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副駕駛座,我的地盤!

Share

幾天沒見,坐進他的車,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Advertisement

音樂沒變,還是張惠妹。

後座沒變,還是那麼亂。

垃圾桶裡也還是只有可樂的空瓶。

打開副駕駛座前方抽屜,裡頭也還是只放著原本的那盒面紙,其他什麼都沒有。

假意抽了張面紙,就是覺得哪裡怪。

就在這個瞬間,終於發現哪裡不對勁了。

我的椅子被調過了,他副駕駛座的椅子被往前調了!

我看著他,邊鎮定的繼續跟他聊天,邊想著該怎麼套出是哪個傢伙趁我不在,坐了我的位置。

忘記上哪個節目,聊到對男友查勤的嚴重程度。幾乎每個來賓都說會查,只是手段誇不誇張而已,只有我很堅定的說:「不查。」。

「不偷看手機?」「不偷聽他講電話?」「不偷檢查車子有沒有可疑物品?」…不管現場所有人怎麼問,我都堅持說不。

沒騙人,因為自從前兩個男友,不管怎麼查,都還是會有問題之後,我就真覺得查勤是沒有用的。

更何況,查了,疑似有問題,要對質嗎?

對質,就會讓對方有了警覺性,你的精明,只是讓對方更知道該從哪防備罷了。不對質…

「那查還有什麼意思呢?只是氣死自己啊。」當時的我這麼說。

「不如當個大器的女朋友吧。」當時我在攝影棚中,面對所有質疑聲浪,帥氣的這麼表示。

我邊跟他聊著有的沒的,腦袋邊想著所謂「大器的女朋友」,到底應該大器到什麼程度。

其實我的想法,大方向來說,是沒有改變的。一,查勤真的沒用,要變心,就是會變的。二,大器很重要。

只是這陣子很巧的遇到了兩件事情,都呼應了我真實的內心。

先是前幾個禮拜,我的節目中,訪問了蔡柏璋。他是現任台南人劇團的聯合藝術總監,自己也是許多戲劇和各式影像創作(如,蔡依林《我呸》時的跨界演出)的編、導、演,和作家。他的新書《排練一場旅行》,是集結這麼多年來,隻身到海外求學或是長時間生活的點點滴滴,以及這些旅行帶給他的改變。

其中有篇我很喜歡,特別分享給姊妹淘。文章一開頭是這麼寫的(Page148/註):

“我有一種奇怪的驕傲。

有種恐怖的念頭常常下意識浮現卻不自覺,那就是「自己比別人優越」。“

譬如,他的朋友告訴他,想要成功,人際關係很重要。他聽到的當下,很不屑這種為了成功才交朋友的行為,但同時他又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的確會因為知道哪些人對他的未來沒有幫助,而不願意多花時間去和他們社交。


他覺得這樣「驕傲」的自己很恐怖。

這篇文章的題目叫做「別讓莫名的驕傲害死你」。

以他的說法,對應我自身的處境,真是可以舉出一百個例子甚至遠遠超過。

像是,因為知道長官喜歡嘴甜,我就特別不屑看到長官就黏上去陪笑臉的同事。

因為知道大家也想認識名人,所以就特別討厭那些愛和名人拍照上傳的朋友。

「台灣人真的很愛排隊耶,他們是沒別的事好幹了嗎?」我很常這麼批評。

「那週年慶你會去搶折扣嗎?」我的朋友Jenny,在她的廣播節目《今天真美好》裡問我。

半秒的猶豫之後,我說:「當然啊,有便宜的為何不買?」。

她狂笑,然後說:「我很高興你終於對自己誠實了。」。

是,我也很高興終於對自己誠實了,我終於明白哪些想法只是我的那「莫名的驕傲」,而不是真正的我。

那天,是我代班,跟她一起主持,聊些吃吃喝喝買東西的話題,這就是我上述所提,最近所遇到呼應了真實內心的第二件事。

以前我真的就是會為了不要和別人一樣,而過著與真正想法完全相反的日子,「其實當我看著那些排隊美食,我真的也很想要吃吃看,那到底有多好吃。」我跟她說。

當個大器的女朋友,就是我那「莫名的驕傲」。

為了要讓男友覺得我和他以前愛吃醋,會查勤的女友不同,所以我不吃醋,不查勤。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究竟電話通訊錄裡都是哪些人,我真的很想知道他都在跟誰一起工作,我也真的很想跟他說:「副駕駛座是我的位置,不能讓任何女生坐在我的位置上!」。

我曾經在姊妹淘發表過「該不該讓她/他搭便車?」的文章,裡頭所寫的,的確是我所想,兩人相處,搞成諜對諜,就沒意思了。不過當然,也別讓莫名的驕傲害死自己,真的在意,就直接說吧。

這個故事後來是這樣的:

我:「這幾天誰坐過你的車啊?」

他:「沒有啊。」

我:「那為什麼我的位置被調整過了?」

他:「蛤?」

我:「這個位置啊,是我的位置啊,它被調往前了耶,是誰調的?」

他:「只有你會一上車就嫌東嫌西、調東調西的,還會有誰?」

然後這個瞬間,就在這個瞬間,我突然想起來那天我抱怨他的副駕駛座椅子好後面,我要拿前面抽屜裡的面紙都好難拿。

所以我就調整了椅子,把它調往前一點。

噢,好吧。

我不想讓莫名的驕傲害死自己,如果我不問個清楚,說個明白,這將會變成日後點燃戰火的引線之一。

對,這個位置就是我的地盤,誰都不許動。

我不驕傲了,我就是在乎。

★補充:

《排練一場旅行》/作者:蔡柏璋/天下文化出版

如果是蔡柏璋的死忠粉絲,就會對這些文章很熟悉,但變成紙本了之後,更好閱讀,也更有蔡柏璋的特殊文學氣質。許多看似平凡的遇見,藉由他細膩的觀察和似乎能千翻百轉的哲學邏輯,能帶給讀者很新鮮的思考模式。我很喜歡他的作品,包括這些文字,特別推薦給各位。

圖說:當時是看蔡柏璋的《Re/turn》而喜歡上他,戲真好,讓我激動到回家後還把戲中歌詞找出來,寫在照片中,做個紀念。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