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為夢想 逆向而行

 

冰島,是深藏於我心底的那個溫暖又冷酷的夢中島嶼。

 

記得十幾年前,我特別自閉,每天都拉上窗簾,一個人待在沒有光線的屋子裡,不願意出門,更害怕見生人。沒有特別的夢想,生活過得很消極,覺得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有一天,我在書上認識了冰島,有一種那孤寂的空氣才適合我呼吸的感受。長大後,我在一次次旅行時開始愛上這個世界。當我自在地穿梭於不同的國度,流浪於世界的各個角落,足跡踏遍每一個大洲,卻始終沒去冰島。因為我總覺得沒有準備好,知識上沒有準備好,身體上沒有準備好,更重要的是心理上沒有準備好。我不停地看關於冰島的書和電影,規劃各種路線,收集各種圖片,學習在不同情況下的拍攝方法,但還是遲遲沒去。也許是在逃避曾經的自己,也許是捨不得就這樣回到夢中的島嶼。

 

多年後,我經歷了人生最痛苦的一年,遭遇了從來沒有過的生死別離,使我一次次陷入絕望。我最愛的外婆去了極樂世界,我可愛的弟弟因為車禍永遠離開了我,任性的我再也沒有愛的能力,年少時的死黨闖了大禍還是從新聞得知……這些事情讓我再也無法快樂起來,所有童年與少年時的青春回憶,都被蒙上了悲傷的陰影。從來不知道「永遠失去」這四個字離我這麼近,而曾經說的「永遠」卻如此遙遠……

有時候,現實中想逃避的事情,但夢裡卻被不斷提醒,也許生活在夢裡更加真實,我非常留戀夢境,渴望被放逐到夢境中的孤島。於是,我終於下定決心,來到一直夢想的冰島。因為這神秘的指引,那一年,在一號公路開過一遍又一遍,一直在和冰島巨魔的壞脾氣打交道,內心無比壓抑、狂躁,經歷了兩次翻車被救,當時覺得我也許會就這樣輕易地死去,然而一覺醒來,我又像夢遊般遇見冰島的各種靈物,聽它們的故事,與自然交流,得到啟發。其實巨魔的暴躁與精靈的友好,都是內心的自己。我想與巨魔做朋友,就像是學會如何與自己內心的魔鬼打交道。景物其實是人心的反映,而冰島就像是另一個自己。

 

冰島的裂縫和冰川、升騰的大海、暴怒的火山,它們時而激烈、時而平靜。我在Vik黑沙灘找到隱形的翅膀,放下那沉重的過去;在苔原與精靈玩遊戲;夜晚幸運地遇見極光爆發和火山的紅光;出海問候鯨魚先生時,發現海島上的海鳥和巨魔其實是好朋友,巨魔保護著牠。而巨魔的性格其實非常寧靜、隨和,且與自然和諧共生。我一開始被壓抑的心情,慢慢地在這些衝撞中重生,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自己。

 

歸屬感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我離它那麼遠又那麼近,竟然瘋狂到一年之內在每個季節都飛去冰島,害怕錯過每一種美妙的風景,因為它隨時都在變化。大多數時間冰島天氣陰霾,下雪的話基本上什麼都看不見,隨時會轉變成暴風雪,還可能遇見火山爆發。路上也沒有什麼吃飯的地方,有時候又冷又餓,開車六、七個小時才到得了一個休息站,但我喜歡這種迷失的感覺。在那些時刻,一些近乎完美的事物會意外地呈現在我的經驗與感覺中。有可能上一秒是地獄,而下一秒就是天堂。冰島曾經安撫了厭倦奔波與殺戮的維京海盜的靈魂,冰島開闊的奇觀也讓我徹底走出了悲觀的情緒。人類在大自然中那麼渺小,又有什麼是放不下的呢?在當下,在冰島,我尋找到那個勇敢、樂觀、平靜、偉大又渺小的自己。

 

在冰島,放逐自己,重拾自己。

 

 

本文出自羅曉韻《為夢想逆向而行》寫樂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