲瘋病)的人,一生都要待在療養院裡」。而他自己大約在二十年前,主持廣播節目的時候,常常和青少年聽眾聊到「生命的意義」,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生命的意義,就是能做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差不多同時間,他朋友兩歲的兒子不幸死亡。

 

他就想,那麼,那些夭折的人,和那些因為生病,而必須永遠被隔離的病人,他們生命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他們對社會的貢獻相對起來是少的,那他們的生命,就沒有意義了嗎?

於是就開始了這個故事的書寫。

 

他的心情,和我常常在思考的「山谷裡的花」不謀而合。但實在愚昧,百思得不到答案,於是決定還是先好好感謝所有的緣分,實際些。

 

「《戀戀銅鑼燒》雖然也是跟漢生病友有關的故事,不過說到底它比較像是整個故事的背景,我真正想傳達的是:不論是誰,一定都曾在夜深人靜時自問『我活著真的好嗎』『我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為此煩惱的時候,我希望你翻開這本書讀一讀。」/原著作者 多利安助川

 

★電影簡評:

 

《戀戀銅鑼燒》あん/日本/上映日期:10/02/2015

本片並非美食電影,雖然的確有詳細介紹了做銅鑼燒的過程與難度。

 

故事藉由被社會隔離了一輩子的「德江姨」,拼了命地想要在有生之年,完成心目中能對世界有些貢獻的夢想,來帶我們看見世界與生命的美好。這個視角,由擅長描繪「生命感」的導演河瀨直美來表現,更是貼切又細緻,有別於一般劇情片,異常動人。

 

「就算我們一輩子活在陰暗角落,依然被沒同理心的社會踐踏著,希望大家能了解我們。」,樹木希林飾演的「德江姨」,用像個少女般凡事雀躍的表演方式,詮釋這個終於能走到社會中的漢生病患,因為她的同理心,我們同時看見了沒有同理心的社會的醜惡,與堅持綻放生命的美麗。

 

本片有著演技深刻、風格清新的演員(樹木希林、永瀨正敏),也有充滿生命節奏的運鏡、剪輯、配樂,輕輕地說起,然後重重的放在心上,讓人久久不忘,我給本片五棵菜。

 

★評分標準:

五棵菜~營養又好吃

四棵菜~營養,但不見得好吃

三棵菜~能填飽肚子,但不見得營養

二棵菜~既填不飽肚子,營養又不夠

一棵菜:不是我的菜,但或許會是你的菜

 

 

★蔡燦得電影節目@飛碟電台Fm92.1/每週六 中午12:00/飛碟得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