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坦白是一種手段

K是朋友裡面公認的妹神。

 

他的年紀差不多30出頭,是個不大不小,適合結婚又可以繼續玩的年紀。身邊女孩子很多,換來換去其實也沒什麼,難得的是她們都能好來好去,不口出惡言就比較不容易。

 

K條件不錯,但並不是多金撒錢型的男人。幾個男生朋友曾私下討論,最後以“他一定有特殊的技巧”為總結。

 

聽到這裡我實在忍不住,從鼻子裡哼了一聲,“拜託你們不要什麼都往性上面想,那根本就是男人自以為的魅力來源,女生真的沒那麼稀罕。”

 

“妳說到哪去了,”Jason一臉無辜,“我們指的是話術。”

 

“...最好是。”

 

終於有次朋友聚會,大家把K圍住,半真半假地要他傳授搞定這麼多妹的絕招。

 

“一定是說話之道!”宇誠首先發難,我們都知道他這輩子就是吃了不會哄女人的虧,和老婆吵架都是硬碰硬。有次被趕去睡客廳就算了,第二天起來全身還被太座用奇異筆畫上和沙發套一模一樣的格紋,連臉都不能倖免,乍看之下像個在敵人客廳隱形的忍者,五歲的兒子差點一屁股坐在他的腦袋上。

 

“世上沒有一句話哄不了的女人,”K笑笑,“如果有,那就是兩句話。”

 

“示範!示範!”大家一陣騷動,K表示他還想好好吃飯,只能回答三個問題。

 

“兄弟,如果女朋友吵架歇斯底里怎麼哄?”Jason首先提問。

 

“她越氣你就越不能氣,”K慢條斯理地說,“她吼她的,你專心聽,想辦法讓她笑。女人一笑就罵不出來,然後再和她講道理。”

 

Jason茅塞頓開,退到旁邊一邊刷手機一邊努力思考,我看是上網找笑話去了。

 

“大哥,”長年喝醉回家被太座畫臉的苦主宇誠上前求助,“那如果老婆罵我,要我去死怎麼辦?”

 

大家都笑了,這兩個字大概是宇誠進門的問候語,也算是生死與共的夫妻。K胸有成竹地回答,“你就說我不能死,我死了誰來照顧妳?”

 

宇誠瞠目結舌,這輩子做夢大概都想不出這句話還能被這樣化解。

“大師,那如果我說什麼她都不相信,說我騙她呢?”最後一個問題被陳振搶先。

 

K頓了幾秒才說,“這要看她為什麼不相信你。”

 

“不過要先穩住她,你就要順著她的話講,”K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

 

“順著她的話講?”連我都好奇了,“你的意思是承認自己是個騙子?”

 

“沒錯,”K看著我們,“如果到了你說什麼她都不信的地步,你就回答,對!我都在騙人,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說過真話!妳現在聽好了,”

 

“我從來沒有愛過妳。”

 

所有男人瞬間沉默,幾秒後大呼小叫,集體抱頭崩潰,我看見K的頭上出現了光環。

 

我想,如果我今晚把K這個禍害裝布袋帶去海邊做消波塊,一定是幫所有女性同胞一個大忙。

 

“像你這樣妹那麼多,被抓到怎麼辦?”我問。

 

“被抓到?”K挑起眉毛,“為什麼會被抓到?我從來不騙她們。”

 

“你的意思是,她們都知道你同時和別的女生約會?”

 

K搖搖頭,居然顯得有點真摯,“說謊太累了,也沒必要。我一向都很坦白,擺明了現在還沒想定下來,但未來也不是不可能。”

 

這下我才真的震驚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無招勝有招。

 

我們都覺得欺騙很無恥,殊不知過度的坦白也是一種手段。更進一步說,是兩手一攤,要不要隨便你的態度。

 

誠實的無賴與說謊的懦夫,在感情上都一樣糟糕。

 

謊言可恨,但是義無反顧的誠實同樣可怕。被拆穿的人多少抱著歉意,兩個人說不定還有轉圜的空間,但一出場就明刀明槍的真相,擺明願者上鉤,讓人連責怪的對象都沒有。

 

追根究柢,重點都落在誠意兩個字。

 

實話也好,謊話也罷,問題是他願不願意改變,想不想妥協,抑或把真相當作卸責的一種手段。

 

我行我素是很難改變的素質。一開始就表明後果自負的人,大概不會為了誰浪子回頭,最後也一定會讓你摸摸鼻子走。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